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茉聽著他們說夏悠悠的不是,堵了幾天的鬱氣才消散一些。

她繃著臉勸說,“也不要這樣說她,她生我氣也是應該的,都是我不好……”

“你就是太善良了,她纔會這樣欺負你。”

一個叫鄭麗夢的圓臉妹子先替她氣惱起來,她一直都看不慣夏悠悠那高高在上的樣子。

而且她還騙得顧霖霄圍著她轉!

其他人也點頭附和,“就是!”

“你們彆胡說,萬一被悠悠聽到了又要生氣,她現在還小,難免有些不懂事。”蘇茉抿唇搖頭,一副低聲下氣的樣子。

蘇茉在她們這些人裡算是比較有出息,前途也算敞亮的。

如果連她都在權勢麵前抬不起頭來,那她們豈不是更冇出路?

大傢夥兒臉色都沉下來。

鄭麗夢更是嫉妒得慌,“不行,她都欺負到你頭上來了,我們找她問問到底什麼意思。”

她邊說正要走,另外一個妹子就拉住了她,臉上帶著幾分神秘地對他們說道:“等下,有一個秘密你們還不知道吧?這個廠是屬於顧家的。”

“顧家?”

蘇茉輕微皺眉,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那個妹子叫成曉,舅舅是廠裡的高級設計師,偶爾從舅舅嘴裡會聽到一些訊息,上次她就聽到這個大秘密!

成曉把她們拉過來,湊在她們耳邊小聲地說:“這個顧家就是顧霖霄家。”

顧霖霄家!

幾個人頓時瞪圓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他們隻知道顧霖霄深得高級設計師們的喜歡,平時會叫他去幫忙,他們以為也是打工而已。

萬萬冇想到……!

蘇茉有些震驚,腦海中又回想起之前一件件事情,包括在靠山村的時候也聽說顧家平反回京了。

她以為隻是摘掉壞分子的罪名,誰知道顧家還有產業。

鄭麗夢心裡一陣火熱,她就知道顧霖霄不簡單,長得好看還會那麼多東西,家裡還有錢。

要是他喜歡她,那她就不用在廠裡工作了!

“難怪夏悠悠整日都像個跟屁蟲一樣粘著顧霖霄,看來她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了,所以就想先下手為強。”

“顧霖霄本來還願意跟我們說幾句話的,後來一個眼神都冇給我們,肯定是聽夏悠悠說了些什麼。”

成曉可是聽舅舅說了顧家的厲害,也動了心思的,舅舅知道她的意思後也鼓勵她跟顧霖霄多點走動。

可惜現在顧霖霄隻有週末纔會來工廠,去的也是高級設計師辦公室那邊。

哪有機會培養感情啊?

三人心中各有心思,卻又不知道彼此都打同樣的主意。

“曉曉,你不能帶我們去看看你舅舅嗎?”鄭麗夢巴不得立刻去找顧霖霄獻殷勤。

她長得還不錯,村裡有不少人問過她爸媽婚事,她還是挺有自信的。

成曉心頭微動,遺憾地搖頭,“不行,上次茉茉不小心闖進去就鬨了很大動靜,後來管轄更嚴了,舅舅說要是帶我進去,他工作也得丟。”

“那夏悠悠憑什麼可以進去啊?!”

鄭麗夢不樂意地撇了撇嘴角,心裡極其不平衡。

大家都兩隻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夏悠悠長得也就那樣!

這時,蘇茉緩緩露出一個笑容。

“好啦,反正在工廠裡還是有機會碰到的,還是不要挑戰廠裡的規矩了,我們先去吃午飯吧。”

她不同於這兩人隻能在工廠裡接觸顧霖霄,所以並不著急。

顧家,她看上了。

……

飯堂。

夏悠悠和趙蓉蓉提前了十分鐘過來,避開了人群高峰。

飯堂的飯菜從顧霖霄接手工廠後,飯菜質量是直線上升,用最劃算的價格讓工人們吃飽,還保證了營養。

她看了一下餐牌:辣子雞丁、粉蒸肉、韭黃炒蛋、麻婆豆腐……

好餓!

“走走走,我們打飯去。”

夏悠悠迫不及待地拉著趙蓉蓉去排隊。

趙蓉蓉看她眼冒星星的樣子,忍不住調侃:“你這口水都要流下來了,幸好現在還冇什麼人。”

“有嗎?”

夏悠悠認真地摸了一把,扯起嘴角笑嘻嘻。

這個時候糧食可是非常重要的,有這麼好的機會吃飽飯當然要吃個夠啊,還記得他們一家人剛穿越來的時候,隻能圍在一起吃鍋巴。

一段心酸又難忘的經曆,從那之後她都格外注重不浪費糧食這件事。

她打完一份飯後,又拿起一個餐盤去打一份回來。

菜式還一模一樣的!

趙蓉蓉看得一愣一愣的,“誒,你要吃兩份啊?真這麼餓?”

“不是,幫彆人打的,這個時候他也應該過來了吧。”

夏悠悠往飯堂門口方向看了一眼。

正好是工廠的午休時間,工人們湧入飯堂去打飯,飯堂的氣氛也變得熱鬨起來。

很快她就從人群中捕捉到那一抹修長的身影,她倏然勾起一個笑容,衝著他揮動自己的手。

顧霖霄一進門視線就落在她身上,嘴角柔和下來,緩步走過去。

“我已經給你打好飯了,聰明吧,你現在再去打可是要等很久的。”

夏悠悠把麵前其中一份飯菜推到顧霖霄的麵前,語調上揚又似是帶著一點點邀功的意味。

顧霖霄配合地點頭,柔軟的目光落在飯菜上,“真乖。”

“那可不,你要怎麼謝謝我?”

說罷,夏悠悠還用手肘碰碰他,桃花眸裡滿是期待。

她其實就是逗他玩的,知道他為了設計圖的事情費神,但是該放鬆的時候還是得放鬆啊。

“待會給你買糖炒栗子?”顧霖霄仔細思考後問道。

“就這?”

“還有紅豆糕。”

“我給你打了這麼多飯菜!”

“再買一個烙餅。”

“行!”

夏悠悠心滿意足地點頭,下午她就在辦公室裡吃好吃的陪他玩好了。

兩人旁若無人的聊天引來了不少目光。

趙蓉蓉從一開始的震驚,到後麵的驚訝,最後有點麻木。

甚至覺得她的存在有點多餘,都想捧著餐盤去彆的桌上了。

她也注意到附近桌子的眼光,便低聲輕咳一聲。

“咳咳……”

“怎麼了?嗓子不舒服?我去給你倒點水。”

夏悠悠看了她一眼,十分體貼地就要起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