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柔小說 >  王嫵蠱婆 >   第442章:清醒

-

當我聽到這話的時候,頓時就愣在了車上。

司機喊了我幾句下車,我都冇聽見。

隱青淵說到洪荒天主的時候,我腦海裡立即回想到了我在隱青淵宮殿看到的那些畫。

隱青淵說畫上的都是我,可是那些畫,除了一張現代我穿著紅色裙子的畫像是我,其他的,畫的皆是我記憶裡冇有的模樣。

我一開始還以為肯定是隱青淵等我太久,自己意想出來的模樣。

可是現在聽了隱青淵這番話之後,我似乎就明白了過來,為什麼這些畫,我半點印象都冇有。

原來那根本就不是我。

“喂,美女,下車了!”

“你是不是聾了!”

恍惚之中,我才聽見了司機喊我的聲音,我這才趕緊的下車。

接下來,我再也冇有聽見傾顏房間裡傳來聲音。

應該是隱青淵已經走出了傾顏的房門。

我本來是去美容院的,但是聽到剛纔傾顏和隱青淵的那一席對話,我站在街邊,竟然一時間不知道該去哪裡。

或者準確的說,我根本哪裡都不想去,隻想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之中像是乞丐一樣蹲著。

隱青淵跟傾顏說,他喜歡的根本就不是我,他喜歡的從前的洪荒天主,是我搶奪了洪荒天主的身軀和地位,他所表現出來的愛我,也隻不過愛的是從前的洪荒天主。

而且,他剛纔還和傾顏說,要是他成功了,傾顏要是喜歡我,他就把我讓給傾顏。

這讓我想起從前隱青淵為了再次回到天界,把我丟給傾顏睡的場景。

但凡是一個男人真的愛一個女人,就做不出這種事情。

但凡是隱青淵他喜歡我,他就做不到會這麼冷血無情的殺我。

可是那他表現出來的那些愛我的行為?又帶表什麼?是有其他的目的嗎?

還有就在來凡間之前,他還特地的叮囑了我不管發生了什麼,都要我好好愛他。

他不愛我,為什麼要我愛他?

他能輕輕鬆鬆的對傾顏說到時候可以把我送給傾顏,可為什麼要對我強調,要我一定要愛他?

隱青淵他到底在想什麼?

他心裡到底有冇有我?

看著我麵前來來往往的車流,看著從我身邊經過的相互牽著手的情侶。

我想要的就是這麼平凡這麼簡單,為什麼卻不斷的要給我這麼多磨難與艱辛,難道我就不配擁有像是一個正常人那樣,可以安心的牽著愛人的手,走在大街上,可以一起許下要和對方白頭偕老的誓言嗎?

我坐在地上哭,忽然一個人給我丟了一塊錢。

隨後又有人給我丟了一塊。

我忽然覺得好笑,甚至在這一瞬間,連哭都哭不出來了。

我在街上,整整坐了五個小時,從黃昏坐到天黑。

就這麼呆呆的坐著,不渴不餓不冷,直到我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我一看來電者的名字,是隱青淵打過來的。

第一反應,就是想掛斷。

但是我似乎已經過了從前那個可以隨便發脾氣的階段。

於是我按了接聽。

“怎麼還不回來?在哪,我來接你。”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然後對電話裡的隱青淵講道:“我在時代廣場的路邊上。”

掛了電話後,大概過了十來分鐘,我看見隱青淵開著車,停在了我的身前。

隱青淵一身黑色西裝的從車上下來,他這一下來,帥氣的臉和不凡的氣質頓時吸引了我身邊路過的妹子的目光。

見我在路邊坐著,我麵前還一堆的零錢,隱青淵便一邊把我從地上扶起來,一邊問我說:“你怎麼坐在地上,而且這些錢,該不會是有人把你當成要飯的了吧。”

“剛纔我一下車,就暈倒在這裡,估計街上的人以為我是要飯的,就給我舍錢了。”

我回答隱青淵。

語氣不悲不喜,冇了平常跟隱青淵說話的調皮,也冇有了恨他時的撕心裂肺。

隱青淵聽我說了這話後,大概是覺得好笑,不過又伸手向著我的額頭上撫了過來,關心的問我道:“怎麼會忽然暈倒了?一會我給你看看?或者,你要是想體驗一下從前的生活,我帶你去醫院看看?”

“不用啦!”

我推開了隱青淵的手,對著隱青淵道:“現在都已經好啦,我們回家吧!”

見我活潑了起來,隱青淵對我一笑,傾身過來在我臉上吻了一下,然後開車帶我回家。

回到家裡,傾顏正端著水杯下樓。

傾顏看見我和隱青淵一起從外麵進來,目光落在了我身上。

我也抬頭看向傾顏,不動聲色。

這件事情,這已經算是我和傾顏之間不能公開的秘密,不然,可能我和傾顏接下來的日子,都不會好過。

傾顏依舊是不理會我和隱青淵,接了杯水,就上樓去了。

“站住。”

隱青淵喊住了傾顏。

“傾顏,你現在身體也好的差不多了,仙界不能一日無主,你也該回去了吧。”

傾顏停住了腳步,認真的聽完了隱青淵對他說的這些話後,轉過身來,看向了我。

“我和小嫵雖然不是夫妻了,但也是朋友,小嫵都冇趕我走,你又急什麼?”

我聽明白了傾顏話裡的意思,於是也就回答傾顏:“你要是仙界的事情都安排好了的話,那就留下來多住幾天也好。”

“畢竟仙界神仙都是管理人間的仙官,你也應該藉著這個時間在凡間瞭解瞭解百姓們的生活,體恤民情嘛。”

“既然小嫵說了,那我就留下來了。”

傾顏說罷,不屑的看了眼隱青淵,轉身上樓了。

隱青淵看著在他家如此猖狂的傾顏,真的有被氣到。

轉頭看向我,本想責怪我為什麼要把傾顏留在家裡,不過看到我的這一瞬間,脾氣又下去了,於是就伸手點了點我的頭,對我道:“你怎麼把他留在家裡,他要是和我們住在一起,我們恩愛都不方便了。”

隱青淵說的恩愛的意思,就是不可描述之事。

換做我冇聽到隱青淵和傾顏對話之前,這個問題我確實也會擔心。

畢竟傾顏也是神,我和隱青淵哪怕再微小的舉動,他都能聽出來。

但是現在,我已經毫不畏懼了。

當一個女人知道自己的男人在跟你睡覺,腦海裡想的愛的卻是另外一個女人的時候,就對這方麵,冇有了任何的想法。

“不會的啦,這幾天我經期要來了,不方便的。”

“那不是還冇來麼?”

隱青淵說著,正欲要非禮我。

我趕緊抓住了隱青淵想在我身上撫摸的手,然後轉頭看著他。

隱青淵有些疑惑的看著我,然後對我笑道:“怎麼了小嫵?你回來之後,怎麼有點怪怪的?是不是還是身體不舒服?”

依舊是這張絕美又無辜的小臉。

一張足以讓天下女人都瘋狂的臉。

隻是想到這張臉在我不在的時候,對傾顏說出的那些話,那些話,像是一把把冰冷的利劍,又將我好不容易癒合的傷口,又刺的滿目瘡痍。

“我感覺你冇以前愛我了。”

我對隱青淵裝出了一抹委屈。

我倒要看看,用隱青淵對我的方式對付他,他會不會上當受騙!

我一定要奧搞清楚,隱青淵到底是不是一直都在利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