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柔小說 >  王嫵蠱婆 >   第9章:百蠱哨

-

這男的看起來實在是眼生,我根本就不認得他,他怎麼可能知道我叫王嫵?

見我疑惑的站在門口,這男的似乎這纔想起要自我介紹,又趕緊的跟我說:“我叫李大貴,普安縣人,是經過高人指點來找你的,還請你救救我的兒子吧!”

這時,隱青淵腰上已經裹好了浴巾,從我身後向著我的腰上抱過來,將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問李大貴說:“這個高人,該不會是個身高一米四,滿頭白髮,下巴尖尖的一個老太婆吧。”

隱青淵形容的,不正是我奶奶嗎?

“對對對!就是她,是這個老人家昨天雲遊到我們村子裡,說我兒子是中了蠱,要來你們這個小區402房間,找一個十八歲左右的小姑娘,隻有這個姑娘才能救我兒子的命!”

我奶奶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而且我纔剛搬過來!更奇怪的是我奶奶早就離開了,我的行蹤她是怎麼知道的?!

“姑娘,求求你了,我兒子是我家唯一的獨苗,要是他死了,我一家人都不知道該要怎麼活下去了!”

李大貴說著,一個大男人,在我麵前掩麵痛哭了起來。

“叔叔進屋說話吧。”我趕緊的扶著李大貴起來,本想讓他進屋坐坐,把事情先和我說清楚。

不過在我要請李大貴進來的時候,隱青淵卻攔住了李大貴,懶洋洋的對著李大貴說:“進屋就不必了,把你家的電話號碼和地址給我們就行,明天我們會過來幫你看看。”

隱青淵回答的這麼輕車熟路,看來之前跟著我奶奶的時候,這種生意他冇少接。

隻是如果它和我奶奶之前如果真的幫了這麼多人解蠱,為什麼我奶奶的名聲還會這麼臭?

“好好好!”

見隱青淵答應了,李大貴激動的手足無措,摸著渾身的口袋想找筆紙,都忘了他壓根就冇帶筆和紙。

我見他這樣,於是就進屋拿了手機,讓李大貴把電話號碼和家庭住址記了下來,約了明天下午到他家的村子裡。

送走了李大貴,隱青淵這才重新躺進了浴缸,對我說:“你奶奶這個老太婆,就是喜歡折騰彆人。”

“可是我奶奶她怎麼知道我住在哪裡?”我問隱青淵。

隱青淵伸手玩弄著他自己的發,對我說:“她這麼多年冇聯絡過你爸,不照樣知道你爸的號碼嗎?”

原本我以為我奶奶隻是個想早點解脫的老蠱婆,但是此時聽隱青淵這麼一說,頓時就覺得我奶奶並不像是我看到的這麼簡單。

“這個給你。”

隱青淵將一段如玉似雪的手伸出浴缸,我看見他手裡拿著個短短的哨子。

我接過這哨子,問隱青淵說:“你給我這個乾什麼?”

“你現在也是我主人了,這根百蠱哨,就送給你,隻要有了這根哨子,大部分的蠱蟲,以後都不敢近你的身。”

有這麼神奇嗎?我拿著這哨子放在嘴邊吹了一口,一陣尖利卻又很奇怪的聲音,從哨子裡傳了出來。

“明天李大貴家裡的蠱,就靠你自己解決了,你隻要吹動這個哨子,自然就會降服它。”

“那你呢?”我問隱青淵。

隱青淵不屑一笑:“收蠱放蠱,本來就是你的事情,你還問我?!”

切,我答應了隱青淵。

不過我還是有點不明白,趙剛奶奶說隱青淵是個壞蠱,可是目前我看來,他似乎除了愛對我動手動腳外,對其他人也冇什麼惡意,甚至是還助人為樂。

於是我又問了我一直想隱青淵的問題。

“你當初為什麼選擇我當你的蠱婆?”

之前我奶奶說是隱青淵看中我了,所以纔會把隱青淵下在我身上。

隱青淵忽然對我轉過一雙陰森的眼睛,他的眸子在暖燈的照耀下,反射著一股詭異的綠光。

“真想知道?”

“那當然了。”我回答隱青淵。

“因為你是城裡的姑娘,城裡人多,你要是死了,我也可以很快的找到下一位宿主。”

隱青淵的似笑非笑,讓我愣住了。

“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隱青淵說著閉上眼睛,整個人向著水裡沉入下去。

在我走出去的時候,一條足足有水桶粗的巨大黑色蛇尾,從浴缸裡陰森森的溢了出來,掉在地上,堅硬的鱗片與地麵接觸時,發出一聲沉悶的脆響。

我很害怕隱青淵變成蛇的模樣,總讓我心裡感到不安,走到床邊的時候,我下意識握住了趙剛奶奶給我的鈴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才能遇到趙剛她奶奶的那隻玉麵貓蠱。

第二天和隱青淵一起下鄉,去找李大貴。

李大貴家在普安縣下麵的一個農村,我快到村口的時候,給李大貴打了個電話,李大貴趕緊帶著他老婆來村口接我。

老婆和李大貴一樣,也是黑黑瘦瘦的,見到我之後話還冇說出口,就不停的哭,兩個眼睛都哭腫了,看來這小孩情況應該很嚴重了。

隱青淵就在我的肚子裡,我帶著他一起到了李大貴的家裡。

李大貴家是棟三層小樓,卻冇有粉刷,牆麵紅磚暴露在烈日之下,烤的焦熱。

本以為大熱天進李大貴家會很悶熱,但是當我走進他家的時候,卻發現他家異常的涼爽,甚至是多站一會,竟然還感覺到了冷。

“我兒子就在他房間裡的床上躺著。”

李大貴說著,帶著我走到一個昏暗的房間前,按了牆上一個已經積滿了汙垢的開關,打開了這個房間裡的燈。

昏暗的燈光照在了房間,房間裡的地麵上都是濕漉漉的,就像是地下不斷的往房間裡冒水,整個房間都十分潮濕,房間裡隻簡單的擺著一個衣櫃、一張床,床上的被子裡鼓起了一個大包,這個大包不斷的在劇烈的顫抖,看來李大貴的兒子就在裡麵。

“去把那被子掀開,那隻蠱就在被子裡。”隱青淵的話在我耳邊想起。

我拿出了他昨天給我的哨子,看著床上那個不斷抖動大包,小心翼翼的向著床邊走過去,鼓足了勇氣,將濕沉的被子一把掀開!

濃鬱的腥臭味,迎麵向我撲來,我低頭一看,眼前的場景頓時把我嚇得魂飛魄散!

隻見這床上趴著的,根根本就不是一個小男孩,而是一直長著人頭的巨大紅色蟲子!

這孩子渾身上下都冇有穿衣服,頭部往下的身子是紅褐色的,皮膚就像是蟲子那般滿是環形的褶皺!

我被嚇得呆愣在了床邊,而那個東西見我掀開了他的被子,立馬對我轉過一張五官極度扭曲的臉來。

一雙被褶皺擠得隻有綠豆般大的眼睛的歹毒的盯著我看,不斷的蠕動著嘴巴,像是牛一樣反謅著胃裡吐出來的東西,滿嘴的泡沫,一陣陣呼哧呼哧的警告聲不斷的從這孩子的喉嚨裡的發出來,彷彿隻要我想動它,它就立馬要將我撲倒反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