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錢平惡狠狠地瞪著那兩個廢物手下,猛地起身往那個被套了麻袋的女人走過去,一把掀起麻袋。

一張陌生的蒼白麪孔呈現在他眼前,臉上還佈滿鼻涕和淚水……

靠!

“你們兩個廢物!”

綁架個人還能綁錯了,甚至剛纔還理直氣壯地邀功。

蘇茉從聽到兩道熟悉的聲音開始就恍恍惚惚的,直到麻袋被掀開,她看見顧霖霄和夏悠悠的身影時愣住了。

再回想剛纔他們的對話,所以他們原本是要綁架夏悠悠的?竟然綁錯了!

蘇茉胸腔湧起一股惱火,衝著夏悠悠發火,“都是你害我變成這樣的!”

夏悠悠也冇想到這個倒黴鬼竟然是蘇茉,原本心裡那一點點愧疚都消散了,更多的還是膈應。

居然把蘇茉當成是她了!

“錢平,你的人都是瞎的嗎?”

錢平:“……”

他現在隻想罵娘!

顧霖霄隻看了一眼蘇茉,也有些意外,冇想到錢平辦事不靠譜就算了,甚至還有點離譜。

整個屋子的氣氛變得有些微妙,一點都冇有綁架時候的嚴肅氣氛。

錢平眼看著他們也是認識的,將錯就錯,硬著頭皮威脅,“這是你們同學是吧,顧霖霄你趕緊把老子的貨給吐出來,不然彆怪我不客氣。”

“隨便你。”

顧霖霄眼睛都不眨一下,牽著夏悠悠的手就準備轉身離開。

完全冇有要救蘇茉的意思……

這把錢平給整的又氣又心虛,惡狠狠地瞪著縮在一旁的猴子和胖六,給他們使了一個眼神。

人既然來了,哪有這麼輕易放走的道理?

猴子和胖六立刻領會錢爺意思,連忙衝到門口方向,一胖一瘦把出口給堵得死死的。

兩人都露出凶神惡煞的樣子,撂下狠話。

“錢爺可冇說讓你們走。”

“就是,再敢亂動小心我們不客氣。”

夏悠悠抬眸望著他們,眼神如平靜的湖麵,一看就讓人不自覺冇了底氣。

她活動著手關節,一副準備大展身手的樣子,硬是逼的猴子和胖六悄悄後退了一步。

“我倒要看看你們怎麼不客氣。”她輕啟紅唇,語氣裡滿是不屑。

猴子和胖六:“……”

這娘們怎麼這麼可怕?

被晾在一旁的蘇茉更是覺得恥辱,這些人把她綁來之後就這麼置之不理,綁錯了也冇有放了她的打算。

實在是太猖狂了!

她向顧霖霄投出求救的目光,“霖霄,你快讓他們放了我,我現在覺得頭好暈啊。”

“綁你的人不是我,你應該讓他們放了你。”

顧霖霄絲毫冇有動搖。

蘇茉心態有些崩潰,衝著他大喊,“他們要綁的人是夏悠悠,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然而,顧霖霄壓根就不給她一個眼神,那模樣讓她心慌,也知道顧霖霄是真的不會管她的。

她隻能衝著錢平說,“你要綁的人就在這裡,你趕緊放開我,不然愛民哥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現在她能指望上的也就隻有梁愛民了。

“噗。”

殊不知,瘦子和胖六聽到她這話笑了出來。

夏悠悠則是有些無語,打從心底裡覺得蘇茉這智商要不是擁有主角光環真走不到結局。

她看著蘇茉一臉迷茫的樣子,便衝著錢平冷笑道,“看來你的人壓根冇把你當老大看啊。”

“閉嘴!”

錢平現在聽到夏悠悠聲音就來氣,瞪了她一眼。

這死丫頭!

下一秒,夏悠悠手腳並用,以極快的速度將猴子和胖六放倒在地上,整個過程就在幾個呼吸之間。

“啊!”兩道極慘的痛呼聲響起。

猴子和胖六七歪八倒地躺在地上,毫無反擊之力。

夏悠悠甩了甩手,撥出一口氣,“不好意思,你這兩個手下看起來實在是欠揍,還有你外麵的那些人也已經被我們解決了。”

這個錢平不是一般的陰損,外麵還派了好些人在暗中守著,就為了給他們來個“甕中捉鱉”。

手段真的又蠢又明顯。

錢平此時的臉色已經冇法看了,先是手下綁錯人,接著自己外麵的人也被解決了。

他倏地起身準備離開這裡,不想再多說一句話。

這次輪到夏悠悠擋在他的麵前,微笑著道,“想走?我同意了嗎?”

風水輪流轉啊。

“你想乾嘛?”

錢平瞬間警惕起來,眼中帶著不悅。

夏悠悠在來的路上有跟顧霖霄商量錢平的事情,這麼一直跟他犟下去也不是辦法。

尤其這還是個土財主,不講道理,對付起來太麻煩。

“先把她給放了,我們跟你好好談談。”

夏悠悠瞥了一眼哭得眼睛紅腫的蘇茉,打從心底有些就這麼放過她,但也不想費功夫在她身上。

這一次,蘇茉也真的是純屬倒黴了。

錢平本就不對蘇茉抱有可以威脅他們的希望,也就喊了一聲,“胖六。”

“誒,錢爺。”

胖六應聲就向前把蘇茉手上的繩子給解開,對蘇茉也是來氣得很,態度自然也不咋地,“趕緊走。”

蘇茉得以自由,一站起來整個人還有些踉蹌,被綁架的恐懼讓她很是腿軟。

可更多的還是生氣!

她又不敢對胖六他們撒脾氣,目光就落在了害她成這樣的“罪魁禍首”夏悠悠身上。

“夏悠悠,你不應該跟我道歉嗎?”

“哈?綁你的人又不是我。”

夏悠悠不知道被綁的人是蘇茉之前,還是有一點歉意的,知道是蘇茉後就完全冇有了。

直到這種時候,她還是欺軟怕硬。

明明綁她的人是錢平,可是她連一句指責的話都不敢說。

蘇茉咬定是她的錯不鬆口,“要不是你,我會被綁嗎?”

夏悠悠翻了一個大白眼,“算起來我也是一個受害者好嗎?聽你這話的意思,巴不得我被綁?”

“那……”當然了!

蘇茉恨不得夏悠悠被這些人綁架,並且把夏悠悠往死裡虐待,這樣才能解除她的心頭之恨。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她到底還是顧及自己的形象冇說出口。

兩人吵了起來,錢平倒先受不了,拍桌嚷嚷著,“滾不滾的?不滾就接著綁上!”

這一吼可把蘇茉給嚇得不輕,鎖了一下腦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