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咚咚。”

夏悠悠正在收拾行李的時候,房間門被敲響了,讓她渾身一顫。

該不會他們還追過來了吧?

她悄悄地用耳朵聽著外麵的動靜,搞得她都覺得這行為跟做賊似的。

“小妹?”門外的人喊了一聲。

是三哥。

夏悠悠確認不是秦學賓和張老師後鬆了口氣,走過去把門打開。

等三哥一進來,她又立刻關上。

夏爾文看著她一係列操作,嘴角微微上揚,“擔心他們又把你抓進實驗室裡?”

“當然了,秦爺爺雖然說不勉強我,但每一次看見我就用那種幽怨的眼神看著我,搞得好像我拋棄了他一樣。”夏悠悠一邊收拾著一邊回答。

一個秦學賓就算了,還有一個張老師在搗亂,兩個人一起來她還真吃不!

總算讓她熬到了歸期,下午三點鐘的火車,距離逃離科研基地還有4個小時的時間。

夏爾文從懷中拿出一個信封來,“放心吧,他們已經死心了,這個你拿著。”

“這是什麼?”

夏悠悠接過那個牛皮紙信封,打開一看就發現裡麵裝著錢,而且還不少!

她驚訝地抬頭看著三哥,“乾嘛給我錢?”

“哥哥給妹妹錢花怎麼了?這段時間冇能好好照顧你,接下來我還要在研究基地這邊待半年以上,我得有很長時間見不到你了。”

夏爾文說著,臉上就帶著些許惆悵。

夏悠悠心中警鈴大響!

苦肉計啊?

“以前你忙起來經常半年都不回家一次,我早就習慣啦,既然三哥給我錢,那我就乖乖收下,謝謝三哥。”

她說完就發現三哥臉色一凝,顯然是冇想到她會這麼的果斷!

三哥可真是小瞧她了。

夏爾文笑笑,“乖,收拾好之後跟大家道個彆,我送你去火車站。”

自家小妹,他也隻能寵著唄。

夏悠悠雖然不太想出風頭,可道彆這種基本禮儀還是避免不了的,也就答應下來了。

半個多月的時間,她就成為了科研基地的風雲人物,秦學賓送她到科研基地門口的時候,一堆人跑來圍觀。

當然,也有一些成了夏悠悠的“粉絲”,看著她的目光崇拜又熱烈。

“丫頭啊,回家後就好好休息照顧自己,要是想我了就給我打電話,多來看看也行,我們科研基地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秦學賓一臉不捨地囑咐著,眼角都有了明顯的淚花。

夏悠悠連忙應下來,又安撫了他們一番,答應有機會一定會回來看看才能脫身。

她連忙拉著依依不捨的張老師上了車,一路前往火車站,離開滬市。

-

京城。

十幾個小時後,火車總算抵達京城的火車站。

夏悠悠當即就拎著自己的皮箱下火車,一路上她可是遭受了不少張老師的“緊箍咒”!

一邊唸叨她為什麼不答應秦學賓的邀請留在科研基地,一邊用幽怨的眼神看著她。

這份愛才之心讓夏悠悠都有些承受不住。

“老師,我自己回家就行了,你路上也注意安全啊。”

張老師:“……”

一下火車,夏悠悠就趕緊跟張老師道彆,轉身就往馬路那邊去,準備打車回家。

這次回來因為推遲時間了,她也冇有確定時間,都是臨時決定的,自然也冇有提前跟家裡說。

給他們一個驚喜!

怎知,她剛走到馬路那邊,手上的皮箱被人拎了過去。

夏悠悠第一反應就是:臥槽,有人搶劫?!

她轉過頭看過去,張開嘴正要大喊“抓小偷”,也準備將對方製伏,卻冇想到看到一張日思夜唸的麵孔。

顧霖霄!

夏悠悠條件反射地伸手擁抱住他,臉上洋溢著笑容,有些難以置信,“你怎麼來了?”

“來接你。”

顧霖霄伸手圈住眼前的人兒,低沉的嗓音裡滿是對她的思念,環住她的手臂加重力道。

半個多月時間冇見,想念幾乎將他的理智吞冇。

“你怎麼知道我今天回來的?我都冇有跟你們說。”夏悠悠忽然意識到什麼,從他的懷中抬起頭來。

“你三哥打電話給你家裡人說了。”

顧霖霄解釋著。

夏悠悠瞭然點頭,按照三哥那不放心的性子,給家裡人打電話說這件事也是正常的。

誒,不對!

她眨巴著那雙桃花眸問道,“那你是怎麼知道的的?”

“你家裡人說的。”

顧霖霄神色有一些不自然。

其實從她歸期推遲的時候開始,顧霖霄就經常往夏家那邊走動,時不時打探夏悠悠回來的訊息。

就在今天早上,他總算得到了一個確切的答案。

夏悠悠還在腦海中思索著這件事,總覺得有什麼事情漏掉了,而且這一環還十分重要。

“悠悠。”忽然,身後傳來一道熟悉的叫喊聲。

大哥的聲音!

夏悠悠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總算知道自己漏掉什麼事情了,大哥知道了她要回來肯定會來接她啊!

而從剛在開始,她和顧霖霄就一直抱在一起。

完蛋了!

夏悠悠整個人僵住在原地,向顧霖霄投出惶恐的眼神,卻發現他比想象中的淡定,眼睛都不眨一下。

“你們在乾嘛?”大哥的聲音更近了一些,語氣也帶著一些不爽。

這讓她無處可逃,隻能默默地鬆開手,轉身麵對這件事。

她真是太慘了!

“大哥。”

夏悠悠微垂著腦袋,眼皮子快速掀起一下又垂下來,現在的她隻想找個洞鑽起來。

夏爾冬嘴唇抿緊,不曾想會撞見這個情況,他就說顧霖霄這幾天怎麼老在他麵前晃悠。

原來一切都是有預謀的。

他還是確認般地問道:“你們?”

“咳咳……”夏悠悠試圖辯解。

顧霖霄的聲音卻更快,一開口就承認了他們的關係,“大哥,我很喜歡悠悠,本來想過段時間再告訴你們的。”

夏悠悠嘴巴保持微張的狀態,現在她還能說什麼?

這還真是破罐子破摔啊!

她幾乎感受到了大哥眼裡的殺氣,當然,這是針對顧霖霄的。

大哥卻在問她,“他說的是真的?”

兩個男人的目光都聚落在她身上,讓夏悠悠感覺到壓力山大,早知道還是跟張老師一起走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