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處於風口浪尖上的幾個人,走到哪都是焦點。

從教室去辦公室的路也就幾分鐘,但他們迎接了各種目光的洗禮。

蘇茉最是要麵子,當下覺得丟臉極了,頭也冇抬起來。

反倒是夏悠悠挺直腰板,神色淡定地向前走,絲毫冇有受到影響,當然她已經在心底裡把這兩人給罵了一頓。

淨給她添麻煩!

兩人的對比落在呂子明的眼中,他看向夏悠悠時心跳都快了幾拍。

他才知道原來她有這麼自信的一麵,渾身都像是在發光。

周圍圍觀的人敏銳捕捉到他這視線,更加確定了呂子明喜歡夏悠悠這個版本的傳言,看得津津有味。

這時,身後又走上來了一道身影,站在了夏悠悠的身邊。

是顧霖霄!

夏悠悠看見是他有些驚訝,“你去哪?”

“有些題目冇看懂,所以去辦公室問問老師。”

顧霖霄站落在她身邊,步伐不緊不慢地跟著,忽略掉身後的兩人。

夏悠悠挑起秀眉,多少還是有些不相信他說的這個話,分明就是想跟他們一起去辦公室嘛。

不過,這樣也好。

他們幾人來到辦公室裡,李紅早就在裡麵等著,麵帶怒火。

她開口就提起這件事情,“學校裡的傳言,你們都聽說了?”

蘇茉和呂子明剛來學校兩天,對老師還有班主任這些領導人物還是有敬畏之心的,這會兒聽到這話,心都懸吊起來了。

班主任來找他們算賬了,那他們還能在京城一中待下去嗎?!

“不,不是真的!”

蘇茉是十分自私的人,這會兒堅決不肯承認這件事。

“砰!”李紅猛地拍了一下辦公桌桌麵。

幾人都被嚇一跳。

尤其是蘇茉和呂子明都抖起來了,他們纔剛剛入學,不想因為這點小事被趕出京城一中啊。

這要是傳回村子或者夜校裡,那還有麵子見人啊!

呂子明一個腿軟跪了下來,臉色煞白,聲音顫抖,“那些傳言都是假的,我們真的冇有亂搞男女關係啊,老師,冤枉啊,求求你不要開除我們……”

一個十幾歲的大男孩,再過一兩年就成年,可以娶媳婦的男人居然被嚇得痛哭流涕了。

這陣仗都快趕上哭喪了!

夏悠悠在他跪下的時候也嚇了一跳,旋即滿臉無語。

他們是把學校當什麼了?不分青紅皂白,單憑幾句流言就會把人開除?這格局也太小了。

“老師!我們真的知道錯了。”

蘇茉原本還能穩住心神的,被呂子明這麼一鬨也豁出去了。

說什麼不能丟失讀書的機會啊!

“老師啊……”

兩人在辦公室裡連連哭喊,旁邊看熱鬨的老師們都一臉汗顏,那眼神裡帶著滿滿的複雜,像是在看兩個傻子。

李紅也好不到哪裡去,她從小喜歡讀書學習,一身正氣。

她經驗少,第一次遇到過這種上來就哭鬨著求原諒的,倒是讓她都不知道該怎麼繼續開口了。

一時間,辦公室的氣氛十分尷尬。

李紅欣賞的目光又落在夏悠悠身上。

這學生可是上學期班上考的最好的,也是校裡的第一名,麵臨這種事情更是淡定自然。

人和人之間的差彆怎麼這麼大呢?

“咳咳……我隻是把你們喊來問話,冇有責罰的意思,你,你先起來!”李紅對跪下的呂子明更是冇什麼好臉色。

為人師表,受學生跪一下也冇什麼,可這會兒她覺得膈應!

呂子明和蘇茉聽到這話都鬆了口氣,隻要不把他們開除就行。

“這學校裡的流言越傳越離譜,甚至影響了不少同學學習,我就是來問清楚這件事情再做處理的。”

李紅生怕這兩個新來的又哭哭啼啼的,語氣緩和了許多。

夏悠悠默默看了一齣戲,找準時機回答:“老師,我和這兩位同學的關係一般,以前在同一個村子相處過,班上同學正是好奇心重的年紀就問了幾句,也不知道這兩位同學怎麼說的,導致傳出了這樣的流言。”

反正不關她事!

這兩人一個蠢,一個壞,沾上關係就是找罪受。

“我什麼都冇說!夏悠悠,你汙衊我!蘇茉麵目變得有些猙獰。

這賤人是把所有責任都推到他們身上了,她哪裡咽得下這口氣。

蘇茉眼珠子瞪得圓溜溜的,恨不得將夏悠悠活剝生吞一樣。

夏悠悠挺直著腰板,淡淡望她一眼,渾身透露出一種清冷氣質,跟蘇茉形成鮮明對比。

有時候,不說話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蘇茉同學,有話好好說。”李紅麵冷了幾分,語氣偏重地提醒一句。

蘇茉則覺得十分無辜,“老師,你信她不信我?”

憑什麼!

不過是一個村姑而已,當初目不識丁的人,憑什麼能夠得到這麼多人賞識和信任,憑什麼運氣這麼好!

蘇茉心裡非常不平衡,情緒也越發無法控製。

李紅都無語了,“這並非是信任問題,夏悠悠同學陳述了自己的想法和觀點,你們隻需要把你們知道的說出來,誰是誰非,我自有判斷。”

蘇茉那話可不就是在踐踏她身為師長的尊嚴嗎!

好說歹說,蘇茉的情緒也冷靜下來。

她微垂著眼簾,把眸底的恨意都遮掩的極好,“我冇有說什麼,我剛來京城一中也不認識什麼人,看見悠悠就覺得親近多說了幾句話而已,旁人問我,我也隻是如實說了幾句在村裡的事情。”

那些都是事實,她冇錯!

“蘇茉同學,老師這是問你說了什麼,而不是問你為什麼說,你這閱讀能力有待提升啊。”

夏悠悠微笑著提醒,事到如今還想矇混過關,想的美!

蘇茉心中一梗:夏悠悠這個賤人!

“我說你之前跟子明關係很好,總是給他送吃的喝的,我也冇想到同學們會誤會……”

“嗬嗬。”夏悠悠贈送一聲冷笑。

李紅見狀看向呂子明,“你呢,又跟同學們說了什麼?”

經過這一次問話,李紅知道流言一事當不得真,尤其是夏悠悠這態度分明是不喜歡麵前這兩人的。

呂子明心臟漏跳一拍,“心虛”二字幾乎刻在臉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