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學們紛紛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來,臉上還洋溢著笑容。

夏悠悠心裡那種怪怪的感覺越發明顯,一直盯著門口的方向。

太過專注,導致旁邊一直有人盯著她也冇發現。

“看什麼?”顧霖霄往她那邊偏過頭去。

“印證我的猜想。”

夏悠悠目不轉睛,輕聲回答。

這時,班主任李紅出現在門口,身後跟著兩個身影。

除了蘇茉,居然還有呂子明?!

顧霖霄也注意到這出現的兩人,眸光一下就沉下來,“他們怎麼會在這?”

蘇茉和呂子明上夜校的主要原因是為了白天可以去工廠上班,半工半讀,當然也是因為京城一中的入學手續有點麻煩。

“還能因為啥,主角光環唄。”夏悠悠闇暗吐槽一句。

原本以為開學了就可以不跟這兩人交集,冇想到還是躲不開。

難道她在這個世界裡永遠擺脫不了他們?

顧霖霄眼中露出不解神色,主角光環是什麼?

“這兩位同學是新來的同學,大家以後好好相處。”李紅領著那兩個人站在講台上,給大家介紹了一下蘇茉和呂子明。

台上的兩人都保持著笑容,看得出來心情很好。

直至他們看到教室最後排的兩個人!

蘇茉嘴角的弧度倏然僵住,眼睛瞪圓,夏悠悠怎麼會在這裡!

過年期間她回了一趟老家那邊,好不容易跟爸媽的關係緩解一些,後來遇到一個下鄉支教的老師,她也幫忙上了幾堂課。

冇想到對方居然是京城一中上一任老校長,知道她的情況後特地給了她一個助學名額,免除學雜費還有生活補貼。

蘇茉被突如其來的驚喜砸昏了頭,後來得知呂子明家裡最近做生意賺了一大筆錢,把他也送進京城一中了。

有更好的學習條件,他們完全不用愁考大學的事情啊!

可為什麼夏悠悠和顧霖霄會在這裡……

“你們現在後麵的空位坐下來吧。”

李紅環顧教室一圈,伸手指了一下最後排的位置。

正好就是在夏悠悠和顧霖霄的旁邊,書桌之間的距離隻有一米不到。

夏悠悠有一種被膈應到的感覺,誰叫原主就是一個炮灰女配,能搶到這點氣運她已經努力了。

“好。”

講台上的兩人走下來,在旁邊坐下來。

蘇茉手緊緊揪住書包的邊緣,眸底滿是嫉恨。

憑什麼夏悠悠也可以在京城一中學習,之前也冇有聽她提起過這件事情!

相比起蘇茉的煩躁,呂子明則是開心更多。

過年期間他也回了一趟老家那邊,那段時間蘇茉一直想跟他和好,他扛不住她的軟磨硬泡就答應了。

可在他心裡,現在的夏悠悠比蘇茉要亮眼多了。

他還給她準備了新年禮物,原本打算去一趟夜校給她的,冇想到會在班級裡遇上。

下課後。

好幾個人圍過來夏悠悠這邊,喊她一起出去玩。

夏悠悠身為活了兩世的人,昨晚還冇好好休息,這會兒哪想出去玩啊。

她剛想拒絕,胡玲月拉著她的手撒嬌道,“我們都兩個月冇見了,你怎麼忍心拒絕我們的。”

“對啊,快點啦,不然待會又上課了。”

“拉著她走!”

夏悠悠:“……”

學校裡有什麼好玩的?

除了教室還是教室,彆以為她不知道她們說的玩就是拉她去聊八卦。

夏悠悠被強行拉走。

顧霖霄目光追隨著她的背影,一直到在教室門口消失才緩緩收回視線,他都冇空跟她說話。

蘇茉這種新同學自然而然地被忽略掉,她不甘地咬著下唇。

這些人寧願找夏悠悠那個村姑玩也不找她!

她又轉頭看向獨自坐在位置上看書的顧霖霄,呂子明也不在座位上,她遲疑片刻還是起身向顧霖霄走過去。

“霖霄。”她輕輕喊一聲。

麵前的人卻不為所動,彷彿冇聽到她說話。

蘇茉提高聲音又再喊一聲,“霖霄,冇想到在這裡也能見到你啊,真巧,之前也冇聽你提起過……”

“你吵到我看書了。”

顧霖霄忽然抬頭打斷她的話。

蘇茉再一次僵住嘴角的弧度,眼眸裡透出難以置信,旋即又有些傷心。

她垂下眼眸,可憐地問道:“我們不是朋友嗎?”

“不是。”顧霖霄頭也不抬地回答。

一瞬間,蘇茉幾乎感覺到周圍傳遞過來的異樣目光,臉上一陣火辣辣,神情僵硬地回到自己座位上。

她在桌子上埋頭,做足受儘委屈的樣子。

另一邊。

夏悠悠果然被那幾個女同學拉到樓梯道裡聊天,聊假期期間發生的事情,還有一些八卦。

“我聽說我們學校開始弄什麼助學名額,今天轉到我們班的就有一個是。”

“是那個叫蘇茉的嗎?我覺得她看悠悠的眼神怪怪的。”

“悠悠,你認識她嗎?”

正聊著,目光忽然就都聚集在夏悠悠身上。

認識?

夏悠悠斟酌半晌,肯定地搖頭,“不認識。”

她們的話題很快又轉移到彆的地方去,夏悠悠找了個理由就逃掉這個茶話會。

三個女人一台戲,這好幾個呢!

夏悠悠剛離開樓梯道這邊,轉彎就遇上一張熟悉的麵孔,她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今天她真是有夠倒黴的!

“悠悠。”

呂子明看見她卻很高興,聲音溫柔地叫喊一聲。

夏悠悠直接翻了一個大白眼,越過他想走人。

偏偏這人冇有一點眼力見,非要擋著她的去路。

“我有話跟你說。”呂子明急沖沖地放在她的麵前。

“我不想聽。”

夏悠悠覺得呂子明真的就是二十一世紀那些“普信男”,要是冇有這個主角光環,他真的什麼都不是。

甚至壓根就不管她的意願,非常懂得怎麼自我感動。

比如現在。

他從懷裡掏出一支鋼筆來,眉眼裡含帶著意味不明的情愫,“這是我送你的新年禮物,你拿著。”

最氣人的還是他那嘚瑟又驕傲的語氣,彷彿已經認定她會驚喜地收下這份禮物。

真是冇救了……

夏悠悠隨意瞥了一眼,是一支鋼筆,看成色確實不是便宜貨,應該也花了不少錢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