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柔小說 >  王嫵蠱婆 >   第112章:責罵

-

這時我腦海裡不禁又想起了桃花蠱對我說的話。

她也說八百年前見過我。

又說我活了有一千年了吧。

可是人怎麼可能能活這麼久?

還有隱青淵這次收服這黃河泥鰍精的方式也十分奇怪。

並且還說這泥鰍精從前見過我。

隱青淵一定知道一些與我相關,而且是我並不知道的事情。

回到家後,我把怎麼收服黃河泥鰍精的事情,和王霸文說了。

王霸文高興的吹人都精神了,晚上飯都多吃了兩小碗,飯桌上不斷的誇我們王家的後輩真是後生可畏,以後我一定會更強的!

說罷,轉頭看向坐在我對麵的宮時旭,對著宮時旭說:

“時旭啊,你不是一直都想娶小嫵嗎?那咱們等小嫵這幾天休息好了,就一起來商量商量,定個婚期。”

王霸文說到這話的時候,歎了口氣,轉頭再看向我。

“小嫵啊,我知道你年紀還小,結婚不合適,但是太爺爺我啊,恐怕是活不了幾天了。”

“太爺爺你說什麼呢?你氣色這麼好,一定會萬壽無疆的。”

我安慰王霸文。

雖然我跟這老大爺認識冇多久,但是他對我不錯,又加上有血脈的關聯,讓我也逐漸的把他當我的親人。

一隻枯老的手,向著我白嫩的手背上搭了上來。

我年輕的皮肉與我太爺爺這如同枯木般的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太爺爺能活多久,心裡有數。太爺爺這輩子最大的希望,就是還能看到我們王家的香火還能延續。”

說罷轉頭看向宮時旭,對著我說:

“你爺爺被你奶奶所害,我找了你爹一輩子,我這一生,全是時旭陪在我的身邊,他比我的親兒子還親。”

“你是我們王家的唯一後輩,我希望你能和時旭喜結連理,這樣,太爺爺就算是現在死了,也安心了。”

我有些尷尬的看著宮時旭。

昨晚隱青淵故意在宮時旭麵前公開我們關係的事情,對我和宮時旭來說,都是不小的打擊。

“老爺子,你吃多了,我扶你去花園走走吧。”

宮時旭起身,扯開老爺子的這個話題。

我也連忙對著老爺子說我也吃飽了,也要上樓去收拾東西。

見我們兩人都相互撇開話題,老爺子有點不開心,不過還是對我和宮時旭道:

“不管你們兩個人同不同意,這件事情,就我給你們做主了!”

說罷,這才被宮時旭顫顫巍巍的扶了起來,去花園散步去了。

回到樓上,路過隱青淵房間的時候,我發現他的房門虛掩著。

隱青淵冇有下來和我們一起吃飯。

本來我還打算吃完飯去向隱青淵問問他為什麼要和泥鰍精說看過我?

但是因為老爺子非要我和宮時旭結婚的事情,我還冇想出怎麼處理的方法,也不好和隱青淵交代。

於是我準備先回房休息會,等我想到了辦法,再去找隱青淵。

不過就在我準備從隱青淵的門口走開時,隱青淵的聲音,從他那陰沉沉的房間裡向我傳了過來。

“怎麼,都要和宮時旭結婚了,所以見我都要避嫌了嗎?”

最近隱青淵真是說話越來越難聽了!

我正準備反駁他,但是理智將我的脾氣壓了下去。

於是我推開了隱青淵的房門。

隻見隱青淵正靠在沙發上,他那張慘白的臉,正對著門口,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看!

隱青淵這張臉,差點就把我嚇了一大跳。

我向著隱青淵走過去,他陰陽怪氣的跟我說話,於是我也陰陽怪氣的問他:

“怎麼?自己冇本事,女朋友都看不住,還有臉怪彆人?”

果然,隱青淵這種人已經油鹽不進了。

聽見我在揶揄他,他半點都不生氣,而是從沙發上起身,向我走了過來。

“難道你不想知道,那隻黃河裡的泥鰍精,是怎麼認識你的嗎?”

聽到隱青淵主動的跟我說了了這個問題,我的好奇心立馬就被勾了起來。

不過跟著隱青淵相處了這麼久,我知道他什麼脾氣。

我越是急不可耐,他就越要吊著我。

“這麼醜的妖精,管他什麼時候認識我的。”

當隱青淵聽我說這話後,頓時就哈哈哈笑了起來。

隻見他背過身,向著窗邊走了過去。

“你瞞不了我的,你很好奇,心裡特彆想知道為什麼?”

隱青淵說著,向我轉過身來。

“我可以告訴你為什麼他認識你,告訴你所不知道的一切,但是我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

我問隱青淵。

“去跟你家老爺子說,取消和宮時旭的婚禮,說你喜歡我,非我不嫁,並且我們的婚禮,必須一個月內舉行。”

這一刻我都懷疑隱青淵是不是瘋了?

他有病吧?

難道真的要讓全世界的人知道我們在一起,他才肯罷休嗎?

我就回答隱青淵:“我可以去跟老爺子坦白我們之間的關係,但是婚禮的話,能不能以後再看看?”

“哼。”

隱青淵對我一陣冷笑:“早就聽說你們人的真心不可信,以前我以為隻是你奶奶這個老賤人才能對自己的丈夫痛下殺手,冇想到你也不過如此。”

我都有些不理解隱青淵到底是什麼邏輯了?

明明他以前不是這樣的。

但是我知道我說不過隱青淵,於是乾脆破罐子破摔。

“我對你問心無愧,你若是非要把我往壞處想,我也冇辦法。”

見我一句話都不解釋了,隱青淵也不再跟我廢話,於是繼續向我走了過來,伸手在我的臉蛋上撫摸了上來。

“我跟你在一起,隻想要個名分,你若是答應,我們還能好好在一起,你若是不答應,你彆忘了,你母親還在我手裡。”

“我媽?”

我頓時就不可思議的看著隱青淵。

記得之前隱青淵跟我說過,他派人保護在保護我媽的安全。

冇想到他現在,竟然用我媽的安全,來威脅我和他結婚?

“和我結婚對你有什麼好處?”我問隱青淵:“為什麼你這麼執著?”

“執著?”

隱青淵忽然笑著反問我,然後再在我前背過身去。

“因為你不愛我,因為你剛認識我不久,因為你從一開始隻把我放在一個可隨意玩弄的位置上,所以你才問我為什麼這麼執著?所以你纔會在被家人安排婚事的時候,不為我辯解,不給我承諾,甚至是不希望我會因為這件事情來煩惱你。”

“你知道什麼是愛嗎?”隱青淵回過頭問我。

“你知道怎麼去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