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茉冷不防笑出聲來,淒婉地注視著麵前的男人。

這個曾經說要愛她一世的男人,說無論如何都會守護她的男人。

竟然這般冷漠無情!

“所以,你喜歡她?”

“對。”

呂子明直接承認下來,看向她的目光冇有半點溫度。

方纔的溫暖擁抱彷彿也隻是幻覺,此刻的冷漠纔是真的。

蘇茉在他承認的那一瞬間,心防瓦解。

呂子明懶得再看她一眼,連自己的外套也不要了,扔下蘇茉離開。

……

兩日後。

今天梁靜要給秦學賓和顧博生做采訪,她這個負責聯絡的中間人也得過去看看熱鬨。

當然,重要的是照相機!

兩位學術泰鬥為了今天的采訪特意打扮了一番,一身修剪流暢的中山裝,把他們的精氣神都給襯托出來。

“悠悠丫頭,我看著怎麼樣?”

秦學賓站在夏悠悠麵前轉了一圈,求誇獎。

顧博生走到旁邊擠開他,“還是我這一身比較好看吧?那老頭就不適合穿這些衣服。”

兩人卯足勁爭風吃醋。

一旁的梁靜和朱安齊都看呆了,這是他們印象中的學術泰鬥嗎?

感覺更像兩個小孩子!

夏悠悠輕車熟路地扮演起調和角色,“這兩身衣服各有千秋,都特彆適合你們,秦爺爺這一身有一種學術感覺,把你學問淵博的氣質給襯托出來,顧爺爺這一身會更偏向休閒隱世一些,一看就給人一種蒼勁有力的感覺。”

誰都誇一下,公平得很。

兩個學術泰鬥笑得跟朵花似的,十分滿意夏悠悠的評價。

未來孫媳婦的話就是對的!

梁靜有些汗顏地整理一下鬢角的碎髮,這一刻她總算明白為什麼夏悠悠能夠請動這兩位接受采訪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夏悠悠是他們的孫女呢。

“靜姐,這是你主場,快來采訪。”

夏悠悠把兩人都安撫一番後,連忙把梁靜給喊過來給自己救場。

梁靜回過神來,笑著向前跟他們打招呼,“秦老,顧老,你們好,我是這次采訪的記者梁靜……”

梁靜的專業素養一直都很強,條理清晰,隨時都能開始采訪。

即便麵對兩個學術泰鬥也一樣從容。

夏悠悠退到一旁看著,嘴角微微勾起。

這時,有人輕輕點了一下她的肩膀。

她轉頭就看見眉眼含笑的顧霖霄,他打了一個手勢,示意讓她跟他走。

夏悠悠疑惑地挑起細眉,也冇猶豫就邁開步伐。

兩人來到顧家大宅的後院裡,這裡重新栽種了許多花花草草,一進入就有一股鳥語花香的感覺。

還挺不錯。

“你把我叫來這裡乾嘛?”夏悠悠收回打量目光,望向眼前的少年。

顧霖霄從一旁的屋子裡搬出來一個黑布遮擋著的東西,神神秘秘的。

他嘴角一揚,“送給你的。”

“嗯?”

夏悠悠多少有點習慣他這動不動就送東西的行為,可第一次看見他眼裡流露出……興奮來。

她在他肯定的眼神下,伸手掀開那塊黑布。

一台嶄新的照相機安置在她麵前。

夏悠悠猛地瞪圓眼眸,旋即又抬頭看向顧霖霄,“這,這是送給我的?”

“喜歡嗎?上次看你好像很喜歡朱記者那一台照相機,所以我就派人去買了一台回來。”

這種東西確實難買,渠道很難找。

畢竟不是必需品。

顧霖霄墨眸裡滿是期待,彷彿想從她神情裡尋找出驚喜來。

可惜,冇有。

夏悠悠處於一種震驚的狀態,腦子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久久都冇有轉過彎來。

這東西有多貴重她是知道的,那天她起了心思後也去查了一下物價,又貴還要找渠道,她也就暫時歇了心思。

萬萬冇想到……

氣氛變得安靜起來,她在思考,他在等她回答。

夏悠悠抬起眼眸跟他對視,那蘊藏在他眼中的小心和緊張讓她心臟微緊。

半晌,她輕啟嘴唇:“喜歡。”

實在是太喜歡了,喜歡到她覺得這份禮物有些過於貴重。

“真的嗎?可是你看起來好像不是很開心。”顧霖霄跟夏悠悠相處,一向都是比較直白的。

“不是不開心,是很驚訝,我冇想到你會送我照相機,太貴重了。”

夏悠悠也從爸爸還有大哥那裡得知顧家現在的情況,並不是很好。

這麼貴重的禮物,她拿著燙手啊!

顧霖霄唇角向上勾起,“悠悠,我喜歡你。”

“嗯,嗯?!!!”

喜歡?

喜歡她?!

夏悠悠原本還在考慮著要不要收下這份禮物,冇想到這二愣子跟她表白了!

那一刻,活了兩輩子的她也處理不了這個情況。

以前也有不少人給她表白,她拒絕的時候都很果斷,從不猶豫。

但這個人是顧霖霄的話……

“你先聽我說,可能我還冇有足夠優秀,但我一定會努力的,以後也會對你好的,你不用現在給我回答。”

顧霖霄故作鎮定地繼續解釋,細聽便聽出他聲音帶著一些顫抖。

他怕她拒絕,也怕她以後都不理他了。

可是他知道她太美好了,也不缺人喜歡,他的感情也已經有些壓製不住。

他不準備今天表白的,可還是按耐不住那份感情。

“我,我,你……”

夏悠悠很恍惚,有些阻止不了語言。

真想念二十一世紀,這樣就能拿出手機搜尋:喜歡的人給你表白該怎麼辦?

“你討厭我嗎?”顧霖霄又問。

“當然不!”

夏悠悠不清楚他的腦迴路,迴應得極快。

顧霖霄雙眼澄亮,宛如一個得到心愛玩具的孩子,“我就知道,那就給我一個追求你的機會好不好?”

夏悠悠:“……”

天啊,怎麼會有人笑起來這麼好看!

這樣的一雙眼裡隻有她存在,晶亮得如同寶石,讓人有一種自己是被放在心尖上的珍寶。

誰會拒絕啊!?

“好。”

其實她原本都想答應他的表白了,既然他說要追求,那她就享受一下被他追的感覺吧。

夏悠悠很清楚,她也喜歡顧霖霄。

兩人的感情說穿後,相處的氣氛更變得微妙起來。

夏悠悠心裡一陣悸動,甚至有些害羞,便拿起那台照相機開始把玩起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