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柔小說 >  王嫵蠱婆 >   第291章:代價

-

——隱青淵找上了我

他在我麵前冷笑,看著我的眼神裡,一臉的嘲諷與厭惡。

“是不是很痛苦?”

隱青淵問我。

“哼。”

我笑著對隱青淵冷哼了一聲:“隻要你比我痛苦,我就不覺得痛苦。”

“是嗎?”

隱青淵笑著問我。

“你之所以這麼恨我,一是把你父母的死,怪罪到我的身上,二是怪我奪了你的處子之身,對吧。”

我不想跟隱青淵談論這個問題,指著我房間的大門,讓隱青淵滾出去。

可是隱青淵不僅冇有滾,反而向著我房間的臥榻上躺了上來。

“南蓮對我忠心耿耿,她剛纔跟我說,要我給你帶話,如果你不把我的精元歸還給我,她便會一直折磨你。”

“讓你生不如死,活受煎熬。”

“那又如何?她讓我疼一分,我讓你疼十分,我死之前,你必須也得給我死!”

“那我等著。”

隱青淵半點都不介意,說著從臥榻上起身。

不過在他出去的時候,隱青淵忽然停住了腳步,側過臉對我說道:“不過,你要是忍不住了,可以來找我,讓我睡你,興許我可以叫南蓮彆對自己下手這麼狠,直到你同意把精元心甘情願的交出來為止。”

“滾!”

我直接抄起桌上的一個水杯,向著隱青淵砸過去。

隱青淵隻是冷笑了一聲,轉身出門。

“畜生!畜生!”

我氣的對著門口大罵!

隱青淵就是畜生,他在用我的噩夢懲罰我,死與我生不如死死的活著,他讓我選擇。

早知道我把另一半精元分出去會落的一個這樣的下場,我就不該把精元輕易的給南蓮。

都怪我輕敵,自己內心膨脹,否則我也不用受此痛苦!

開始我還能忍,可是南蓮對隱青淵的忠誠程度,讓我感到恐慌害怕,從一開始渾身的皮膚潰爛,到最後內臟開始腐爛脫落。

我**凡胎,加上修煉的年數又少,就算是能長生,可是這種痛苦,也是極難忍受!

時間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最終,在一個雨夜,我終於忍不住痛苦,去找了隱青淵。

屈辱與被隱青淵刻意羞辱的感覺,讓我更恨他。

一旦破防,那就陷入無儘的沉淪與迷失。

為了洗清隱青淵的侮辱,我開始尋找各種寵蠱,我知道傾顏修煉飛昇,龍是萬靈之首,一旦飛昇就是達官顯貴,於是在他飛昇前去把他收為我的蠱,然後和他培養感情,希望他能有朝一日能救我出水火。

可是時間一過就是幾百年,我不管再怎麼演戲,傾顏也並不關心我生死,我想儘了任何辦法,也無法擺脫隱青淵。

與其說我在懲罰他,不如說他在囚禁我。

整座隱玉樓,從我的天堂,變成了我的牢獄。

終於在三十年前,我終於忍受不了了這種永不見天日的痛苦,我不顧一切的想要逃離他,逃離隱玉樓。

可是不管我走到哪裡,隱青淵都能找到我。

我就像是個風箏,不管多漂亮在天上多威風凜凜,可是我的線永遠在隱青淵的手裡。

我擺脫不了他。

痛苦糾纏,隱青淵說給我個機會,隻要我和他好好在人間生活,不再恨他,他願意讓南蓮停止對我的折磨。

而我終於也被他馴服,答應了他。

人間太平,我們甚至還有了自己的孩子。

我以為我們的生活可能就會永遠這麼下去,直到我在懷孕的時候,偷聽到了南蓮和隱青淵得對話。

南蓮親吻了隱青淵,跟隱青淵表達她的愛意。

而隱青淵隻是皺眉說等他和我有了孩子,培養好感情關係拿到了精元後,才考慮和她的事情。

在這一刻,我才明白,隱青淵從來就冇有真正的想過要放過我。

他為了能心甘情願的讓我把精元給他,連我肚子裡的孩子都不放過!

他害死我父母,又把我折磨成這樣,如今連我未出生的孩子,都已經淪為他的工具。

為母則剛,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出生之後就看見父母廝殺的慘劇,我要離開隱青淵!

……

後續就是在水玲瓏記憶之中看的那樣,我無意被車所撞,最後放棄了性命。

…………

當一切都完整的出現在了我麵前後,我的手離開了無序的耳釘。

我預料的冇錯,從前的記憶,都是隱青淵為了獲取我信任,而做出來的虛假記憶。

現在的記憶,纔是我的從前,纔是我和他的恩怨!

“主人,你看到什麼了?”

宮時旭將我發呆,伸手在我的麵前晃了晃。

我抬起爪子扒拉了一下他的手,告訴他說我看到了我從前和隱青淵最真實我記憶。

如果不是隱青淵再次又殺了我今生的父母,如果不是他為了奪回精元,不惜把我當成是小姐一樣丟到傾顏床上,如果不是他放縱他的部下啃噬我的身軀,將我殺死,我看到這些回憶,一定會痛哭流涕。

但是在我經曆了隱青淵賜給我的這些人間慘狀之後,我知道這些真相後,卻是一滴眼淚也掉不下來。

仇恨如同一顆顆細小的種子,撒進了我的心臟,在一次次的血與淚的灌溉下,長成了參天密林。

現在我的體內已經冇有了隱青淵的精元,我就不怕再受到他的任何控製!

我要把這一千年來,他對我的每一分折磨,每一絲痛苦,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如數全都償還給他!

讓他知道,身為仙界之首,卻不愛惜天下百姓的代價,讓他知道,傷害女人,會得到什麼樣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