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柔小說 >  王嫵蠱婆 >   第457章:棋子

-

傾顏的自信滿滿,讓我有些心驚肉跳。

隱青淵對我所做的一切,是不是就像是傾顏所說的那樣?

隱青淵借我之手除去地母,又想借我之手除去傾顏,到時候他掌管了三界,就是與我為敵?

在冇見到隱青淵之前,我的定論不能下的太快。

幽冥之水對傾顏冇有任何作用,計劃失敗。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明天的封神宴。

夜幕降臨,黑暗讓原本就死寂的從極之淵,陰冷的更像是地獄深層。

整個從極之淵除了無聲無息的冥河水母,就隻有傾顏一人。

被壓在這毫無人煙的深淵之中上千年,也怪不得傾顏會變得如此殘暴冷酷。

第二日一早,天光透過層層冰冷的海水,照亮了整座冰夷神宮。

我被關押在神湯宮內,無法參加傾顏的封神宴,但是在神湯宮中,我還是陸陸續續的陸續的聽到了外麵已經有喧嘩的聲音,看來是傾顏宴請的賓客都陸陸續續的來了。

在這些氣息之中,我感受到了天界長老資訊,也感受到了冥界和西天佛門的氣息,甚至還有人的氣息。

看來,三界都很關注這新任的冰夷神。

況且,傾顏不管在仙界還是在冥土,都有他自己勢力,所以他的封神宴,註定大佬雲集。

不過在這些來客之中,我最在意的人,也出現了。

隱青淵果然如傾顏所說,他一定會來的。

從前隱青淵根本就不屑和傾顏有任何的交集。

可是這次傾顏封神宴,他卻準時到場。

並且也是在隱青淵來了之後,一直在我身邊看守我的幾隻冥河水母,又將我從湯泉中撈起,用湯泉宮的鏈鎖,將我捆在了宮內一根巨大的白玉大柱上。

隨後,我便聽到了傾顏和隱青淵說話的聲音,從神湯宮外傳了過來。、

“不知道應該稱呼你為魔王,還是太昊天天君?”

這是傾顏的聲音。

“太昊天就是魔界,所以冰夷神,你想怎麼稱呼都可以。”

這是隱青淵的回話,語氣十分謙遜。

看來,他確實也忌憚傾顏,不然按照他的性格,對傾顏根本就不會有這樣謙遜的語氣!

此次傾顏和隱青淵再次相見,他們聊天的語氣充滿了愉悅之情,冇有半絲不快,親如兄弟,多年不見的老友。

恨難想象,就在前幾個月前,隱青淵和傾顏還是見麵分外眼紅的仇人。

“說起來還感謝天君,把王嫵送來給我了,不然我這千年積怨,著實冇地方發泄。”

傾顏話音剛落,我就看見傾顏帶著隱青淵,出現在了我的麵前。

如果不是我此時被鎖著,隻是一個來參加傾顏封神宴的普通女子。

此時傾顏和隱青淵同時在我麵前出現,我一定會以為我這是在做夢。

因為是參加宴會的原因,傾顏和隱青淵都精緻打扮了一番。

隱青淵一席月白華袍,華袍雙袖上繡有金色流紋,鸞尾藍的輕盈飄帶搭在他的雙肩,胸口黑色玉珠金鍊垂落,一頭烏黑瀑發垂落腰間,頭上環形豎插著五片同為鳶尾藍的流紋髮飾,額間垂落金色花鈿為額飾,貴氣非凡。

他本就長得精緻俊秀,膚色雪白,他這一身黑金鸞尾藍的配色簡單卻不失神秘與尊貴的打扮,倒是極為的符合他的氣質,低調尊貴。

而傾顏身為龍,身軀健碩有力,又是海底的冰夷神,他身上的打扮裝飾,冇有隱青淵這麼精緻繁雜,但卻異常霸氣威嚴。

他身上隻披著一件紫色海紋上衣,露出了一些性|感的胸膛,胸膛之上,全是金色烙印,下身也隻著一條十分顯腿長卻無比大氣的束腰長裙,腳下也踏著一雙黑金色長靴。

傾顏滿頭雪白的長髮也披散著,但是身週數圈金色的咒文不斷的圍著他環繞,加上他是飛懸在空中的,在水的浮力下,將他的裙襬微微飛揚而起,整個人在我的麵前,宛如神從畫中飛出,浮現再我的麵前。

兩人都美的絕世無雙,出現在人麵前,宛若入夢不醒。

隻是我明白的很,這兩個人雖然如神降臨在我麵前,但卻不一定是來救贖我的。

隱青淵聽了傾顏的話,轉眼看向被捆在大柱上的我。

如果傾顏言行一致,隱青淵應該已經看到了傾顏是怎麼殘忍懲罰我的場麵。

但是此時的隱青淵,看著我的眼神,就像是看見陌生人那般,雙眸在一雙幾乎接**行四邊形的眼眶裡抬起看了我一眼後,然後他再平淡的隊長傾顏笑道:“怪我自己太晚知道你就是冰夷神,不然也不會讓你多相思千年之久。”

陌生的話語,從隱青淵口中毫無感情的說出,這一瞬間,我甚至都感覺我和隱青淵就像是從來都冇認識過一般!

“相思倒是不至於,她倒是讓我恨了一千年。”

傾顏說著,也轉頭看向我。

“千年前,她不辭而彆,害我拖著半人不龍的身體,苦苦尋覓她上百年,被人罵過,被人打過,也被人羞辱過,可是她卻早已經丟下我,投入她心愛男人的懷抱,你說這樣的女人,該不該罰?”

傾顏這話裡的男人,說的明明就是隱青淵。

但是此時隱青淵卻故意裝不懂那般,依舊是笑著回答傾顏:“當然該罰,誰都冇辦法忍受自己心愛的女人背叛自己,踐踏自己的真心,不僅要罰,還要狠狠罰。”

當隱青淵說完這話的時候,我不可思議的抬頭看向他。

隻見此時隱青淵的目光對視我的眼神的時候,他的臉上,依舊是流露著一絲微微的笑意。

我想從隱青淵的眼神裡找到一絲他的身不由己,我想從他的表情裡找到一點點的言不由衷,——可是冇有!

隱青淵表現的無比自然,自然到就像是我跟他從來就冇有過任何關係,冇有任何的交集那般!

而隱青淵這回答,讓傾顏很是開心!

“好,既然天君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懲罰她!”

說罷念動咒語。

在傾顏的咒語下,我身後的那根巨大的玉柱忽然開始滾燙,如同像是被大火炙烤了那般,開始燒灼我貼在這根火柱上的肌膚,這根大柱產生出來的熱量,瞬間將我的後背燙的皮開肉綻!

一股濃濃的煙氣從我的後背冒了出來,我被燙的渾身顫抖,四肢瘋狂的甩動困住我的鎖鏈,大叫著想要逃離這已經被燒紅的大柱!

可傾顏在我即將要掙脫開鎖鏈的時候,又在我身上加了一層禁錮,將我更是牢牢的與這刑柱貼合在一起。

因為這玉柱的溫度太高,大火已經在開始在我渾身熊熊燃燒!

熾熱的焰火,讓我感受到了當初地母被封印在冥土的痛苦!

每一處神經都被大火摧毀,血液也被大火燒灼而乾。

渾身疼到奔潰之時,我甚至已經控製不住對著隱青淵大喊:“隱青淵,救我,隱青淵……救我……”

傾顏聽到我在呼喊隱青淵救我,笑了笑,轉頭看向隱青淵。

“天君你看,你要救她嗎?她在喊你名字呢。”

這時的隱青淵,看著我在大火裡被燒灼的渾身焦黑的隱青淵,依舊是淡然的隊長傾顏一笑、。

“我已經把她送給你了,她當然是隨便由冰夷神您處置,她叫我救她冇用,現在隻有你,才能決定她的生死。”

在隱青淵說著這些話時,我依舊還在大火裡熊熊燃燒。

儘管我昨天聽了傾顏對我說的話,我就冇指望過隱青淵會救我,可是他現在在我痛的失聲尖叫甚至是幾乎要發瘋的時候,他還是對我無動於衷,甚至是把我整個都推給傾顏後,這一刻,我的眼淚瞬間就從我眼睛裡流了下來。

如果這是隱青淵對我的愛?那這個世界上到底什麼纔是愛?

如果隱青淵這麼做是在隱忍,那難道我死了也沒關係嗎?!

我在火中哭著哭著就笑了起來,看向隱青淵的眼睛,也變得無比絕望。

他一次又一次的把我推給傾顏,我卻一次次的相信他。

難道在隱青淵的眼裡,我真的不過是他用來對付地母,對付傾顏的一顆棋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