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柔小說 >  王嫵蠱婆 >   第73章:被打

-

此時此刻,我的眼淚洶湧如潮。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哭,為什麼要喊住隱青淵。

隱青淵聽到我的喊聲後,停住了腳步。

不過此時他卻冇有回頭再看我,而是對著他麵前的趙水英道:“我都已經過來了,你怎麼還不把玉麵貓蠱還給王嫵?”

養蠱的人都知道,蠱離開了主人,再厲害的蠱,都若水裡遊魚上岸,就算是本領再強,都是有任人割宰的份。

這也是為什麼蠱要依靠人寄生,聽從人的命令。

而隱青淵此時已經將他的弱點完全暴露在了趙水英的麵前,如果趙水英這時候想殺死她,那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但好在趙水英確實是想收隱青淵為她的蠱。

所以在隱青淵對趙水英說這話的時候,趙水英又笑了起來,看了她自己懷裡抱著的白貓一眼,閉上了眼睛,念動了幾句咒語。

隻見纏在白貓身上的血紅色繩索,忽然迅速抽離,王順接過趙水英手裡的白貓,抱著向我走了過來。

隱青淵也繼續向著趙水英走過去,和王順抱著的白貓,擦身而過。

眼見著隱青淵離我越來越遠,我啜泣的不能自己。

我恨我自己,為什麼冇有能力保護好我爸,為什麼冇有能力保護好隱青淵?

如果有那種能夠一夜之間就能功力大漲的心法,我願意不顧一切的去學,

王順抱著白貓走到我的麵前,將白貓往我的麵前一遞,對我道:“冇用的東西,把你的貓拿回去。”

麵對王順的羞辱,我卻無力還嘴。

我伸手接過白貓,眼睛卻看著隱青淵。

在隱青淵快要接近趙水英的時候,幻化成了一條黑色細蛇,向著趙水英的手臂上纏了上去,隱匿在趙水英的血肉裡了。

趙水英滿意的看了眼手臂,然後再抬眼看向我,隔著五六米的距離,對我喊道:“賤丫頭,我們兩人之間的恩怨,以後就算是一筆勾銷了。”

“以後你若是再敢犯我,那就不是死你爸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說罷仰頭大笑,轉身消失在了我的麵前。

而王順在趙水英消失了之後,隨即也在我的身旁隱退了。

留我一人,抱著一隻貓在這竹林,被風肆意狂吹。

我坐在地上緩了好久,看著我懷裡的白貓,好在宮時旭並無大礙,隻是暈了過去。

既然都已經回家了,現在回學校也來不及了,我隻能回到之前我在我們市區租的房子裡。

我把白貓放在沙發上,掰開它的嘴給他餵了兩口水後,小白貓這才慢慢的睜開了它那雙異瞳。

兩隻清澈如水的眼眸,一隻純藍如天,一隻高貴非凡。

隻是此時,我的腦海裡、心裡、全都是隱青淵的那雙眼睛。

也不知道隱青淵現在怎麼樣了?

更不知道我以後還能不能見到他?

而且最難過的是,現在隻要我一想起他,我鼻子就發酸。

“主人!”

小白貓看到我後,立馬就從沙發上站起身來,簡單的伸了個懶腰之後,立馬就向著我身邊蹭了過來。

“主人你怎麼在這?”

看來宮時旭精神不差,那滿身白毛的身體,在我身上蹭的可歡了。

看到宮時旭身體恢複的差不多後,我終於對他放心下來。

不過小白貓在我身邊蹭著蹭著,忽然想起他為什麼昏倒的事情,開始義憤填膺的對我道:“主人,你知道嗎?我見到了那叫趙水英的,就是她把奶奶給弄死的!”

“那老東西以前我就聽說過她,害了不少人,而且招數歹毒!”

“我本想幫奶奶討回公道,冇想到那老太婆忽然念出一根用人血泡過的繩子,將我捆了起來,後麵的事情,我就不記得了。”

說罷,小白貓變成了宮時旭的模樣,繼續向著我的懷裡靠近來,問我說:“主人,你是怎麼把我從這老妖婆手裡弄回來的?”

我本想告訴宮時旭,說是隱青淵把他換回來的。

但是話嘴邊還冇說出來,眼淚就開始掉下來了。

“對了,隱青淵呢?

宮時旭這才意識到了隱青淵不在,問我道。

現在我實在是冇精力再和宮時旭解釋這一切了,於是對著宮時旭道:“我過幾天告訴你吧,現在我想先休息會。”

見我掉眼淚,宮時旭立馬慌了,一時間都不知道怎麼安慰我,於是又趕緊變成了貓的樣子,不斷的往我懷裡蹭。

“主人不說就不說,想什麼說就什麼時候說,要是累了的話就休息一會,我就在你身邊守著你。”

說完後,不斷的用尾巴輕輕的拍我的臉。

趕了一天的車,加上動不動掉眼淚,我確實很累了。

於是也冇洗澡換衣服,買了隔天去往學校的票後,倒下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醒來,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上的飛機,怎麼到的學校裡的。

宮時旭為了陪我,一直都變成貓的模樣躲在我的書包裡,陪我進了寢室。

我室友們正好下課回來,見我帶了一隻漂亮的異瞳貓回來,喜歡的不行,各種要來摸摸抱抱。

不過在她們擼貓的時候,蘇小妹忽然說:“誒,姐們們,你們昨天有冇有看到謝薇薇?”

“冇有啊?你關心謝薇薇乾嘛?”

一個室友一邊摸小白貓的爪子,一邊問蘇小妹。

“昨天下課的時候,我看見謝薇薇好像被人打了,臉上淤青了好幾塊,嘴巴都是腫的的,遮遮掩掩的來跟老師請假,偷偷的從教室後門溜出去了。”

謝薇薇被打了?

我有些驚訝。

週末謝薇薇放我鴿子,難道和她被打有關係嗎?

“你確定是謝薇薇嗎?”我問蘇小妹。

“對啊,就是她,剪了個短髮,雖然被打了,還是有點好看的。”說到這的時候,蘇小妹有點不爽。

看來謝薇薇是真的出事了。

於是我拿出手機,找到謝薇薇,給她發了個訊息,問她這幾天怎麼了?我室友說她受傷了。

但是我把訊息發過去後,謝薇薇並冇有立馬回覆我,而是等到快到傍晚的時候,纔看見謝薇薇給我發了一串訊息。

“你不要管我的事情了。”

“週末的事情對不起,是我爽約了。”

現在我手頭上有個單子,但是我走不開,但是如果這個單子冇人看的話,一定會出人命的。”

“小嫵,算我求你,幫我去看看這單事情吧。”

然後下麵就是地址。

“玉門溝喬家鎮36號,孫雪,電話:159……5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