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家幾個哥哥也知道錢平跟顧家的牽扯,臉色都沉了下來。

“針對顧家為什麼要綁架悠悠啊?”五哥夏爾墨還是表示十分不解。

總覺得有什麼關鍵性的事情被他們忽略了。

其他幾個哥哥目光也落在夏悠悠和顧霖霄身上,像是在思考這個問題。

夏悠悠心裡在打鼓,她哥哥們這麼聰明,肯定很快就會想到她跟顧霖霄的關係不一般。

“因為悠悠對我來說很重要。”

顧霖霄在這時突然開口。

夏悠悠猛地抬頭看向他,瞪圓那雙桃花眼,冇想到他會當著她幾個哥哥的麵說出這話來。

她又小心地瞄了一眼幾個哥哥的臉色,果然也有些錯愕。

氣氛忽然安靜下來。

一會兒後,才聽到五哥恍然大悟的聲音響起,“也對,你們倆在村裡的時候就一直是好朋友。”

“嗯,我隻有她一個朋友。”顧霖霄不可置否地點頭。

大哥,三哥還有四哥互相對視一眼,斟酌著他的話。

夏悠悠連忙就開口打斷他們的思路,“所以他們綁的人是誰啊?應該不會隨便抓一個的,這是把誰認成我了?”

這樣一來,對方也算是遭受了無妄之災,她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顧霖霄也是這麼想的,“我過去看一下。”

“我和你一起去。”

夏悠悠當即就往他自行車後座上坐。

幾個哥哥堅決不同意,異口同聲道,“不行!”

夏悠悠知道他們擔心什麼,繃緊神色解釋,“那個人被綁都是因為我,我必須要去的。”

況且錢平想要的無非就是那一筆生意,總不能東西還冇到手就濫殺無辜。

危險是有,但他們也不是任由宰割的小綿羊。

“我會多帶幾個人去,一定不會讓悠悠出事的。”

顧霖霄雙手緊握著自行車的把手,蹬著腳踏隨時出發,並向他們保證會保護夏悠悠的安全。

夏悠悠眼看著幾個哥哥還想說什麼,趕緊用手指戳了戳顧霖霄的腰間,示意讓他趕緊騎車走。

“大哥,三哥,四哥,五哥,我很快就回來了。”

話落,自行車就騎了出去。

壓根不給夏家那幾個哥哥說話的機會。

他們幾個眼睜睜看著自行車消失在視線範圍中,眼神微冷下來。

夏爾文最先提出心中的擔憂,看向大哥,“真的不用管嗎?錢平那老奸巨猾的人不好對付。”

夏爾喬嘴唇微抿,“這兩人簡直就是胡來,我這就回家打個電話,找幾個人過去幫忙吧。”

夏爾墨心疼小妹,已經摩拳擦掌,“算了,我還是跟上去吧。”

三人發表完意見,一致看向大哥夏爾冬,等待他的意見。

“霖霄冇有我們看起來那麼簡單,讓他們去吧。”

夏爾冬沉思片刻後,緩緩開口。

這段時間他也有留意顧家跟錢平的生意糾紛,知道顧霖霄這小子竟然從錢平這老油條手裡搶了一筆貨的時候很是意外。

後來錢平來京城後也冇在顧霖霄手下討到好處,京城圈內的人知道這些事情後對顧霖霄都刮目相看。

隻有錢平那自大妄為的傢夥,一直不把顧霖霄放在眼裡。

……

蒲元街。

猴子把蘇茉綁了之後就把她帶回了自己家裡,封住她的嘴巴,頭上的麻袋也冇有掀開來。

稍晚一點時,胖六才把錢平帶到這邊來。

“錢爺,人已經在這裡了,顧霖霄那邊應該也收到信,正在趕過來了。”

錢平進了屋子後,在一張凳子上坐下來,手中拿著一根雪茄,目光掃過地上那一動不動的“夏悠悠”。

裹著麻袋也看不見臉,身上穿著京城一中的校服,個子跟那天他看見的差不多。

他吸了一口雪茄,嗤笑道,“看這死丫頭以後還敢不敢這麼囂張,這件事你們辦的很漂亮。”

“為錢爺辦事,我們當然得辦的妥妥噹噹啊。”

“我們又不是梁愛民那地痞,給錢爺辦事還給搞砸了。”

猴子和胖六笑得那叫一個討好,順帶著還把梁愛民給踩了一腳。

錢平從口袋裡拿出幾張鈔票來遞給他們,讚賞道,“來,這是給你們拿去買點酒喝。”

“謝謝錢爺!”

猴子和胖六眼睛眯成一條線在笑。

被扔在一邊的蘇茉漸漸甦醒,聽到周圍一陣吵雜的聲音,後腦勺傳來些許疼痛。

她這是怎麼了?

蘇茉花了半分鐘的時間意識到自己被綁架了,慌張地掙紮起來。

“唔唔唔!”

下一秒,她就聽到一道很不耐煩的粗曠聲音響起,“臭娘們再吵吵試試,把你扔出去喂狗。”

蘇茉被嚇得不敢再動,眼淚已經湧出眼眶,完全不知道到底是誰綁了她。

那幾個人說話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顧霖霄怎麼還冇來?你確定把信交到他手上了?”

“我肯定是把信交給他了啊!我還親眼看到有人拿走了,我才走的。”

蘇茉聽得一臉錯愕,顧霖霄?找顧霖霄的為什麼要綁架她啊!?

門外。

顧霖霄和夏悠悠站在門口,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

“咚咚。”

顧霖霄抬起手敲門。

門很快就被打開,開門的是一個偏胖的小夥子,眼睛呈現著倒三角的樣子,眼神勢利。

胖六一眼認出顧霖霄,但目光又落在旁邊白白嫩嫩的丫頭臉上,驚訝之餘又亮了一下眼。

這小妞長得真不賴。

顧霖霄身子往夏悠悠麵前一擋,“眼睛不想要了?”

胖六不屑地冷笑,但又想到錢爺還在屋子裡等著,他隻能讓開路,給他們進去。

這屋子不大,進了大門就是堂屋。

錢平正坐在凳子上抽著雪茄,那一身的西服跟這裡有些格格不入。

真能裝!

“錢爺,聽說你綁了我,我特意來看看你到底綁的是誰。”夏悠悠一進門就嘲諷地開口。

錢平知道顧霖霄來了還故作姿態,卻不曾想聽到了夏悠悠的聲音,他猛地回頭看向她。

夏悠悠確實站在她麵前!

那這個被綁來的人到底是誰,他瞪圓眼睛看向地上被套著麻袋的人,腦子轟轟的響。

胖六和瘦子也是一臉懵,大概聽明白他們綁錯人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