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接把在場三人都團團為住。

還有人右手直接按在了腰間的刀柄上,一副麵對敵人的模樣。

“這麼重要的場合都敢弄出假的邀請函,我不得不懷疑你們彆有用心,一會兒就把你們送去警署!”

感受到四周圍淩冽的殺意,看著似乎要出鞘的唐刀,羅少榮三人都有點嚇尿了。

他們一向錦衣玉食,什麼時候見過這場麵了?

羅少榮瞬間就慫了:“我的錯,我的錯,我們馬上就走!”

工作人員冷笑道:“走?這一次可是我們葉世子求婚的儀式現場,安保本來就是最高級彆的!”

“你們拿著假的邀請函來,又在入口鬨事,現在又想逃走?我不得不懷疑你們的目的!”

“實話告訴你們,我們都是唐刀營的人,今天是我們唐統領派人來協助安保,說是今天可能會有海外的武裝分子來搗亂!”

“現在,我們有權直接把你們當作海外的武裝分子處理!”

記住網址

話音落,這個工作人員就要拔刀了。

這可是總教頭重要的儀式,誰敢在這場合搗亂,就是和總教頭、和整個唐刀營過不去!

聽說這些工作人員都是來自唐刀營的軍士。

而且一個個身上的唐刀都要出鞘了。

羅少榮此刻直接嚇尿了。

他顧不上其他人了,而是指著鄭軍和湯玲兩人大聲道:“這邀請函不是我弄來的,是他們兩個給我的,我也不知道是假的啊!”

這話說出來,鄭軍和湯玲兩人直接就傻眼了。

羅少榮遇到了麻煩,居然直接把他們當替死鬼了?

剛剛不是還一副要替他們養老送終的孝子賢孫模樣嗎?

湯玲此刻渾身都在哆嗦:“羅少榮,老孃真的是看錯你了!你居然誣陷我們!”

鄭軍也是大聲罵道:“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腳踏實地,你冇辦法拿到邀請函就不要裝比!”

“為什麼要害我們!”

羅少榮冷笑道:“兩位,你們忘記了嗎?明明是你們搞到了邀請函,還說什麼要把女兒嫁給我,我才勉為其難來參加儀式的!”

“可是想不到你們的邀請函居然是假的!”

“你們自己要找死,為什麼要害我!”

此刻羅少榮一臉振振有詞的表情。

邊上,有不人認出了羅少榮,此刻下意識道:“這不是羅分行長嗎?羅行可是銀行分行長,應該不至於拿假的邀請函來丟人現眼吧?”

“對對對,他是有身份的人,不可能做這種事情的!”

“反而是這一男一女,一看就想要攀龍附鳳,說不定是想要藉此機會攀上羅行,結果卻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

“羅行運氣好啊,如果不是這些工作人員揭穿的話,他就被人騙了!”

“”

聽到四周圍的議論聲,羅少榮得意洋洋道:“你們聽到了冇有,大家都知道,肯定是你們想要害我!”

“現在暴露了,也是你們咎由自取!”

“幾位軍爺,這事與我無關,你去找他們要交代吧!”

聽到羅少榮這不要臉的話,湯玲氣得差點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