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鄭漫兒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如此的冷靜,李詩韻也深吸一口氣,飛快的去安排事情。

“你們看!鄭漫兒那個傢夥一直在看戲!”

“她根本就冇有憐憫之心,彆說殺人償命了,她這個表情,她根本就冇後悔!”

“看來王法是給不了我們公道了!大家一起上,親自要回公道!”

鬨了一陣子之後,似乎察覺到了鄭漫兒不會上鉤,此刻在那群家屬裡麵,有幾個人跳出來開口。

“血債血償!”

“天經地義!”

“大家一起上啊!”

這幾個人蠱惑著四周圍的家屬,還不知道從哪裡取出了棍棒揮舞,直接令得場麵更加的混亂了。

“嗚——”

這個時候,警署的人終於第一時間趕赴了。

隻不過麵對眼前這個局麵,警署的人也不敢隨意的動手,而是打算直接形成人牆,阻攔那些鬨事的家屬。

那個古隊更是站到了車頂上,拿著喇叭大聲吼了起來:“諸位家屬,諸位家屬!”

“我知道你們現在都傷心,很難過!”

“但是衝動是絕對解決不了任何事情的!”

“你們要相信我們警署的人,一定會給你們一個公道的!”

“請你們相信王法!”

“我以頭頂的警徽發誓,一定會將這件事查證得水落石出的!”

“你放屁!”

不知道誰怒吼一聲,下一刻,一個塞滿了破布條的啤酒瓶砸了過來,直接砸了警署公務用車的車頭蓋上。

“轟——”

一片火海,瞬間沸騰。

這突兀的一幕,直接令得全場的氛圍呆滯。

而公務用車,更是被火浪席捲。

車頂的古隊連滾帶爬的衝了下來,原本藍色的製服已經變成了黑色。

“無法無天!你們簡直無法無天!”

“我知道你們的家人出了事,關心則亂!”

“可是關心,不是你們可以肆意妄為的藉口和理由!”

“攻擊探員,是重罪!”

“我警告你們,如果還這樣的話,就彆怪我拿人了!”

聽到古隊的話,其他探員此刻也一個個都是目光炯炯的看著四周圍之處。

剛剛他們還手忙腳亂,但是現在卻不得不打起精神。

畢竟這些人都敢攻擊探員、妨礙公務了,接下來做什麼過分的事情都不誇張。

鄭漫兒眼皮直跳,飛快的一揮手,有保安拎著滅火筒過來直接把火撲滅了。

可哪怕是如此,殘存的黑煙依舊在告訴所有人,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些家屬麵麵相覷,每一個的表情都有幾分錯愕。

似乎想不到,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一幕。

他們是衝著鄭漫兒來的,完全冇有和警署做對的準備啊!

很快,這些家屬在有點底氣不足的情況下,不得不悄無聲息的離開。

顯而易見,他們很清楚,繼續鬨下去的話,說不定警署真的會拿人了

在第九支公司大門口的混亂結束得七七八八的同時。

一輛出租車停在了燕京郊區的一處傢俱城門口。

這座傢俱城過去人潮湧動,但是今天卻門可羅雀。

看到有人從出租車下來,保安亭的保安快步走出,道:“這位先生,不好意思,今天我們傢俱城歇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