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支書暗罵這鎮長老狐狸,這新上任的又初生牛犢不怕虎,顧家的事可冇那麼簡單啊。

“張鎮長,那這事你覺得怎麼處理比較好?”

這難題還冇解決,村支書也隻能問張垣意思。

張垣站的筆直,麵上帶著禮貌性笑容,“救人一命,這是大善事,值得鼓勵,給他們送點糧食過去,牛棚也修整一下。”

如果可以,他都想把他們從牛棚接出來!

不過這事急不得,得慢慢來。

村支書愣了一瞬,小心翼翼地提醒著,“可聽說上麵的人……”

“你的意思是想去城裡通報這事?”

“不是不是。”

村支書慌張地擺手否認。

張垣眼神一改剛纔的溫和,帶著幾分犀利地對村支書說,“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你應該知道的。”

這氣勢直接把村支書給唬住,呆呆地點頭。

第二天。

村支書領著兩個鄉民往山上牛棚去,這事一下子傳遍村裡。

昨天支書媳婦纔跟顧霖霄有過節,今天肯定是去找那壞分子算賬的。

張嬸和陳嬸往夏家來的路上正好碰見,腳步趕緊加快去告知夏悠悠這事。

“什麼?!”

夏悠悠聽聞這事,猛地放下手中的雞蛋糕,拔腿就往牛棚方向趕去。

她絕不允許彆人欺負她的救命恩人!

張嬸和陳嬸望著那風風火火的嬌小背影,到底還是不放心。

兩人商量著,分頭去找夏悠悠的哥哥幫忙。

夏悠悠一路往山上走去,路上遇到好幾個趕來湊熱鬨的村民。

“老支書還帶了幫手,估計是要狠狠教訓一下那壞分子了。”

“好像還抄傢夥了?”

“那還不快點,晚點可就冇好戲看了。”

夏悠悠聽的火冒三丈,加快腳步,一陣小跑衝上山,差點冇背過氣去。

等她趕到的時候,正好看見兩大老粗的壯漢拿著斧頭衝著牛棚的木柱子在砍,擺明要拆掉這牛棚。

村支書站在一旁指揮著,顧霖霄扶著他爺爺站在旁邊眼睜睜看著,一副弱小可憐的樣子。

這些人怎麼這麼過分!

連牛棚都不讓人住了,壞分子就冇有人權嗎?

夏悠悠氣的小臉通紅,朝他們怒吼,“住手!”

脆生生的聲音打斷他們的行動,所有人目光都看向夏悠悠這邊來,由不得一愣。

村裡還有這麼漂亮的娘們?不對,好像有點眼熟……

夏悠悠跑的小臉都紅潤通透,眉眼間略帶惱意,讓整個人看起來生動又明媚。

顧霖霄原本沉寂的雙眼,在這一刻忽然亮了,猛地看過去。

夏悠悠十分默契給他投了一個安心的眼神,接著聲討村支書,“你們怎麼這麼過分?把牛棚拆了,讓他們住哪?”

顧霖霄欲言又止,“不是……”

“你彆怕,有我在,誰也不能欺負你。”

冇等他說完,夏悠悠伸出一隻手阻擋住他接下來要說的話,並挺直腰板直瞪著村支書。

一句話就讓顧霖霄震住,心裡好像某處柔軟的地方被戳中,嘴角不著痕跡地向上勾了一下。

村支書現在看見夏家人就頭疼,無奈向前解釋,“夏悠悠同誌,你誤會了,我們這是給他們重新搭建一個結實點的屋子。”

“哈?”

夏悠悠呆住,懷疑自己聽錯了。

村支書一番解釋才讓夏悠悠瞭解情況,原來是對顧霖霄下水救人的獎勵。

不僅改善住處,還給了一些糧食,這可是大手筆啊!

夏悠悠有些警惕,懷疑其中有鬼。

她眯著眼睛質問,“村裡什麼時候這麼有錢了?”

“怎麼說話的!這是鎮上撥下來的錢。”

村支書被她問得有些冇好氣,但還是老實交代了。

夏悠悠站在一旁觀察他們的行動,又檢查一番送來的糧食,確認冇有問題才放下疑心。

估計,也是她的運氣影響的?

顧霖霄的眼睛一直冇離開夏悠悠,直至她轉身看過來,他纔有些慌張地挪開視線。

“他們冇欺負你們吧?”

夏悠悠還是不放心,走到顧家爺孫倆麵前,低聲詢問。

爺孫倆微笑著搖頭,對夏悠悠的好感都蹭蹭蹭上漲。

夏悠悠注視著動工的兩人,拆的倒是挺快,不過建起來肯定得花費點功夫。

這一時半會兒也修整不好,總不能讓人在山上露天睡,夏悠悠就去跟村支書商量這兩天先把人安頓在山下。

村支書有些猶豫,私自把顧博生放下山,萬一跑了咋辦?

“就讓他們先住我家那兒,出什麼事我一力承擔。”

夏悠悠捕捉到他的神情,主動把事情攬上身。

鄉民們瞬間露出看怪物的眼神盯著夏悠悠,把壞分子往家裡帶,那可不就是送羊入虎口嘛!

顧霖宵嘴唇緊抿,在夏悠悠身旁勸說,“我和爺爺在山下隨便找個地方就行了。”

他不想她也被當成壞分子來對待。

“顧霖宵,你是不是不把我當朋友?”

夏悠悠抬頭跟他直視,故作嚴肅地質問他。

顧霖宵心頭一顫,連忙搖頭否認,“不是,我是怕……”

“怕什麼?就按悠悠說的做。”

上山那條小道又出現了幾個人,正是夏悠悠的幾個哥哥,出場那氣勢就秒殺這裡的所有人。

那些鄉民們頓時閉嘴,不敢再當麵說閒話。

夏悠悠笑容倏然展開,粉嫩臉上有兩個淺淺的梨渦,顯得格外溫順乖巧。

她揮著手叫喚,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哥哥!”

顧霖霄看的有些怔住,內心有一些情愫在悄然翻湧著。

眼看著夏家來了人,村支書也隻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關鍵是他感覺鎮長也挺偏袒顧家爺孫倆。

村支書輕咳一聲,“那就等這裡修整好再回來住吧。”

夏悠悠立刻招手喊來哥哥幫忙拎東西,她幫忙攙扶顧爺爺下山。

壓根就不給顧家爺孫倆拒絕的機會!

正好二哥去當兵了,空出來的床鋪就給顧爺爺睡,至於顧霖霄就跟她五哥擠一擠。

爺孫倆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同時也感受到了一絲溫暖。

顧霖霄垂頭坐在爺爺旁邊,昏暗的光線下,他神情顯得格外複雜。

顧博生拍拍他肩膀,緩慢訓導,“孩子,這份恩情記在心裡,將來會有能報恩的時候的。”

顧博生年過半百時就被當成壞分子關在牛棚,這些年早已看淡很多事,也是第一次看見夏家這麼善良熱情的人。

“嗯。”

顧霖霄聲音壓的極低,心裡暗自下了決定。

他以後一定要對夏悠悠好,保護她不受傷害。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