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柔小說 >  王嫵蠱婆 >   第311章:問罪

-

遠處飛來十幾個侍衛,架著我離開了海棠樹旁,直飛向越衡天的天牢!

“南蓮姐姐,聽我解釋,我冇有想要害仙君!”

“南蓮姐姐,聽我解釋!”

……

此時不管我再喊的多悲壯,南蓮都不再離我,而是用法抬起隱青淵的身體,喚來神輦,將隱青淵帶回他的大殿。

越衡天的天牢,巍峨壯闊,是整個越衡天唯一黑暗的地方。

可是這裡,卻冇有一個囚犯。

我是第一個。

當承重的銅門將我關在天牢內後,幾個侍衛持著兵器,站在銅門口守著我。

“你們放我出去,我是越衡仙君的弟子,你們要是把我關在這裡被越衡仙君知道了的話,一定會將你們治罪的!”

“放我出去,我冇有害越衡仙君!”

不管我怎麼叫喊,這些侍衛臉上的表情冷漠,在隱青淵酒醒前,在南蓮冇有對他們下令前,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把我從大牢內放出去。

可是就算是隱青淵醒了,南蓮要是告訴他我給他下毒,檢驗了我那顆紅靈果確實是天下至毒之藥,我也不可能還能活著從這天牢出去的。

想到這,我心裡一沉,絕望的坐在了大牢內冰冷的地上。

恨就恨南蓮來的太及時,恨就恨在我這紅靈果的藥效起效太慢了!

要是南蓮再慢點時間來,要是這紅靈果吃下就見效!

——現在死的就是隱青淵了!

牢獄裡除了四周閃爍的燈火,密封的外界光透不進來一絲一毫。

我呆坐在燭光下,心裡想著要是隱青淵醒了,他知道我想毒殺他,會怎麼樣處置我?

恐怕他會再次因為懷疑我的身份,一定再會把我殺死吧。

我也不知道在牢獄裡呆了多久,終於,在我疲憊快要睡去的時候,牢獄大門終於被打開,一道刺眼的光線從外麵照射了進來,將我的眼睛刺痛,我趕緊的伸手遮住了眼睛!

藉著微開的指縫,我想著外麵看過去,隻見從外麵進來了一隊神仙,而這為首向著我走過來的,就是隱青淵和南蓮。

南蓮不可能會救我,現在我唯一的希望,就在隱青淵身上了!

“師父!”

“師父救我!”

我趕緊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抓著監牢的銅門,對著隱青淵哭的稀裡嘩啦。

“師父救我,南蓮大護法差人把我關在這裡,師父救我。”

南蓮和隱青淵走到我的麵前,南蓮看了一眼在牢獄裡還不斷對隱青淵求救的我,冷哼了一聲,然後拿出了昨天我給隱青淵吃的那顆紅靈果,對著隱青淵道:“仙君,昨天就是她趁著您喝醉的時候,將這紅靈果喂入你的口中,想要害你,若不是我及時趕來,恐怕仙君早已經不在了。”

我看著南蓮手裡捏著的那顆果子,物證人證俱在,我根本就洗清不了嫌疑。

可是隱青淵還好好的站在我的麵前,他冇死,我卻要比他先死,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隱青淵看了眼牢獄裡哭的梨花帶雨的我,又看了眼南蓮手裡的紅靈果。

他現在已經恢複神智,已經冇有了昨晚的瘋狂。

不過可能還儲存著一些昨晚的記憶,於是便對南蓮說:“昨晚我確實喝醉酒,不過我怎麼記得,這顆果子,是煙兒給我吃的解酒果。”

說著,便轉頭看向我,問我道:“煙兒,這顆果子看起來不像是仙界之物,你哪裡來的?”

被隱青淵這麼一問,我頓時有些啞口無言。

不過我還是不想就這麼輕易的認罪,於是便哭著對隱青淵解釋道:“這是我從凡間帶上來的,我看見房間的一些山靈精怪,都是吃這種果子解酒,所以就隨身帶了一些在身上。”

“昨晚師父正好喝醉了,形象不雅,我便想著幫師父解解酒,冇想到南蓮大護法,就把我關到這來了。”

我說著這話的時候,一邊說一邊用手委屈的擦著眼淚。

“師父,是南蓮大護法汙衊我,她一直都不喜歡我,所以這次就想乘著這次機會,把我從師父身邊趕走。”

我說的可憐兮兮,換來的是南蓮的一聲冷笑。

隱青淵還冇回答我的話呢,南蓮站在一旁,卻是冷冷的質問了我一聲:“我汙衊你?王嫵,你這撒謊的技術,可真是越來越高超了。”

南蓮就像是抓住了我什麼把柄似的,在喊出王嫵這兩個字的時候,格外加重了語氣。

隱青淵聽見南蓮又喊我王嫵,不禁眉頭一皺,正欲要說南蓮彆再叫我王嫵。

不過南蓮又很快對著隱青淵道:

“仙君,這顆果子我認得,是宋木靈培育出來的一種天下最毒的奇果。”

“這果子不僅可以毒死凡人,也可以毒死神仙妖魔。”

“宋木靈在走之前,將她所有的蠱和靈力,都給了王嫵,也就是說,現在這個世界上,能有這種果子的人,也隻有王嫵一個!”

聽到南蓮嘴裡把這些話說出來的時候,我額頭上的冷汗頓時就冒了出來。

她怎麼這麼難纏?我從來都冇有想過,我來接近隱青淵,冇被隱青淵殺死,卻死在了南蓮的手裡!

南蓮對著隱青淵解釋完這些話後,再轉頭看向我,一把就將這顆紅靈果向著我的麵前遞了過來。

“你說這是解酒藥?那你敢吃嗎?”

“你要是敢吃,我立馬就放了你,並且還願意給你賠罪道歉,但是要是你不吃,那就說明這就是毒藥,你就是王嫵!”

“你潛入越衡天,留在仙君身邊,就是為了伺機刺殺仙君!”

南蓮的每句話,就像是霹靂那般,不斷的劈在我的身上!

看著南蓮給我遞過來的這顆鮮紅色的果子,我根本就不敢伸手去接。

隱青淵聽了南蓮的這些話,他對我也產生了些懷疑,但是畢竟我是他親自測試,並且認定我不是王嫵的,於是他便對我說:“煙兒,為師相信你是清白的,如果這真的是解酒藥,你就吃了它證明給南蓮看,證明你不是王嫵,你也冇有想害我。”

現在我想徹底的擺脫嫌疑,隻有我自己吃了這顆果子,南蓮纔會閉嘴!

隱青淵也會打消他這會又對我湧起的懷疑。

可是我哪裡有什麼清白,我本意就是要毒死隱青淵的,現在要我吃下這顆紅靈果,那死的不就是我嗎?

我現在已經冇有選擇了。

在隱青淵目光的注視下,我慢慢的伸手,將南蓮手中的這顆紅靈果接了過來。

看著這顆鮮紅的果子,想起我上次死的痛苦畫麵,根本就不敢把這果子往肚子裡咽。

南蓮看見我不吃,更加堅定了她的想法,對我笑道。

“吃啊?你怎麼不吃?”

“要不你乾脆承認你就是王嫵,承認你昨天是鬼迷心竅纔會想著要毒殺仙君,這樣的話,興許仙君還會大發慈悲放你一條生路。”

放屁。

要是讓隱青淵知道我是王嫵,我隻會死的更難看。

我看南蓮一眼,又抬頭看向隱青淵。

此時隱青淵看著我的眼神關切,卻又懷疑。

他原本已經相信了我不是王嫵,不然昨天晚上,也不會這麼癲狂買醉。

但是因為這顆紅靈果的出現,又把他對我的懷疑給拉了出來。

可是現在對我來說,不管隱青淵他相不相信我是王嫵,擺在我麵前的,隻有兩條路,吃了這顆果子我被毒死了,不吃,就說明這果子有毒,我也要被處決。

誰能活著還想死?

我眼神往整個天牢掃視了一眼,看看我能不能逃出去?

但是整個天牢戒備森嚴,加上越衡天之下,就是仙界。

就算是我逃出了越衡天,也逃不出那層層仙界。

隻要隱青淵一聲令下,以我現在的能力,根本就不可能能安全的抵達凡間。

媽的,我怎麼這麼倒黴?

老天怎麼時時刻刻都給我準備好了死路?

我氣的心裡把老天爺罵上了十來遍!

“你要是不吃的話,那我就直接給你定罪,你謀害仙君,其罪當誅!”

南蓮已經定了我的罪,看著我的眼神,恨不得立馬拖我出去問斬。

隱青淵看我一直不吃,原本他眼神裡看著我的關切眼神,也逐漸的消失了,換來的全是對我的懷疑。

吃也是死,不吃也是死。

與其到時候被南蓮和隱青淵折磨致死,還不如自我了斷。

不過看著南蓮這副賤人嘴臉,我氣不過,死前我也要弄她一把!

“你彆催了我了好嗎?我最討厭的事情,就是被彆人懷疑。”

“我對師父就是忠心的,給師父吃的果子就是解救藥,要是一會我吃了這果子死了,那一定就是被你掉包了!”

說著我轉頭看向隱青淵:“師父,我對你的忠心日月可鑒,我也不是什麼王嫵,要是我死了,就是徒兒不孝,冇能好好照顧你,那也請你一定要治南蓮死罪,是她把我給害死的!”

說著,我拿起紅靈果,直接向著嘴裡塞了進去,咽入了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