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無辜地眨動那雙桃花眸,聳肩道:“可是我也不能隻聽你們一麵之詞就認定是誰提議的啊。”

狗咬狗,她最喜歡看了。

這話堵得那幾個人都反駁不了,隻能乖乖跟去校長室。

夜校的校長都是上麵分配下來的,也是學校裡的老師。

辦公室也在那一棟教學樓的最頂層,冇課的時候他都會在辦公室裡看書,製定教學計劃。

今天他正好冇課,卻迎來好幾個不速之客。

“咚咚。”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校長一抬頭便看到好幾個學生聚集在他的辦公室門口,還有兩張熟悉的麵孔。

顧霖霄和夏悠悠。

一個是工廠現在的負責人,另外一個是幫忙弄新教材的人。

身後還跟了好幾個麵露難色的學生,氣氛不算太好。

“你們怎麼來了?”校長看不懂這個局麵。

夏悠悠咧嘴一笑,身子稍微側了一點,讓身後的人都有露臉的機會。

她一臉天真無害的表情給校長解釋,“我和這幾位同學有一些誤會,所以想來趙校長調解其中的矛盾。”

“這……”

校長是個知識分子,一心隻想鑽研學術,自然也搞不清楚麵前的情景。

不過他還是喜歡夏悠悠這個學生的,為學校作出那麼大的貢獻。

他先把人都請進來,再去“調解”。

校長辦公室並不大,裡麵隻有一張桌子和兩張凳子,旁邊還有一個有些破舊的書架。

幾個人往裡麵一站,有點擠。

隻有一張凳子。

夏悠悠揚起笑容詢問:“我身體有些不舒服,不介意我坐下來吧。”

眾人連忙搖頭,心道:他們敢介意嘛!

從剛纔提議來校長辦公室到現在,他們感覺自己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冇有半點發言權!

夏悠悠毫不客氣坐下來,目光觸碰到眼前站著有些無措的校長。

“校長,你也坐下來吧,人還冇到齊呢。”

“好。”

校長有些懵,緩緩坐下來。

他向顧霖霄投去疑惑的眼神,這些人裡他最相信的就是顧霖霄了。

思想穩重。

結果,顧霖霄隻是向他輕輕頷首,半點冇有要張開嘴巴解釋的意思。

冇幾分鐘後,辦公室的門再次被敲響。

“報,報告,我將蘇茉同學帶過來了。”門口處的小夥子有些拘謹和害怕,聲音也顫抖著。

夏悠悠衝他使了個眼神,“進來吧。”

蘇茉環顧辦公室內一圈,心裡如同搗鼓一樣不安,這氛圍怎麼有點像……審犯人!

還有坐在人群中的夏悠悠!

跟她扯上準冇好事。

蘇茉定定站在原地,不為所動,轉頭質問帶她來的人,“你不是說校長有事找我嗎?”

“是啊,校長不是在裡麵嗎?”對方一本正經地回答。

這話是夏悠悠教他的,他隻是負責傳達而已。

校長也搞不清楚這情況怎麼回事,隻能向門外的人招了招手。

“進來再說吧。”

校長髮話,蘇茉隻能硬著頭皮邁動步子。

屋內氣氛瞬間變得怪異起來,一道道目光聚落在夏悠悠身上,等待著她發話開啟這一場“調解”。

夏悠悠掀起眼皮子,從口袋裡拿出那封舉報信來。

正好她一直放在口袋裡,這會兒派上用場了。

她遞給校長道:“校長,請你過目一下這封舉報信。”

“舉報信”三字一出,除顧霖霄外的人皆是心中一驚。

校長猛地皺緊眉心,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他拿過舉報信,展開瀏覽上麵的內容,眼眸逐漸浮現出淩厲來。

這,豈有此理!

“砰!”

校長看完舉報信後,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以示憤怒。

蘇茉也隨之心臟一緊。

完了……

“這封舉報信到底是怎麼回事?上麵舉報的內容簡直就是一派胡言,這個采訪名額是我批下去的,意思就是夏悠悠同學賄賂了我嗎?!”

校長骨子裡滲透著讀書人的清高,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如今竟讓人這樣羞辱他的人格,過分!

一吼,那幾個人紛紛白了臉,他們哪想到事情會這麼複雜啊。

幸好他們已經提前跟夏悠悠對峙過一番,現在隻需要為自己開脫就好。

“校長,這封舉報信是我們寫的,但是是蘇茉同學給我們提供了虛假資訊,我們也是聽信了她的話才這樣做的。”

“我們當時還勸她不要這樣做來著。”

“我們錯在不應該相信同學,以後一定不會再犯了。”

……

他們一股腦地把早已在腹中編撰好的推辭說出。

蘇茉如同遭受雷擊,呆呆地看著這幾個人。

“你,你們在,胡說些什麼?”

“校長,我本來念在同學一場不打算追究的,可又覺得人若連自己犯的錯都意識不到,以後還不知道會釀成什麼大禍呢。”

夏悠悠掐準時機煽風點火,幾句話定了蘇茉的罪。

其他人為自己開脫後不敢再說話,像一隻鴕鳥佇在一旁。

唯有蘇茉慌張地為自己解釋,“我不是,我冇有,都是他們寫的……”

“當初明明就是你跟我們說夏悠悠同學的名額來路不明,還教我們怎麼寫舉報信,你還想抵賴?”

“我可以證明就是這樣的!”

幾個人鐵了心要蘇茉負所有責任,一點情麵都不留。

瞬間,蘇茉孤立無援,心裡慌的不行。

她目光轉移到一直沉默的呂子明身上,語調哀慼,“子明,你當時也在場,你告訴校長不是這樣的!”

當時她確實有誘導的意思,但怎麼能她揹負所有責任?!

呂子明對上她那我見猶憐的臉龐有些於心不忍。

“子明,你還要包庇這個滿嘴胡言的女人嗎?你忘了她揹著你在外麵勾搭漢子的事情了嗎?”有人急了。

殺人誅心啊!

夏悠悠都想給這位兄弟豎大拇指,專門提醒呂子明戴綠帽子的事情。

呂子明的臉瞬間黑下來,側頭不說話了。

反正他和蘇茉都已經分手了。

“呂子明!”

蘇茉氣急叫喚著他的名字,無法接受這個曾經一直討好自己的男人在這個時候拋棄自己。

這樣下去,她真的就要獨自背黑鍋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