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是二月初,新年將至。

最近夏家已經在置辦年貨,買了不少喜慶的東西,這畢竟是他們第一次在這個世界過年。

過完年,京城一中那邊就開學了。

夜校過兩天也開始放假,等年後纔會繼續開學。

夏悠悠用完晚飯後就道彆回家,顧霖霄主動起身相送。

梁靜和朱安齊也離開了,趙叔出門采購東西去了,屋子裡隻剩下顧博生和秦學賓兩個老頭。

“老秦啊,你看這倆孩子的背影多般配。”顧博生故意哪壺不開提哪壺。

秦學賓氣得吹鬍子瞪眼。

糟老頭子!

他隻扔下一句,“天昊那小子也快回來了,你家那臭小子一天到晚板著臉的,哪有我們家天昊懂得哄人。”就離開了。

“嗬,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顧博生冷哼一聲,心裡卻把他的話給記心裡了。

等那臭小子回來一定要跟他說一下這件事才行,得有危機感啊。

……

正月初一。

京城的衚衕巷子裡都是一片喜氣洋洋,每家每戶門口都粘貼了紅聯。

一大早還放了鞭炮,辭舊迎新。

夏悠悠就是在這鞭炮聲中醒過來的,整個人還處於一個迷迷糊糊的狀態,穿上媽媽給她置辦的新衣服出了房門。

空氣中瀰漫著早飯香味,今天哥哥們特地做了大餐。

她看了一下時間就忍不住說道:“這不還早著嘛,我還想著等我起床之後再來做早飯的。”

畢竟她的廚藝可不是開玩笑的!

“你就坐好等吃的吧,今天你二哥也該回來了。”大哥把她拉到椅子上坐下來。

“平時你也冇少下廚,今天就好好享受。”三哥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

四哥和五哥也同樣的態度,霸占著廚房不願意離開。

爸爸媽媽在忙著拜年的事情,但也發話讓她好好坐著。

夏悠悠給自己倒了一杯水,打從心底裡吐槽:這哪享受啊?幾個哥哥的廚藝都不如她。

不過嘛,這份心意她還是不會拒絕的。

家裡也是好久冇有過這麼有年味的新年了,上一世爸爸媽媽都在商界廝殺,哥哥們也鑽研各個方向的知識。

每次過年都是湊合過的,吃一頓飯後就各忙各的。

夏悠悠偶爾也遺憾過這件事,現在倒也算是如願了。

她坐在廳中把玩著顧霖霄送給她那台照相機,舉起鏡頭對著他們家大門口的時候。

一個身影出現在她鏡頭中。

身著深綠色軍裝格外惹眼,五官線條硬朗,膚色偏黝黑,渾身散發著一股正氣。

二哥回來了!

夏悠悠嘴角一勾就按下快門,這才抬起頭來,高興地朝著二哥揮手。

“二哥!”她聲音清脆響亮。

廚房裡的幾個哥哥聽到聲音都探出頭來,打了個招呼又繼續埋頭苦乾。

爸媽也是。

夏悠悠微歎一口氣,看來隻有她這個做小妹的努力給二哥接風洗塵了,好歹也有半年不見了。

她聲音軟了幾分,“二哥我可想你了,看你瘦了黑了,小妹可心疼了。”

“彆學老五那一套花裡胡哨的。”二哥當即就瞪了她一眼。

夏悠悠:“……”

她也是於心不忍才這樣說話的,二哥竟然還嫌棄她。

夏爾墨剛從屋內出來就聽到這話,急得跳腳,“二哥你什麼意思!?一回來就跟小妹說我壞話。”

小妹的演技哪能跟他比啊?

說話之際,正年初一的豐盛早飯也準備好了。

一家人坐在圓桌前,前麵擺放著豐盛的菜式,幾個哥哥忙活一早上的成果。

夏悠悠在哥哥們期待的眼神下拿起筷子嚐了幾口,倏然一笑。

“哥哥們的廚藝進步很大,二哥你快嚐嚐。”

這半年多的時間裡,二哥都在部隊裡,肯定吃了不少苦。

夏爾辰也跟著拿著筷子品嚐一口,眼裡也露出意外的光芒,“好吃的。”

早飯後,幾個哥哥又投身於工作之中,爸爸媽媽攜手出去約會逛街。

留下來陪她的也就隻有二哥了,兄妹倆也決定出門走走。

夏爾辰目光柔和地看著小妹的側臉,半年不見,感覺她長大了。

“想要什麼?二哥給你買。”他的語氣裡滿是寵溺。

夏悠悠也知道二哥是想彌補這段時間不能陪在她身邊的遺憾,自然也不會拂掉他的好意。

她故作苦思冥想的樣子,忽然看見前方有一抹熟悉的身影。

“顧霖霄!”

那邊的人聽到聲音就抬頭看過來,神情瞬間變柔和。

夏爾辰一眼就看見前方穿著簡潔大氣的少年,眉眼間透露出一種沉穩氣息。

這是顧霖霄?變化也太大了。

他還記得半年前剛見到顧霖霄的時候,他滿臉冷漠陰鬱,像是不願意跟人交流那種。

現在活脫脫的複古美少年啊!

“他……”

“二哥。”

顧霖霄已經走到夏爾辰麵前,嘴角勾起打招呼。

夏爾辰恍惚地點點頭,打量的目光完全冇有挪開,實在是覺得新奇。

短短半年,人的變化可以有這麼大?

那肆意的目光過於熾熱,顧霖霄保持著微笑,而夏悠悠也有點不好意思,用手肘碰了碰二哥。

差不多得了!

夏爾辰回過神來,敏銳捕捉到顧霖霄那有點奇怪的稱呼,怎麼他也喊他二哥?

旋即他又想到大哥在信裡提到兩家關係很好,也就冇在意了。

“你怎麼自己一個人出來了?顧爺爺呢?”夏悠悠打破略顯尷尬的局麵。

“我出來走走。”

顧霖霄從善如流地回答,也冇告訴夏悠悠,他是特地在這邊走走的。

新年第一天想見到她。

夏悠悠當下也不想再出去逛街了,晃著二哥的手道:“二哥你也很久冇有見顧爺爺了,我們一起過去探望一下吧?”

“第一天去彆人家拜年不好,而且我們雙手空空的。”二哥提醒她一句。

況且顧老爺子對他們家多加照拂,去拜年也應該一家人去,備上厚禮,這纔是禮貌。

夏悠悠讚同地道:“是我太過著急了,那過兩年再去吧。”

“那一起出去逛逛?”

顧霖霄適時開口提議。

“好啊!”

原本兩個人的逛街變成了三個人,他們去了城中心的百貨商場那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