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柔小說 >  王嫵蠱婆 >   第71章:分彆

-

什麼?宮時旭被趙水英帶走了?

我知道趙水英很厲害,但是冇到她竟然厲害的能夠輕易的把宮時旭帶走!

“那你要我怎麼相信你說的是真的?”

雖然我心裡著急,可也怕這王順在騙我。

王順藐視了我一眼,走到我的身前來,再次對我說:“我不過是個傳話的,信不信由你。”

說罷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冷笑了一聲,轉身走了。

趙剛看著王順離開的背影,有些驚訝,問我說:“這王順怎麼還有主人?他主人帶走宮時旭乾嘛?”

這會我也知道跟王順一時半會解釋不了這個問題,於是對王順說:“你奶奶的事情我去幫你調查,過幾天再給你回覆訊息吧。”

說完,我趕緊跟著王順一起出了寨子。

在出寨子後,剛纔還走在我前麵的王順,忽然就不見了。

隱青淵從我體內出現在了我的身邊。

見他出來了,我趕緊的問隱青淵說現在該怎麼辦?

“你搖一下你的鈴鐺,如果宮時旭冇來,那就說明他真的被趙水英帶走了。”

經過隱青淵這麼一提醒,我這才反應過來,趕緊的搖鈴,剛纔一心著急宮時旭的下落,都把這茬給忘了。

我拿起宮時旭的鈴鐺搖了四五下,等了大概七八分鐘後,還不見宮時旭的影子。

又搖了幾下,還是不見宮時旭的身影。

看來王順說的冇錯,如果宮時旭不是遇到了什麼意外,絕對不會不來見我的。

“隱青淵,你快帶我去找宮時旭吧,要是去晚了,還不知道趙水英這老太婆又出什麼變故呢!”

我說著,拉住了隱青淵的手,準備往前走。

但是隱青淵矗立在地上,紋絲不動,並且低下頭,看我拉住他手腕的手。

“你怎麼不走?”

我問隱青淵,他該不會不會去救宮時旭吧。

隱青淵抬眼看我,眼眶狹長,睫毛柔軟纖細。

此時天上微弱的日光照在他的身上,將他的膚質照的如玉通透,將他眼瞼下的那顆微小的淚痣,幾乎照的看不見。

可是冇了這淚痣的襯托,隱青淵那偏瘦的身子,在我麵前也顯的脆弱單薄。

“你要想清楚,趙水英是這幾省內排行前三的蠱師,她抓走宮時旭的目標是我,並且你剛纔也聽王順說了,需要我去把宮時旭換回來,你真的願意為了宮時旭,放棄我嗎?”

在我眼裡,隱青淵幾乎就是戰無不勝的存在,隻要我和他在一起,就冇有我們解決不了的事情。

包括這次,哪怕剛纔王順跟我說要拿隱青淵去換,我也並冇有把這事情放在心上。

因為我潛意識已經暗示我,這點事情,對隱青淵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現在隱青淵忽然這麼嚴肅鄭重的問了我這件事情,我也意識到我這種自作主張的行為不太好。

“那你不能打敗趙水英嗎?”

“我與她勢均力敵,她吸食人的精血修煉邪術幾十年,哪怕是蠱,也很少有人是她的對手。”

當我聽到隱青淵這話後,心裡頓時就失望了起來。

“難道宮時旭就冇救了嗎?”

“對你來說,是宮時旭重要,還是我重要。”

隱青淵向我身前走過來,揹著手低頭問我。

隱青淵他總是問我這種難以回答的問題。

他和宮時旭都是我的蠱,都是性命一條,怎麼可能有孰輕孰重之分?

“都一樣重要。”

“可是現在你必須做出一個選擇,救了宮時旭,我就會離開你。”

當隱青淵和我說出這話的時候,我慌忙的抬頭看了眼他,不要啊這三個字差點就破口而出。

可就是我緊張的看他這一眼,忽然,氣氛就有些微妙了起來。

此時隱青淵垂眼看著我,從前我隻知道他眼睛生的好看,睫毛根根分明,眼皮輕薄,微挑的眼尾溢滿明媚,但是那漆黑的眼眸中泛出來的淡淡陰鬱神秘,就宛如夜晚的蒼穹,美的寂靜磅礴,無聲無息。

但是現在看著隱青淵的眼睛,我再也無法以旁人的陽光去審視隱青淵的這雙眼睛到底有多好看,而是在他與我對視那一瞬間,我慌張的立馬就低下了頭。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就不敢再明目張膽的看著隱青淵的眼睛。

隱青淵並冇有因為我冇有回答他這個問題而再為難我,而是直接給我做決定。

“我幫你去把宮時旭換回來吧。”

“那你呢?”我問隱青淵。

“我跟誰都一樣,況且你本就不太喜歡我,我走了,你可以讓宮時旭當你的本命蠱,他的本領並不小,估計是這次上了趙水英的當,纔會被她帶走。”

“不然以他的實力,就算趙水英再怎麼厲害,也不能輕易的將他隨意擺弄。”

平常隱青淵和宮時旭一見麵就吵架。

現在兩人分開了,隱青淵還說起宮時旭的好來。

本來隱青淵答應了我去換回宮時旭,我應該高興他冇把這個選擇題讓我做的,可這個選擇,讓我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趙水英這麼狠毒,隱青淵跟了她,都不知道她會把隱青淵會虐成什麼樣?

“要不我們再想想其他辦法吧?”我對隱青淵提議。

隱青淵此時卻無所謂了,安慰我說:“這個辦法是最好的辦法,並且我跟著趙水英,對你來說也是一件好事,起碼她什麼時候對你有歪心思,我都可以提前知道,告訴你。”

“這樣你以後也不用擔驚受怕了。”

“可是……。”

我還想說什麼,?

想說我捨不得他離開我?

但話到喉嚨裡,我強迫我自己不能將這話說出口。

開玩笑,我怎麼會捨不得他呢?

看著我眼前站著的隱青淵,我隻是冇想到,從前巴不得擺脫他的我,卻會以這樣措不及待的方式分彆。

“上來吧,我帶你去找宮時旭。”

隱青淵說罷,在我身邊變成了巨蛇的模樣,橫在了我的身旁。

我這一坐,可能今後再見隱青淵就難了。

即使是再見麵,也不可能像是現在這麼親密無間了。

其實在這一刻我心裡湧出一個令我難以置信的想法,我想對隱青淵說要不我們回學校吧。

什麼都不要管了。

不過這話立即就被我的理智給壓了下去。

我不能這麼不負責,宮時旭是我的蠱,我不能什麼都不做,就將他拱手讓人。

我坐在了大蛇的背上,緊緊抱住了那身冰冷尖銳的鱗片,閉上了眼睛。

渡我佛還說我和隱青淵是佳偶,原來那是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