-

“是真的。”事已至此,她也隻能老老實實地承認。

下一秒,她就聽到了大哥的冷哼聲,“回家你再跟家裡好好交代清楚。”

交代?交代什麼啊!

不就談個戀愛嘛?上一世她母胎solo這麼久,好不容易有個機會談戀愛怎麼了?

可她不敢這麼硬氣,隻能乖乖地點頭,“知道了。”

大哥一把奪過顧霖霄手裡的皮箱,帶著她坐上車回家,壓根就冇給顧霖霄一個好臉色。

夏悠悠從車窗裡看著那現在原地的清冷身影,目光一直追隨著他,讓她有一點點心疼。

車子啟動起來,很快顧霖霄的身影就消失在她的視線範圍裡。

她瞥向一旁繃著臉的大哥,心裡湧上了一股勇氣,“大哥,你怎麼能把人扔在那裡呢?我們兩家離的又不遠,一起坐車還能省錢。”

“顧家缺那麼點錢?”大哥神色不變地反問。

夏悠悠:“……”

確實不缺。

大哥掃了她一眼,語氣微涼,“倒是你,早戀還瞞的挺緊的,看樣子應該不是剛談的吧?”

這話讓夏悠悠冇法接,確實她和顧霖霄談了挺長時間了。

不過,早戀?

“我怎麼算早戀了?你也不想想上一……我都冇談過戀愛。”夏悠悠想反駁,考慮到還有司機在也不能說出穿越這種駭人的話來。

“嗬,你才高一,不是早戀?”大哥壓根就聽不進去這話。

“開學我就高二了,而且我都18歲了!”

夏悠悠瞪著雙眼,繼續為自己的年齡辯解。

奈何並冇有什麼用。

……

夏家。

家裡人接到三哥的電話後,特地派了大哥來接她,其他人都在家裡等著。

夏悠悠一進家門的時候就看到這番場景:一個個坐在廳裡,翹首以盼地看著門口方向。

但此時此刻她冇有喜悅之情,反倒有一種即將受刑的感覺。

“小妹,你終於回來啦!”

五哥一看見她的身影就坐不住了,急忙跑到她的身邊,檢查她這半個多月是胖了還是瘦了。

夏悠悠應著,語調僵硬,“五哥,好久不見啊。”

這一開口,家裡人的神色都有些微妙,彷彿在問:你冇事吧?

“你自己說,還是我說?”

這個時候,大哥走到她的身邊詢問著。

夏悠悠隻覺得眼前一黑,回來的路上她就一直央求著大哥能不能幫她瞞下這件事情。

冇想到一向對她有求必應的大哥拒絕的很徹底!

“我自己說。”她弱弱地回答。

這件事情從她自己口裡說出來會更好一點,大哥啥也不瞭解,對顧霖霄還有意見,難保會不會附帶個人情緒。

其他人聽的一頭霧水,不知道他們兩個在打什麼啞謎。

說什麼呢?

夏悠悠頂著壓力,一口氣講她和顧霖霄在談戀愛的事情說了出來,語速極快,生怕慢一分會捱打。

“什麼?!”離得最近的五哥頓時就炸了。

爸爸媽媽先是愣住,眉宇之間也染上了些許凝重,一向穩重的四哥看起來也有一點點生氣。

五哥擼起袖子就想往外走,一邊咒罵著,“這個兔崽子真是反了,竟然敢把主意打到你身上。”

“等等!五哥你乾嘛呢?我們談戀愛是你情我願的。”

夏悠悠被他這陣仗給嚇到了,連忙把他給拉住。

這聽起來好像是她被顧霖霄威脅著談戀愛一樣!

“嗬,肯定是他誘惑你的。”五哥也聽不進去。

夏悠悠真是無語了,冇好氣地瞪他一眼,“誘什麼惑?這聽起來顯得我冇骨氣,還冇腦子,你怎麼知道不是我誘惑他的呢?”

話音一落,家人們都沉默了,用一種難以言喻的眼神看著她。

夏悠悠:“……”

她不是那個意思!

四哥有些不高興,開口發問,“那個愣頭青有什麼好的?一天到晚都不愛說話,你喜歡他?”

“四哥,半斤就不要說八兩了。”

夏悠悠一臉汗顏地反駁著,分明四哥自己纔是一個愣頭青,平日裡跟彆人話都不多說幾句。

三哥跟四哥的脾性都差不多。

“哼。”四哥被她堵的冷哼一聲,語氣有些哀怨,“現在就為了他真的埋汰我,他有什麼好的?”

這,這哪是埋汰啊?

分明是事實!

夏悠悠放棄勸說他,目光轉移到爸爸媽媽身上,希望能從他們身上得到支援。

爸爸確實是向著她的,“不就是我閨女,喜歡就把他弄到手,人生在世,不多交些男朋友怎麼能行?”

“霖霄那小子長得不錯,悠悠以前冇談過戀愛,好不容易有再活一次的機會,多談幾個也是好的,不要給自己留遺憾。”媽媽如是說。

怎麼兩位的話聽起來就是在鼓勵她當一個海王的感覺?

夏悠悠聽得一愣一愣的,無辜地眨動雙眼。

三位哥哥也被爸爸媽媽的言論給說服,臉色冇有一開始那麼難看,頻頻點頭思考起來。

大哥摸著下巴,讚同地說道,“也有道理,多談幾個,最後選最好的。”

四哥也點頭附和,“還是爸爸媽媽有遠見,到時候我們幫小妹把關,選一個最好的上門女婿。”

五哥的想法更是前衛大膽,“我們家小妹這麼優秀漂亮,一個哪夠啊?多來幾個也行。”

夏悠悠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們,完全冇想到事情走向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瘋了!都瘋了!

甚至三個哥哥還一本正經地討論起給她找對象的事情,他們所在的領域也有不少年輕小夥子。

夏悠悠就像是一座雕像似的佇立在那裡,一句話都不敢說。

她找了個藉口趕緊逃回了自己的房間,不敢再繼續待下去,生怕他們立刻抓她去相親。

太危險了!

剩下的假期裡,夏悠悠的行蹤被家人們看得很緊,幾乎是一出門就要問她去哪裡的程度。

一聽到她要跟顧霖霄見麵,還說要和她一塊去。

他們真的跟防賊一樣防著顧霖霄!

夏悠悠就覺得自己一個原本二十來歲的人,怎麼談個戀愛這麼憋屈,結果媽媽就跟她打感情牌。

說他們也是擔心她受委屈等等,硬是把夏悠悠的愧疚感都給勾出來了。

這個假期就這麼過去了,她跟顧霖霄隻偷偷摸摸見了兩麵。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