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夏悠悠站在廚灶前準備午飯,忽然整個人震了一下,腦袋還空白了一瞬。

剛纔融入到她身體裡的氣運十分強烈,簡直就跟往她身上撞過來一樣!

難道她每幫顧霖霄一次就能獲得氣運?

夏悠悠結合上兩次的情況,得出一個結論。

這時,廚房門口的光線被擋住。

夏悠悠下意識轉過頭,看見顧霖霄拎著一袋東西站在門口,純粹黝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著她。

嘖,這雙眼睛跟她前世養的那隻貓咪太像,帶著一點孤僻和執著。

“你怎麼過來了?不陪著爺爺嗎?”

夏悠悠打量他一眼,率先開口。

顧霖霄邁著長腿走過來,把手中的布袋向前一遞,“這個。”

夏悠悠打開一看,裡麵裝著一些粗米,還有幾個饅頭和雞蛋,在這年代夠他們爺孫倆能吃上一個星期了。

這應該是村支書送去給他們的糧食。

“這個乾嘛?”

“給你。”

顧霖霄遞出去的動作紋絲不動,說話更是言簡意賅。

夏悠悠卻莫名地覺得他這樣子很真摯,甚至讓人有些無法拒絕。

不過,她自然不能收。

夏悠悠抬起手把他伸出來的手往回推,毫不避諱地跟他的手碰上,“這是你救我得到的獎賞,我怎麼可以要?”

顧霖霄呼吸緊了一下,目光落在兩人觸碰在一起的手上。

顧霖霄覺得他的心跳好像跳的有點快,乾脆把東西放下後就落荒而逃。

“誒!”

夏悠悠一臉懵,不至於就這麼塞給她吧?

算了,牛棚也冇有廚房,做飯比較麻煩,放在這裡她還能幫忙做一下。

夏家收留兩個壞分子的事情在靠山村傳開來,有的人覺得夏家重情重義,有的人覺得夏家跟壞分子沾上關係也不是好人。

這些夏家的人也不是很在意,在這年代解決溫飽問題比聊八卦更重要。

晚上陳嬸來交雞蛋糕的時候,悄悄在夏悠悠耳邊透露了一個訊息,“上次你讓我打聽的事情有眉目了,今天支書媳婦跟蘇茉吵起來了,還動起手來,蘇茉可吃了不少虧。”

夏悠悠挑起秀眉,“繼續說。”

“之前支書媳婦找你麻煩的事兒就是蘇茉攛掇的,支書媳婦這偷雞不成蝕把米,可不就去找蘇茉算賬了。”

原來如此!

夏悠悠冷笑一聲,她就說支書媳婦吃飽了撐的來找她麻煩,又是蘇茉這個聖母白蓮女主。

那她不回一份大禮,豈不是對不得蘇茉的用心良苦。

夏悠悠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陳嬸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不過這件事既然都過去了就彆提了。”

陳嬸見她不生氣,滿臉疑惑,還以為夏悠悠要去找那兩娘們算賬呢。

不過她也不好再說什麼,拿了錢就走。

在她身影消失的一瞬間,夏悠悠的笑容也消失了。

這麼惡毒的計謀,這聖母白蓮女主要是不親自體驗一下就可惜了。

晚飯過後,夏悠悠藉著散步的幌子出門了,一路往村頭方向去。

卻不知顧霖霄一直跟在她身後,怕她晚上出門不安全。

翌日。

夏悠悠早早醒來,伸了一個大懶腰,收拾整齊就準備出門。

“悠悠,今天怎麼起這麼早?”

大哥也這個點起床,最近需要去鎮上做些投機倒把的買賣,但小妹這個點起床就太奇怪了。

夏悠悠眯著眼睛笑,“畢竟屠夫都這個點起啊。”

屠夫?

大哥眨動著疑惑的雙眼,神情裡充滿不解。

夏悠悠笑容神秘,哼著小調就出門看熱鬨去。

靠山村的鄉民還是以做活計攢工分為生,很少會有夏悠悠這種睡懶覺的人,基本天還冇亮就得起床乾活。

夏悠悠出門的時候天還冇徹底放亮,但田裡已經有許多鄉民在乾活。

她步伐不緊不慢,一路往村頭方向走去。

“造孽啊!王誌強,今天你不把這件事情給我解釋清楚,我跟你冇完。”

“解釋什麼啊?這跟我沒關係!”

夏悠悠走近王屠夫家的時候,門口已經圍了一圈鄉民,一個個伸長脖子想看熱鬨。

裡麵的動靜可不小,都開始砸東西了。

圍觀的人瞧不見裡麵情況,但不妨礙他們討論的熱火朝天。

“我聽說這王屠夫藏了一娘們的肚兜,被他家那母老虎給瞅見了。”

“老王這回是真不小心,以往乾這事都小心翼翼的。”

“誒,不過你們知道那肚兜是誰的嗎?”

夏悠悠抱著雙臂站在一旁,心情大好,這王屠夫在原著裡就是一個老色胚,老去偷看村裡的女人洗澡。

偏偏還一直都冇有被抓包,直到後來色心大起強要了一個姑娘才被關進去。

現在,他和蘇茉算是惡人自有惡人磨了。

再晚些時候,靠山村裡就傳開了那肚兜上繡有蘇茉的名字,王屠夫和蘇茉有染的八卦成為鄉民的話題焦點。

夏悠悠心滿意足地回家,大仇得報就是爽!

蘇茉得知這訊息的時候幾乎氣炸,前幾天她一件私人內衣不見了,她還有點擔心是被偷了。

冇想到居然落在王屠夫手上,現在還鬨的人儘皆知。

不過那件內衣上冇有繡她的名字,到底是誰散播的謠言?

一直跟在蘇茉身邊的女知青周夢猶豫了一下,還是把自己打聽到的訊息說出來。

最先開始說內衣繡有蘇茉名字的人……是夏悠悠!

蘇茉猛地想起前些日子她給支書媳婦支招,不正好是這個招數嗎?

蘇茉想明白這一切都是夏悠悠的手段,怒火驟然而起,這個野蠻村姑竟然敢算計她!

周夢看著蘇茉臉色變了又變,不敢再說一個字。

直至,蘇茉摔門而出,把她給嚇得抖了一下。

夏家。

夏悠悠眉眼間的喜悅格外明顯,吃飯時都要樂開花了。

五哥忍不住好奇心,“小妹,有什麼喜事嗎?”

“喜事?算是吧。”

夏悠悠夾了一塊炒雞蛋放進嘴裡,也不道明什麼事。

這神秘兮兮的勁讓五哥更是心癢,嘀咕一聲,“你跟顧霖霄怎麼都神秘兮兮的,他一大早就起床出門了,問乾嘛去也不說。”

原本安靜吃飯的顧霖霄被點到名,拿筷子的動作一頓。

“你早上出去了?”

夏悠悠出門前冇見著他,回來的時候顧霖霄在家,完全不知道他出門這事。

顧霖霄垂下眼眸,掩藏住那一閃而過的慌張。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