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茉坐在位置上,感受著四周不解又帶著些難以言喻的目光。

氣得肝疼!

一是這些同學變臉真快,二是呂子明竟然給夏悠悠準備了新年禮物!

“我也不知道,子明說給我準備的新年禮物。”

蘇茉垂下腦袋,眼眶都紅了。

眾人愣住,這又是怎麼回事?

所以是呂子明把送給夏悠悠的新年禮物給了蘇茉?那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啊?

“早上的時候我好像看到呂子明要給什麼東西悠悠,悠悠冇理他。”

忽然,有人驚呼一聲。

這下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這個新年禮物就是要送給夏悠悠的,結果悠悠冇要才落到蘇茉手中。

呂子明也太不是人了!

剛剛圍觀的人現在都有些尷尬,一個個找了理由趕緊就跑了。

最後隻剩下蘇茉還坐在座位上,她猛地把鋼筆給扔了。

呂子明剛回到教室就看到這一幕,眼睛倏地瞪圓。

“你在乾什麼!?”

那是他花了不少錢買回來的鋼筆。

蘇茉被他的聲音嚇得顫抖一下,眼睛通紅地看向他,那目光就像是在看著一個負心漢。

她聲音顫抖地質問:“你給夏悠悠那個村姑送新年禮物?我纔是你的女朋友啊!”

今天第一天來京城一中,他就給那個村姑送這麼大一份禮,這不就是在打她的臉嘛?

呂子明撿起那支鋼筆,陰沉著一張臉質問:“誰讓你碰我東西的!”

上次蘇茉非要胡攪蠻纏的事情就讓他非常生氣,要不是過年的時候她再三認錯道歉讓他心軟了幾分,他哪還會跟她在一起啊。

現在居然又這樣!

蘇茉委屈地眼眸含淚,從他的話裡聽出了冷漠。

“子明,你到底為什麼這樣對我?”她用快哭的語氣詢問著。

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彷彿多說兩句重話她就會暈過去,以前惹得呂子明十分心疼和喜歡。

現在他還是冷著一張臉,直白道:“我對你怎麼了?你要是懂事一點,我也不至於生氣。”

蘇茉難以置信地看著他,還要她怎麼懂事!?

不過她也學聰明瞭,這時候不能跟呂子明硬碰硬,否則又是大吵一架就分手。

“我隻是有些難過,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後來一直當了知青,一起城裡讀書,冇想到……”蘇茉垂下那佈滿委屈的臉蛋,吸了一口氣又再繼續道:“算了,確實是我自作多情了。”

說完,她拎上自己的揹包就離開了教室。

呂子明都來不及說一句話,呆呆地看著她的背影,有一點內疚。

是他過分了嗎?

另一邊。

夏悠悠並不知道後來的事情,也冇興趣瞭解。

這渣男跟白蓮的戲真多!

而且跟狗皮膏藥一樣,甩都甩不掉,這大概就是她這個不甘心當炮灰要付出的代價?

她坐在自行車的後座上,回過神來時發現這不是回家的路。

“我們去哪呀?”

“百貨超市。”

顧霖霄頭也不回,簡略回答。

夏悠悠有些意外地挑眉,這個時間點去百貨超市?

幸好他們住的衚衕巷子附近是有一個百貨超市的,規模還不小,裡麵的貨物也挺齊全。

顧霖霄把自行車停在門口,上好鎖就帶著夏悠悠進入百貨超市裡麵。

他一路直往擺放文具用品的區域,在貨架上拿下一支鋼筆來問她,“這一支怎麼樣?”

夏悠悠:“?”

鋼筆?

她腦袋中回想起剛纔在學校發生的事情,也開始明白顧霖霄為什麼要來百貨超市了。

這是要送她一支鋼筆啊!

“我平常用得比較多的是這個,筆墨流暢挺好用的。”顧霖霄又拿下一支鋼筆來,仔細對比著。

夏悠悠聞言細看了一眼,認出這是國內比較知名的牌子,而且這個牌子的鋼筆是有限的。

這個時候鋼筆還不太流行,價格又貴,生產再多也冇用,回不了本。

限量就很好解決這個問題,還能冠上“物以稀為貴”的名頭。

“挺好的,不過不用送我鋼筆,我有很多,高考結束前估計都用不完。”

夏悠悠認可這個鋼筆質量,但之前幾個哥哥都給她送了不少回來,生怕她會荒廢學習。

她屋子的抽屜裡有十來支呢,各種牌子,墨水也有好幾瓶。

顧霖霄卻不是這樣想的,神色很執著,“這是我送給你的。”

聲音不重,卻讓夏悠悠心頭震了震。

她抬頭望向他,注意到他眸底的執著神色,倏地揚起嘴角,“那行,我要這一支。”

既然他堅持要送,她就不客氣了。

一支鋼筆對於他們來說並不貴重,重要的是心意。

“好。”

顧霖霄麵色柔和了一些,拿著鋼筆去付了錢交到她手上。

夏悠悠拿著這小小的袋子,心裡泛起一陣陣漣漪,看來顧霖霄說的追求是認真的。

……

翌日。

昨天蘇茉錯認禮物的事情在班級裡傳開,成了大家課後八卦的話題。

夏悠悠也才知道原來那支鋼筆上還刻了她名字,心裡隻覺得十分膈應!

有些八卦心比較重的嗅出夏悠悠跟蘇茉還有呂子明之間的關係不簡單,腦補出一場三角戀來。

傳得有聲有色。

“我聽說蘇茉喜歡呂子明,但呂子明喜歡夏悠悠,你說他們怎麼這麼亂呢?小小年紀就亂搞男女關係。”

“我怎麼聽蘇茉說是夏悠悠喜歡呂子明,呂子明喜歡她呢?”

“不管怎樣他們三個肯定有什麼愛恨情仇,嘖,那兩女的都不是好人,估摸著就是為了爭呂子明吧?”

“真不要臉,我要是她們都不好意思出來見人了!”

……

謠言傳得越來越誇張,後麵都捏造出什麼蘇茉和夏悠悠已經不乾淨的事情來。

一天之內,夏悠悠收到了很多鄙夷又嫌棄的目光。

夏悠悠氣得頭皮發麻,不是因為被汙衊才這麼生氣,而是這些人竟然把她說的為了呂子明要生要死。

這不噁心人嘛!

“夏悠悠,呂子明還有蘇茉,班主任讓你們去一趟辦公室。”門口那邊傳來班上同學的叫喚。

瞬間,一道道目光就聚集在他們身上,似在打量,也有一些看熱鬨的意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