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子星腳踩江龍,他嗤笑一聲,說道:“我讓你撿個蔥那麼費勁呢?”

“非要傷筋動骨才滿意?”

葉子星傲然的說著,而他腳下的江龍卻一臉驚駭,這個葉子星竟然這麼強,要知道,以他的實力單挑龍榜都冇有關係,能夠成為江家的天王,他也是過五關斬六將,付出極大的努力才成為天王的。

而他卻在葉子星麵前,一招都撐不下去。

“你打了天王!”

“你......你......”

江虎嚇得麵無人色,他可是知道天王有多強,傲視西涼城虎榜,一般少有敵手,而這個看起來像鄉巴佬的傢夥,一招就踩斷了江龍的肋骨!

恐怖!

絕對的恐怖!

“你敢打我?我江家不會放過你的,今天的事情,你要付出代價!”江龍震怒的對著葉子星吼叫。

“砰!”

“哢嚓!”

葉子星一腳踏去,江龍的胸口一陣骨裂,他的肋骨又被踩斷了幾根,江龍痛苦的渾身抽搐,麵容猙獰。

“把蔥給我撿起來!”

葉子星冰冷的說著。

“我撿!”

江龍不敢在廢話,葉子星太野蠻了,也太冷酷,更是無知,自己搬出江家,都震懾不住他,如果再廢話,恐怕要被他打死了。

江龍捂著胸口,忍著劇痛,他撿起來大蔥遞給葉子星。

“你的蔥!”

江龍麵色蒼白的說著。

“啪!”

葉子星一巴掌就打在他的臉上,而江龍卻一點反抗都不敢有,他額頭上的青筋跳動,內心一股無名之火在湧動,自己身為天王,竟然被一個鄉巴佬打了耳光!

奇恥大辱,奇恥大辱!

“你說你賤不賤?剛纔撿起來多好,非要斷兩根肋骨才撿。”

“賤人,滾蛋。”

葉子星冷傲的說著,江龍點點頭,江虎連忙攙扶著他,朝著車上走去。

“這年頭,什麼人都有,嘖嘖。”

葉子星嘟囔了一句,他轉身就走,彆姬和林瓊音還等著他買菜回家呢。

“你怎麼樣了,天王!”

到了車上,江虎關切的問著。

“這個莽夫,草!敢打我,真是不知道八王爺有幾隻眼!”

“走,回去彙報家主,讓他付出代價!”

江龍對著江虎說著,江虎點點頭,他連忙發動汽車,朝著江家而去。

車子很快就到了江家,江龍在路上去了醫院,江虎連忙衝向大廳,此時家,江家人都在大廳內,好像是在商量什麼會議。

“不好了,家主,江龍天王被打了!”

江虎慌忙的說著。

“什麼?”

“誰那麼大膽,敢打我江家人!”

江家家主江正南站起來,他眉頭緊皺,一臉陰沉,連他江家的權威都敢挑釁,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是那個虎榜第一葉子星,他打的!”

江虎連忙說著。

“什麼?虎榜第一打的?”

“是他?”

“他有那個本事嗎?”

“江龍是不是放水了?”

滿堂皆驚,眾人都是露出不相信的神情,不少江家骨乾覺得是江龍放水,才導致被打的。

“你確定江龍被葉子星打敗了?”

江正南不相信的問著江虎,江龍的實力他是知道的。

“是真的,江龍天王被踩斷了好幾根肋骨,現在還在醫院內躺著呢!”

“那個葉子星真的很強,一招就把江龍天王給踩在腳下!”

“很是猖狂!根本就冇有把江家放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