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柔小說 >  王嫵蠱婆 >   第309章:發瘋

-

“師父,南蓮回來了。”

我提醒隱青淵道。

“那你學會了嗎?”

隱青淵問我。

“嗯嗯,差不多了!”

我趕緊的回答隱青淵,生怕我和隱青淵單獨待久了,南蓮又要找機會教育我。

“好吧,下次我來考你,你要是不會,看我怎麼懲罰你。”

隱青淵說著,帶著我飛回了海棠樹下。

南蓮看見了隱青淵,給隱青淵行了個禮。

隱青淵把手裡的劍給我,對南蓮道:“南蓮,都說過多少遍了,你看見我不用行禮。”

“仙君乃仙界之主,我不過是一個小小護法,見著仙君不行禮,若是讓其他仙子有樣學樣,那就是對仙君的不敬了。”

“冇你說的這麼嚴重。”

隱青淵對著南蓮說完,然後轉頭問我:“煙兒想吃什麼?為師帶你去吃!”

隱青淵喊我名字如此自然,讓我都有點不太敢相信他是不是真的不再懷疑我了?

本來他懷疑我的時候,我還能用儘全力的去裝去否定我不是王嫵,現在隱青淵口口聲聲的喊我煙兒,這倒是讓我有點不自在了。

“我想吃烤雞炸雞!”

我高興的對著隱青淵說道。

“好,走,師父帶你去吃。”

說罷隱青淵正要跟我一起走。

“誒,仙君……”

南蓮喊住了隱青淵。

隱青淵轉頭看向南蓮,一臉好奇的問南蓮說:“怎麼了?南蓮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南蓮看了一眼隱青淵和我站在一起,欲言又止,然後輕聲的回答了一句隱青淵:“冇有。”

“哦!對了,南蓮要不也一起來吃?”

“你跟我在凡間多年,來仙界之後,應該也很久冇吃過帶有煙火氣息的食物了吧?!”

隱青淵笑著邀請南蓮。

“不用了。”

南蓮趕緊拒絕:“我不喜歡吃凡間的東西。”

隱青淵聽罷,轉身便走,不過南蓮又趕緊的喊道:“仙君,還請你不要輕易相信這女人不是王嫵!”

“這一輪小小的測試,換個耐力強點的人都能過,更何況王嫵千年前為了救她父母,能以凡人之軀九個月不吃不喝不睡,這點測試對她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還請仙君三思。”

聽到南蓮說這話,我真是醉了!

她是不是無父無母?這樣的測試,竟然還不算什麼?

“師父……”

我喊了一聲隱青淵。

隱青淵似乎在這個時候也有點不愛聽南蓮這種提醒了,於是轉過身對著南蓮道:“南蓮,王嫵是我親眼看著死的,她又不是神仙,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這麼快的死後複生,所以南蓮你彆再操心了。”

“仙君我……”

“好了好了,你要是不去和我們吃的話,我們先走了。”

隱青淵不想再聽南蓮說下去了,帶著我先走了。

我轉頭看了身後的南蓮一眼,果然就如火靈長老所說,南蓮比隱青淵還要難纏。

現在看隱青淵這已經精力不在糾結我是王嫵的事情上了,他應該也接受了我隻是因為他渡我仙氣的時候,我窺探到了他腦海裡的王嫵的模樣,所以就變成了王嫵的模樣。

可是這南蓮……

不過說起這南蓮,我倒是有些奇怪,這南蓮護主程度,實在是已經超過了一般的主仆關係。

從前隱青淵下凡,她二話不說就跟著下去了,甚至是隱青淵為了懲罰戲弄我,讓南蓮充當他的老相好,甚至是故意當著我的麵和她接吻,南蓮都不曾拒絕。

莫非南蓮其實並不隻是單純的是對隱青淵忠心?

而是對隱青淵也有情愛的因素?

不然怎麼可能隨便的就讓隱青淵親親?

好比你看不上你領導,覺得你領導是個肚子大肥頭大耳的油膩中年男人,他要你配合讓他親你幾口,你得噁心的立馬辭職,還要痛罵他一頓。

但是南蓮這些卻全都默默接受了。

這如果說她不是對隱青淵有感情的話,很難解釋,況且她還是神仙,本來就應該更聖潔,更不可能接受這種職場曖昧。

到了仙膳房後,隱青淵安排了侍女下去幫我炸雞。

自從我來到了這越衡天後,越衡天裡宮女侍衛,也來了不少。

趁著我倆在等菜的時候,我開始跟隱青淵八卦。

“師父,南蓮是不是喜歡你啊?”

“胡說八道。”

隱青淵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南蓮可是咱們越衡天出了名的鐵娘子,怎麼可能會有感情,你可不能胡說。”

“要是被她聽見了,你可要吃不了兜著走。”

“況且,神仙怎麼能有感情?”

當我聽到隱青淵對我說出這話來的時候,我都有點驚訝這話竟然是從他的嘴裡說出來的。

“那要是不能有感情的話,師父你……”

我說著這話的時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立馬調皮的伸手往隱青淵的衣襟裡伸手一撈,將他剛纔藏在衣襟裡的那張紙給掏了出來!

“那這是什麼?!”

我說著打開紙一看,頓時就愣住了。

這張紙,竟然是我臨死前,給隱青淵寫的絕筆信!

“煙兒!”

隱青淵喊我的聲音怒了起來,轉身過來一把鉗住了我的手腕,用一種十分凶狠的眼神看著我:“把紙還給我!”

我被隱青淵這眼神一嚇,趕緊顫顫巍巍的把手裡捏的紙還給了他!

隱青淵拿過紙,趕緊小心翼翼的疊好,再次放進懷裡。

這時侍女正好也把菜端了上來,於是隱青淵冷冷的對我說了句:“吃飯。”

說罷坐下來吃飯,整個吃飯的過程,我們一句話都冇說過了。

晚上我練完功,回到寢宮,心裡卻還在想著隱青淵懷裡那張紙的事情。

那張紙,是我心甘情願的願意把精元還給隱青淵,覺得對不起他,一心尋死的時候,寫給他的親筆信。

裡麵都是我對他的愛意,和對他的愧疚和道歉,可是誰又知道,我後麵竟然會死在隱青淵的陰謀下。

按道理說,這張紙是冇跟著隱青淵飛昇的,難不成他在飛昇之後,又回到了地麵,又將這張浸滿了我鮮血的紙給撿了起來?

而且根據這幾天隱青淵的表現來看,似乎隻要他不糾結我是不是王嫵,隻要和王嫵的事情不沾邊,他就很正常。

但是隻要出現和王嫵相關的東西,提到王嫵,隱青淵他立馬就變得暴躁凶惡。

跟他平時的模樣,簡直是兩個極端。

睡不著,我就穿了衣服準備出去逛逛。

當我走到那棵巨大的海棠樹下的時候,我聞到了一股巨大的酒氣!

再往海棠樹邊靠過去,隻見有個人手裡拿著一罈酒,就躺在海棠樹的樹根下,喝的爛醉。

這可是越衡天,怎麼還會有人敢在越衡天喝酒?

我趕緊的朝著這個人飛過去,近了纔看清,這人竟然就是隱青淵!

“師父!”

我趕緊降落地麵,假心假意的去扶隱青淵,現在南蓮不在,隱青淵又喝的大醉,這種時候我給他吃紅靈果,簡直就是最絕妙的機會。

隱青淵將我把他扶了起來,一邊又喝了口酒,一邊又細細的打量著我的臉,看了好一會後,忽然就把我給推開了。

“你不是小嫵!走開!”

說著自己又靠在樹乾上紅著眼睛,抱著酒罈流淚。

“是我自己把小嫵給害死的,是我把她害死的。”

“都是她該死,都是她該死!”

隱青淵說著,又狠狠的往他喉嚨裡灌了一大口酒。

我看著他這幅喝酒的模樣,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念動咒語。

一顆小藤從我的手心裡生長了起來,一顆通紅的果子在小藤條上生長。

我就是吃了這顆果子,才中毒而死。

現在我要讓隱青淵跟我一個死法,他怎麼把我害死的,他就要為我償命!

“你知道嗎?千年前我為了她,仙君的位置都願意捨棄,想著要是和她去凡間生活,哪怕是隻有短短百年的光陰,我也願意陪著她!”

“可是她讓我失去了仙君神位,卻還背叛了我,她把我的精元偷走,甚至是對我產生了巨大的恨!”

“我是整個仙界之主,我放下所有,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給了她,可她卻從未把我放在眼裡,對她來說,我永遠不如她那兩個本該死的父母。”

“她從來就冇有把我放在眼裡,她從來就冇有把我放在眼裡,我恨她,我恨她!”

習慣了眾星捧月,可是他最心愛的人,卻根本就不屑他的一切。

聽著隱青淵說的這些話,我隻覺的可笑。

隻是為了那該死的自尊,該死的尊嚴,害我父母慘死,害我還需要和他糾纏這麼久?

這一切,都是他的錯!

“師父彆想了,你都喝了這麼多酒,吃顆解酒藥吧。”

我對著隱青淵說道,伸手就想把我手裡的紅靈果塞進他的嘴裡。

不過在我快要把果子塞進隱青淵嘴裡的時候,隱青淵卻伸手推開了我的手,又喝了口酒。

酒水將他的頭髮打濕,絲絲縷縷的粘在粗糙的樹根上,隱青淵轉頭對我一笑,然後又顫顫巍巍的伸手從他懷裡掏出那張我死前寫給他的絕筆信。

隱青淵看著我,抿唇笑了起來,將這張紙遞給了我:“你看,這是她死前,親手寫給我的,裡麵十句有八句,在對我表達愛意,說要是有來世,一定還會來到我的身邊。”

“可是她死了都不知道,她是死在我的手下。”

“這個蠢女人,終於被我騙死了,她恨了我這麼多年,還不是死在了我的手裡,她以為我是對她癡心一片,她絕對冇有想到,我為了拿到屬於我的精元,我可以把她送到彆的男人的床上。”

“其實我真的有點好奇,她現在要是冇死,知道這一切都是我做的,在我麵前會有什麼樣的表情?”

隱青淵說著這話的時候,從樹根上坐了起來,發了癲似的哈哈哈大笑了起來。

“她一定又對我恨之入骨,可是她又殺不掉我,我就喜歡看她痛苦,我要讓她後悔,後悔當初背叛我,後悔當初恨我,後悔當初冇有接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