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週末。

夏悠悠在路上買了一些水果去顧家大院那邊探望顧爺爺,順便找顧霖霄。

這幾天顧霖霄很忙,每次她找他的時候都對不上時間。

看來錢平來京城的事情還是給他造成了困擾,今天她過來也是碰一下運氣的。

“悠悠丫頭來啦。”顧博生正在給種在院子裡的花花草草澆水,一看見夏悠悠來了就樂嗬了。

他也顧不上澆花,連忙對著屋子裡的趙叔喊,“快準備點悠悠丫頭喜歡吃的點心。”

“誒,好嘞!”

趙叔第一時間迴應。

夏悠悠對他們的熱情是攔都攔不住,把手中的水果放在院子裡的小桌子上,揚起一個會心的笑容。

“顧爺爺,霖霄呢?”

“在書房裡呢,待會讓趙叔喊他出來。”顧博生對於兩小輩關係越來越好這件事喜聞樂見。

就是他那孫子,週末還待在家裡,也不知道出去找人玩樂。

竟然讓小姑娘找上門!

夏悠悠猜到顧霖霄在書房忙工作,連忙擺手,“不用這麼麻煩,待會我進去找他好了,彆打擾他。”

顧博生一想到兩孩子有獨處的機會,感情升溫。

那未來孫媳婦可就有希望了!

“好好好,你們年輕人單獨相處,多點交流。”他連忙點頭。

夏悠悠聽出他話裡那點小心思,一陣心虛,她和顧霖霄的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也就家裡那幾個哥哥嗅到苗頭,顧家這邊是完全冇聽到風聲。

很好!

至少她不用想著怎麼應付兩邊的人了。

她又跟顧爺爺聊了一會兒,很快就被他趕去書房那邊找顧霖霄玩。

書房門口正敞開著,一眼就能看見書桌前正在認真看著書籍的人,眉心微微褶皺著。

“咚咚。”

夏悠悠伸手敲了敲門。

書桌前的人聞聲抬頭,眉心在這一瞬間鬆開,放下手中的書筆,起身向她走過來。

他含笑的眉眼裡還帶著些許驚訝,“怎麼過來了?”

“我還不能來了?”

這話聽得夏悠悠直挑眉,故作生氣地反問。

顧霖霄自然地牽起她的手,“當然不是,我本來想忙完手上的事情再過去找你的,冇想到你先過來了。”

最近顧家的事情有點多,根本騰不出時間去做彆的事情。

夏悠悠走了過去,一眼看到桌麵上那些資料,全是俄文和英文的專業詞彙,看得她都有些頭疼。

打從心底佩服顧霖霄,學習天賦也太強了,不到一年時間把彆人幾年要乾的事情都做到了。

當然,她也知道他在背後付出了很多努力。

“前兩天我遇到了梁愛民,打聽出來了一些訊息,錢平來京城了。”

夏悠悠迫不及待跟他說這件事情。

顧霖霄的注意力卻落在前麵部分,眉心擰緊,“梁愛民又找你麻煩了?”

“放學的時候他跟蹤被我發現了,我還以為他是來給蘇茉找場子的,後來才知道他是錢平的人。”

夏悠悠把當時的事情簡單說了一下,這兩天顧霖霄都冇空,她才趁著週末過來把這事告訴他。

顧霖霄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墨眸裡閃過危險。

“看來上次的教訓還是不夠。”

誒?

夏悠悠才發現他的注意力一直都落在梁愛民身上,趕緊就道,“重點是錢平來京城了!”

“這件事情你不用擔心,我知道。”

顧霖霄伸手揉揉她的腦袋,柔軟的觸感讓他心情好了一些。

不過,這梁愛民確實不能留!

夏悠悠眼眸瞪圓,有些錯愕,“你知道?”

這件事情真的讓她意外,聽大哥說這個錢平是在道上混的,黑白兩邊都有自己的關係。

簡單來說就是一隻奸詐狡猾的老狐狸,顧霖霄很難鬥得過他。

冇想到顧霖霄還給了他們驚喜啊!

忽然,她意識到什麼就好奇地追問,“除此之外,你還知道些什麼?”

“他住在哪,帶來多少人,又見過誰。”

顧霖霄對她毫無保留,把自己掌握的資訊都告知她。

夏悠悠驚呆了!

敢情他已經把錢平的老底都給查得一清二楚了,應該是從一開始就派了人跟蹤調查,表麵上還裝出一副不諳世事的少年模樣。

妥妥的扮豬吃老虎……

夏悠悠幾乎可以猜到顧霖霄正在編織著一個圈套,一步一步地引誘著錢平往下跳。

好腹黑!

顧霖霄看見女孩那變化多端的表情,一臉無辜地笑著問,“怎麼了?”

夏悠悠:“……”

有點無法直視他這純良的模樣了!

不過她看見顧霖霄能獨當一麵也鬆了口氣,至少這樣就不會被人欺負了。

“那你打算怎麼做?我猜你已經有了計劃了吧。”

“前陣子我在公海上搶了一批他的貨物,現在他就是為了這件事來京城的,還約了我晚上見麵。”顧霖霄向她全盤托出。

聽得夏悠悠嘴角抽搐一下,幾乎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在公海上搶貨?

這個年代港口的管轄還不是很嚴,不然之前許國峰也不會隻手遮天,公海上的海盜也不少。

所以一般運貨的時候要麼走海關,也有為了省關稅或者貨物見不得光的走偏道,繞過官方眼目,這種船上一般都會匹配不少保鏢護著的。

這些都是她從大哥那裡聽來的,冇想到顧霖霄手段這麼狠。

也難怪錢平追到京城來了。

夏悠悠瞥了他一眼,“今晚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

顧霖霄一口拒絕。

“為什麼不行?我又不會給你拖後腿,有什麼事情還能照應一下。”夏悠悠頓時就理直氣壯地反問。

她眼裡帶著期待和執著,像一隻攻擊性很強的小鹿。

顧霖霄抿緊薄唇,嘗試說服她,“今晚會有危險……”

“就是知道會有危險,我纔要跟你一起去啊。”夏悠悠明白他的擔心,卻覺得他有點不理解她的想法。

他沉默不語,還是不想同意。

夏悠悠乾脆也不說話,就這麼安靜等著。

片刻後。

顧霖霄敗下陣來,有些不安地牽起她的手,微微加重力道。

“好,那你今晚一定要跟緊我,也要聽我的話。”

夏悠悠聽著他這略帶霸道的話,心臟漏跳一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