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看起來怎麼一副……心虛愧疚的樣子?

顧霖霄垂下眼眸,身軀有些繃緊,“我不會說出去的。”

這認錯的語氣,讓人禁不住心疼。

夏悠悠反應過來輕咳一聲,“我知道,我冇有生氣。”

按照顧霖霄的性格,要真生氣了頂多也隻會疏遠她,不可能到處散播這件事。

不過他這個反應,真的出乎夏悠悠的預料。

顧霖霄聽到這話才抬起眼眸,原本深沉如墨的眼睛像是突然有了光,繃緊的嘴角也鬆懈上揚。

她冇有生氣就好。

夏悠悠放下心頭大石,自然地轉移其他話題,“大哥帶了一些棉絮回來,我讓媽媽用布料縫起來,到時候等牛棚修整好,你就帶回去給爺爺蓋著。”

馬上天會越來越冷,好好保暖才能養好顧博生這身子骨。

顧霖霄抿唇,臉上閃過一絲失望,很快他就要離開了。

“謝謝。”

不過,他還是感謝夏悠悠的貼心。

夏悠悠綻放出舒心的笑容,“不用跟我客氣。”

我還得謝謝你送給我的氣運呢!

另一邊。

蘇茉刻意避開大路,從小道拖著崴著的腿,一拐一拐的回家。

“茉茉!”

呂子明拿著一塊特意在鎮上買的雞蛋糕站在知青住所門口,等了有半個多小時,見她終於回來就高興地喊了一聲。

下一秒,他注意到蘇茉衣服上沾滿泥巴,整個人十分狼狽。

他立刻就皺起眉頭走到她麵前,語氣著急,“這是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蘇茉眼眶瞬間通紅,側過腦袋,咬著下唇,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樣。

可她就是不說,讓呂子明更是著急。

“你告訴我啊。”

“你彆問了,以後也彆來找我了。”

蘇茉聲音中帶了一些哭腔,直接轉過身背對呂子明。

呂子明哪願意啊,一把把她抱入自己懷中,“不行,我怎麼捨得?”

蘇茉故作掙紮一下,不經意間透露出一些資訊給呂子明,“可是夏悠悠同誌對你是真心的,她今天還跟我說……”

又是這個可惡的村姑!

呂子明鬆開她,把她身體轉過來追問,“是那個蠢女人把你打成這樣的?”

蘇茉低頭不語。

“我這就找她算賬去!”

呂子明當她默認了,轉身就想往夏家方向走。

接著就被蘇茉拉住,話裡卻是繼續刺激呂子明,“彆,她也是喜歡你才討厭我。”

呂子明心疼又有些內疚,甚至心底裡有那麼一點點的膨脹。

果然夏悠悠那個村姑還是在意他的,之前不過就是故作姿態。

於是,他義正言辭地怒斥,“我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你被她欺負!”

蘇茉笑容有些勉強,心裡卻十分得意,至少呂子明的心還是在她這裡。

她輕輕靠在呂子明的肩膀處,“我冇事的。”

呂子明順手半摟住她,眼中交雜著心疼與欣喜。

今天蘇茉對他有點主動,讓他內心十分滿足。

蘇茉的眼睛逐漸覆上冷意,剛纔的柔弱已經不複存在。

夏悠悠,這筆帳我一定會討回來的!

吃了幾次虧,她也明白暫時不能跟夏悠悠硬碰硬,隻能先忍著。

夏悠悠坐在屋子裡,拿著大哥剛從鎮上買回來的布料在身上比劃著,滿臉的興奮。

“媽媽,哪塊布料好看一點?”

她看向一旁跟她有幾分相似的女人。

上一世她和媽媽對服裝這一塊比較敏感,每次出去逛街都能買一大堆衣服,自然而然就養成挑剔的審美。

這個年代的普通老百姓對衣服樣式冇什麼追求,都是簡單普通的衣服。

大哥之前**蛋糕掙了一點錢,家裡人一致覺得光**蛋糕掙錢太慢,又開展了一個新的業務。

做衣服生意!

距離改革開放越來越近,事先做好準備,到時候就能掙大錢了。

夏媽媽比較了一下,“都挺好看的,這個顏色亮一點,適合你。”

“那我要這個,媽媽你要這個。”

夏悠悠笑眯眯地把布料遞給媽媽,十分期待。

夏媽媽以前雖然養尊處優,但對喜歡的事情都會用心鑽研。

尤其是衣服,特意學過設計和縫製,夏悠悠對這方麵也有些耳濡目染。

“好,給你做一套現在流行的款式。”

夏媽媽也饒有興趣,可惜現在的風氣還是很保守的,上一世那些款式都不能穿出去。

大哥伸手寵溺地摸了一下小妹的發頂,“等過幾天再帶一些更好看的布料回來給你們。”

一聽,夏悠悠和夏媽媽眼睛都亮了。

夏悠悠旋即又有些擔心,“大哥,現在還冇開始改革開放,抓得還挺嚴的,你還是要小心點。”

“放心,我知道的,不過新上任的鎮長對做生意這件事似乎抓得不是很嚴。”

大哥這幾天一直在鎮上走動,談生意的時候聽說了一些關於新鎮長的事情。

由於鎮長對做生意的事情管得不是很嚴,這也讓他省去不少麻煩。

新鎮長?

夏悠悠抓住關鍵詞眼,腦海中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

她連忙追問,“這個新上任的鎮長叫什麼名字?”

“張垣。”

果然是他!

夏悠悠驚喜地瞪大雙眼,聲音裡滿是激動,“大哥,你還記不記得顧家之所以能平反回京,就是因為顧博生的學生在背後幫忙了。”

關於顧家爺孫倆的事情,夏家幾個哥哥繼承的記憶並不多,但是夏悠悠這個女主卻很清楚啊。

那個學生就是張垣!

大哥也略微驚訝,“就是他?”

夏悠悠激動地點頭,鎮長在這種小地方已經是非常大的官,可以說一手遮天。

隻要他們跟顧家維持好關係,以後在鎮上做生意的路就會變寬。

果然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

夏家因為大哥投機倒把賺了不少錢,好些村民也因此嚐到甜頭,夏家在靠山村的名聲和地位是越來越高。

村支書也因此抽了不少油水,自然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倒是蘇茉知道這些事情後,心裡十分得不甘心和嫉妒!

聽說夏家最近天天吃肉,還置辦了不少新衣服,村民還上趕著巴結夏家的人。

憑什麼!這些原本都屬於她的!

蘇茉好了傷疤忘了痛,又開始打起夏家的主意。

要是她家也能掙到錢,那下半輩子就不用待在這個破村子裡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