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天,科研基地的人都知道了夏悠悠這一號人物,甚至還傳出各種各樣關於她身份的版本。

學術天才、秦老繼承人、夏爾文妹妹……

越傳越離譜!

夏悠悠偶然得知的時候都咂舌了,果然不管什麼年代,人類的八卦基因還是深藏在體內的。

這一次的水下發射運載火箭對於華國科研發展格外重要,國內眾多學術大佬都聚集來滬市這個科研基地。

當然,也有不少張老師和夏悠悠這種參觀者。

實際上就是打醬油的。

他們被安排在最基礎的研究區域內,擺在他們麵前的都是一些已知的核心技術,各種各樣的數學方程式,物理公式,化學結構式。

夏悠悠看的都有點頭疼,反倒是張老師一臉興奮,拿著每一張科研人員留下來的廢稿當寶物。

“夏悠悠同學,你來看看這個計算公式,把水壓、地心引力的影響給算到極致了。”

張老師將他手中的“寶物”遞過來,大有一種要給她好好講課的架勢。

她配合地望過去一眼,眼裡閃過些許意外,裡麵的計算方式用到了二十一世紀比較新的理論方式。

這字跡像是她三哥的,從雜亂無章的數字裡,她看到了三哥的煩躁。

似乎遇到了什麼難題?

“你看看這個,實在新奇,我從未見過這樣的計算方式。”張老師發出頻頻驚歎。

周圍投來許多打量的目光,讓夏悠悠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靠近張老師的旁邊,低聲說道,“老師,你低調一點,冇發現大家都在看著我們嗎?”

“他們這是也想看我手上的這份稿紙,我纔不給他們,這可是我好不容易撿回來的。”

張老師十分驕傲地把稿紙揣進懷裡,防賊地看著那些人。

夏悠悠:“……”

歎爲觀止!

萬萬冇想到張老師也有這麼狂熱的一麵,簡直跟她五哥以前那些死忠粉一樣。

之後張老師也冇有如她願收斂起來,見一張稿紙就往懷裡塞,最後整個胸膛都鼓鼓的。

夏悠悠從一開始站在他旁邊,到後麵都不知不覺走遠一些,免得彆人覺得她也奇奇怪怪的。

可惜,冇什麼用。

……

一個星期後。

今天夏爾文休假,特地申請帶夏悠悠出去逛逛滬市,很快就獲得批準了。

夏悠悠也總算可以從數字地獄裡逃離,一出門口那瞬間感覺空氣都不一樣了,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

“是不是把你悶壞了?”

三哥側頭看過來,嘴角含著一抹柔和笑意。

夏悠悠一臉惆悵地點頭,她十分尊重科研這件事情,覺得這是神聖又有意義的一件事。

可她不是這塊料啊!

“三哥,其實我答應來這裡最大的原因是為了見你。”她倏然笑了起來,一臉討好地說道。

“想要什麼?說吧。”

三哥一下就聽懂她有所求,但還是選擇寵著她。

這讓夏悠悠十分感動,一把拉住三哥的手臂,“我想去打個電話,爸爸媽媽還有大哥、五哥一定想我了。”

因為她還要在科研基地裡待,打個電話都得被允許才行。

簡直冇有自由啊!

三哥打申請要帶她出來的時候就要承擔一切風險,萬一她透露了科研基地的機密資訊,他們都得完蛋。

“行,去吧。”

夏悠悠得到預料之中的答案,又忍不住打趣問道,“三哥,你倒是很放心我啊。”

三哥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配合她演這齣戲,“出事了,三哥扛。”

“果然三哥最好!”

趁著家裡人不在,夏悠悠纔敢說出這話,不然又是一場腥風血雨。

兩人找了一個電話亭,夏悠悠先給家裡人打了一個電話,後來又給顧霖霄打了一個電話。

不過是顧爺爺接的,顧霖霄不在家裡。

夏悠悠有些失望地掛掉電話,但也知道顧霖霄估計在忙,就是錯過了這麼難得的機會。

夏爾文在外麵等了一會兒,見她很快就從電話亭裡出來,看起來興致還不高。

他問,“怎麼打這麼快?”

“爸爸媽媽還有四哥都不在家,我就跟大哥和五哥聊了一會兒。”

夏悠悠垂著眼皮子回答,心裡暗道:怎麼這麼多人不在?

夏爾文以為她是因為冇能跟爸爸媽媽通上電話纔不高興,便開口安慰,“這次不在,晚點再給他們打。”

“不用了,我們還得去玩呢。”

夏悠悠很快就收拾好心情,想著也就還有一個星期就回去了。

打個電話無非就是想說幾句話,也不是有什麼急事。

兩人在滬市的中心逛了兩圈,整座城市彷彿都瀰漫著一種歐式風,從建築到人文。

這些都是舊時代留下來的痕跡啊。

……

另一邊。

顧霖霄處理完事情回到家時,天色已經暗沉下來,飯香味充斥著院子的每一個角落。

這時,顧博生正在院子裡看報紙,一聽到動靜就抬頭。

“回來啦,今天怎麼這麼晚?”

“有一批貨急需處理,所以就晚了一些。”

顧霖霄走進家門,坐在他旁邊,拿起茶壺熟練地給爺爺添茶水。

顧博生目光落在他有些疲憊的臉色上,心底裡多少不好受,家裡這麼大的擔子都落在他身上了。

他微歎一口氣,“多注意一下身體,有什麼事情需要跟我商量,下午的時候悠悠丫頭還打電話來問你呢,你可彆讓她擔心。”

原本顧霖霄正在低頭喝茶,耳朵捕捉到“悠悠”兩個字時,猛地抬頭。

他的聲音裡還帶著一些不確定,“悠悠打電話來?”

“對啊,好像是今天她三哥帶她出去了,她就給家裡打了個電話。”顧博生點頭回答。

那一瞬間,顧霖霄臉色更難看了。

他跟悠悠整整一個星期沒有聯絡了,好不容易有打電話的機會,他還錯過了!

顧博生打量著孫子那神情,輕輕咳了一聲,“所以說,你以後還是早點回家,守在電話旁就不會錯過了。”

顧霖霄:“……”

“不過,你和悠悠?咳咳,現在發展得怎麼樣了?”

顧博生對孫子的戀情十分好奇,拉著椅子往他那邊湊過去一點。

顧霖霄放下茶杯,起身道,“我去書房處理事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