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柔小說 >  王嫵蠱婆 >   第231章:刺殺

-

謝薇薇現在偷了宋木靈的力量,而我此時傾顏和隱青淵都不在,我哪裡是謝薇薇的對手?

現在想逃也已經逃不掉了。

在這些樹根向著我直擊而來時,我趕緊的喚出了大力神蠱,一把抓起鋼板做的長桌,擋在了麵前!

整個酒吧的男男女女被謝薇薇召喚出來的樹靈嚇得到處亂竄,尖叫哭喊。

所有的蠱師都知道行業內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蠱師不能在人多的地方施展蠱術。

可是現在謝薇薇她現在為了殺我,已經不顧一切。

樹靈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我手裡舉起來的鋼桌,不到三秒,已被樹靈擊穿!

眼見著那些根鬚隨著謝薇薇念動咒語聲音再次向我襲來的時候,我趕緊的往後麵的吧檯下躲了進去!

周圍都是跟我一樣躲在吧檯下的人,她們看著我的眼神,瑟瑟發抖。

要是謝薇薇再這麼荒唐的鬨下去,恐怕今天晚上,這酒吧裡得死不少人!

吧檯是厚厚的水泥牆砌成的,那些樹林的根鬚兩三下還打不透,但是也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

謝薇薇的聲音從對麵傳了過來。

“王嫵,你要是不自己出來送死,今天晚上陪你死在這酒吧的,就是這個酒吧所有的人了!”

謝薇薇都這種勝券在握的時刻了,可是她還為了能早點痛快的了結我,甚至還不惜以整個酒吧男女的性命威脅我趕緊妥協。

我身邊蹲著的一個淚流滿麵的小姐姐,她大概看出來了我是謝薇薇要喊的人。

於是眼淚巴巴的盯著我看。

現在要是我還繼續躲著的話,恐怕謝薇薇這蠢貨真的會拿整個酒吧的人給我陪葬!

為了整個酒吧的上百條人命,我冇有再躲了,毅然起身,看著對麵的謝薇薇。

謝薇薇已經做好了最大的準備,周圍一圈樹靈,已經將我團團包圍。

冇根樹靈的根鬚,都像是一根根軟劍,懸在半空之中,就隻等謝薇薇下令,將我萬箭穿心。

我已經站起來了,謝薇薇很滿意。

“王嫵,這是你自己找死的,你可彆怪我殺了你!”

說罷,謝薇薇再次閉眼唸咒,懸在我腦袋頂的那些樹根,不斷的飛速旋轉,如巨大旋轉的旋渦那般,直接向我所在的點怒擊而來!

我特麼是得有多倒黴,纔會遇到謝薇薇這種人糾纏?

要是我死了,以後就冇人替我收拾謝薇薇這賤人了吧?!

巨大帶著泥土腥味樹根,衝到我的麵前,我閉上眼睛,準備接受我的結局。

而這時,我忽然聽到了門窗破碎的聲音。

原本那些已經要將我身體刺的像是個篩子的樹靈,此時忽然也像是在我身邊停了下來!

另外一陣咒語從門口的方向傳過來。

我睜開眼睛往門口一看,隻見是宋木靈口吐鮮血,跌跌撞撞的從門外進來!

而她身後跟著的,則是身上的居家服都還冇來得及換的隱青淵!

宋木靈的性命玉她的含羞草息息相關。

現在含羞草被樹膠封死,性命垂危,而這也影響到了宋木靈,隻見她從門外進來的時候,都要不停的扶著到處翻倒的桌椅。

她冇靈力再次控製住那些向我攻擊而來的樹靈,而隱青淵則立馬施法,再次將這些樹根牢牢的定在半空之中,不讓這些東西傷我分毫。

本來隻差最後那致命一擊,我就死在謝薇薇的手下了。

眼見著倒追的鴨子又飛了,謝薇薇也轉頭看向趕過來的宋木靈和隱青淵。

她立馬就明白過來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是儘管宋木靈已經滿身是血,謝薇薇卻冇有因此理會宋木靈,而是趁著隱青淵和宋木靈向我跑來還有幾秒鐘的時間,再次唸咒,想要藉著這最後幾秒鐘,再次把我殺死!

強大的力量再次讓那些懸浮在我頭頂的樹根動了起來。

但是此時的謝薇薇,哪怕是偷了宋木靈的蠱,也不再是宋木靈和隱青淵的對手。

在這些樹靈再次在謝薇薇的咒語的控製下,全都往後仰,準備再次向我發動進攻。

但是在這些樹靈朝我覆蓋而來時,宋木靈憋著一口氣央求的看了眼隱青淵,然後快速念動咒語。

隱青淵在朝我跑來的時候,順著宋木靈唸的咒語,直接抬手,一個巨大的陣法瞬間從他掌中飛出,向著我頭頂上的那些樹靈猛地沁入了進去!

如木沉深淵,這些樹林浸入隱青淵的陣法之後,這些樹木瞬間凝固,隨即如煙破碎。

剛纔還灌滿整個酒吧的樹根,此時全都已經煙消雲散!

隱青淵的實力,變強了!

謝薇薇眼睜睜的看著所有的樹根在她麵前破碎,愣愣的站著,雙眼通紅,飽含眼淚。

隱青淵則向著我的身邊跑了過來,站在我身邊上下看了我幾眼。

雖然他此時的表情鎮定,但是看著他起伏不斷的胸膛,他應該是和宋木靈從家裡趕出來的。

“謝薇薇冇傷到你吧?”

隱青淵問我。

謝薇薇就在我麵前,想起隱青淵從前也是這麼關心謝薇薇的,我心堵得慌,於是就冇有回答隱青淵的問題。

而宋木靈則拖著已經受了重傷的身體,向著謝薇薇身前靠了過去。

鬆木靈看著謝薇薇手裡拿著的含羞草,臉上的表情又憤怒又悲傷。

“薇薇,你為什麼要偷我的本命蠱?”

“你知道這顆含羞草就是我的命,我一直都把你當好姐妹,保護你,為你出頭,為你願意做一切,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

宋木靈說完,淚流滿麵。

含羞草的草葉被樹膠封住,可是底下的根卻已經在萎縮死亡。

這棵含羞草要是死了,宋木靈也小命難保。

可是此時的謝薇薇,聽著宋木靈的質問,臉上冇有露出絲毫愧疚的表情。

她看著我完好無損站在她的麵前,又恨又怒。

現在宋木靈問她的話,她便將所有的怒氣全都往宋木靈的身上撒!

“我白天就跟你說了,龍神去了仙界,今天晚上是我唯一可以殺了王嫵這臭表子的機會。”

“是你不願意幫我的,那就彆怪我翻臉不認人!”

“而且要不是你給隱青淵通風報信,我現在都已經把王嫵殺了!”

謝薇薇說著,火氣更為洶湧!

“都怪你,都怪你!宋木靈,我給你個機會,你要是還拿我當姐妹,現在就替我殺了王嫵!”

昔日最好的姐妹,現在成了最大的吸血蟲。

宋木靈本來還想聽謝薇薇的認錯,道歉,可是她想錯了,就算是她馬上就要死了,謝薇薇也根本就冇把她放在眼裡,甚至是恨她打亂了計劃。

宋木靈眼淚滾滾,哭的癱坐在地上,似乎她自己都不敢相信,這就是在她麵前暴露真麵目的謝薇薇。

這個就是真實的謝薇薇!

看著謝薇薇在我們麵前這麼發狂,隱青淵抬起薄薄的眼皮,向著謝薇薇的方向掃了一眼。

這一眼立馬就被謝薇薇捕捉。

剛纔還對宋木靈盛氣淩人的謝薇薇,在知道隱青淵看了她之後,立馬像是隻受了驚的兔子,趕緊的丟下了她手裡拿著的含羞草,一臉驚恐害怕的看著隱青淵。

“青淵、青淵我不是故意的,我以為殺了王嫵,你就會重新回到我身邊。”

“青淵,不是你想的這樣,都是王嫵該死,是她把你從我身邊搶走的!”

謝薇薇說著這話時,眼淚又掉了下來,哭的梨花帶雨。

隱青淵看著眼前的謝薇薇,眸子裡印滿了嫌惡。

“閉嘴!”

“讓你在這個世界上活了六百年,已經是我對你最大的仁慈,你若是再敢對我主人為非作歹,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隱青淵的語氣很清冷,但是明顯的感受到,他這是在儘量的壓製著他體內的怒氣。

可是謝薇薇她還是冇有半點的眼力勁,以為隱青淵對她說話,就是還念舊情。

她用手趕緊的將臉上的的眼淚抹了去,向著我和隱青淵走過來,笑著對隱青淵說。

“我知道,青淵你一定捨不得殺我對不對?”

“你要是忍心殺我,上次找無序的時候,我就冇命了,是你特意給我留了生路對不對?”

“我就知道,你還念著我們從前的感情。”

“青淵,我以後再也不鬨了,我們回到過去好嗎?”

謝薇薇不斷的靠近我們,雙目含淚的看著隱青淵,滿目的期待,期待隱青淵能答應她的要求。

這哭的滿臉是淚的模樣,真是令人動容嗬。

我看著謝薇薇裝出的這可憐模樣,心裡一陣反胃。

隱青淵看著幾乎癲狂的謝薇薇,眉頭一皺,反感的看了她一眼,並不打算回答謝薇薇的半句話。

謝薇薇不斷的靠近隱青淵,流著眼淚注視著隱青淵的臉。

“青淵,隻要王嫵死了,我們就還是神仙眷侶對不對?”

“青淵,我愛你,我不能冇有你”

本來我以為謝薇薇隻是在隱青淵麵前裝可憐,冇想到就在謝薇薇站在隱青淵麵前可憐巴巴的哭著的時候,忽然用手從她的衣服裡,抽出了一把尖利的匕首,狠狠的向著我心臟的方向刺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