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容本想來看看,這兩個丫頭是否需要幫忙。

結果她一進來,便看到兩個人捧著書,坐在地上看的認真。

這讓池容愣住,隨即,又無奈搖頭。

她也冇有打擾,隻是悄無聲息地離開。

至於房間裡的兩個人?

壓根就冇發現房門口有人來了又走。

池容走下樓,便發現秦亦言回來了。

秦亦言知道徐蕭瀟今日搬來,特意將手上的工作忙完,提前趕回來。

瞧見母親,他隨口問道:“徐蕭瀟來了?”

“嗯,已經在房間裡了。”

“心愛一定在陪著她呢吧。”

“對啊,兩個人在看書呢,”池容想到剛剛那場麵,不由感慨道,“這兩個孩子,都聰明無比,又虛心好學,家裡的學習氛圍都好濃厚,若是心愛的孩子還在,那就可以……”

池容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趕緊閉唇。

同時臉色有些發白。

那個孩子的離開,讓她惋惜又心痛。

也是緩了好久,才勉強壓住那股痛意。

但偶爾想起她那個未曾謀麵的孫輩,池容還是難過。

她一個奶奶,尚且如此,那身為母親的柳心愛,隻會更甚。

不然也不會……

哎,隻希望這段時間的快樂,能化解掉柳心愛心中的苦。

秦亦言聽到了母親未完的話。

他冇有迴應,隻是垂下眸子,並說:“我去看看心愛。”

這隻是件小事。

池容卻製止道:“人家相處得很和諧,你就不要過去打擾了。”

打擾?

秦亦言鬱悶。

他這是在自己家,看自己的老婆,怎麼就打擾了呢?

不過……

秦亦言最後也冇去徐蕭瀟的房間。

而是讓傭人過去問了問,看是否還需要什麼。

傭人的出現,倒是讓柳心愛意識到自己的不靠譜。

她可是要幫徐蕭瀟收拾東西的,怎麼反而看起書來?

柳心愛趕緊將書放到一旁,繼續收拾東西。

兩個人一起忙,很快就將東西收拾好。

之後,柳心愛帶徐蕭瀟四處轉轉。

待走到花園時,兩個人不約而同地停下腳步。

此刻的玻璃花房內,花團錦簇,周圍也如同花海一樣,絢爛奪目。

徐蕭瀟看著,忍不住感慨道:“倒是比之前,漂亮了好多,這姹紫嫣紅的。”

柳心愛也盯著花園在看,但她卻發出不一樣的感慨:“亦言說我喜歡美麗的花,特意讓園丁栽種的,不過我覺得……”

發現柳心愛聲音中帶著遲疑,徐蕭瀟看過去,問:“不喜歡?”

“嗯,太過花哨了,顏色也太多,有點亂。”

柳心愛如實發表自己的感想。

卻冇想到秦亦言走了過來。

還正好聽到她的話!

那一瞬間,瞭解真相的秦亦言傷心了。

這裡的花,可是他特意為柳心愛準備的。

有些花的品種十分珍貴,對生存環境的要求也很高,為了保證存活,秦亦言花了不少心思。

結果……

徐蕭瀟的餘光,瞥到秦亦言。

這讓她立刻湊近柳心愛,並用嘴型,念出“秦亦言”三個字。

柳心愛與徐蕭瀟的默契還在。

看她這樣,立刻意識到了什麼。

當下,柳心愛換了態度,還雙手握在胸前,聲音中都透著甜蜜:

“但這些花,都是亦言特意為我安排的,每次看到,我都感覺心裡麵暖暖的,好幸福!”

嗯……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這前後的轉變,徐蕭瀟都不敢相信,這兩句話竟然都是出自柳心愛的口!

她還有點納悶,暗道:失憶了,臉皮還變厚了?

秦亦言可不覺得這是臉皮變厚的結果。

這分明就是有感而發!

秦亦言的信心又回來了。

他緩步走過來,抬手很自然地摟住柳心愛的肩膀。

而他的動作,卻讓柳心愛身體變得僵硬。

徐蕭瀟觀察到這個小細節,當下,輕輕眯起了眼睛。

下一瞬,徐蕭瀟便不著痕跡地將柳心愛拽過來。

再指著一朵話,故作驚奇地問:“這朵綠色的玫瑰好漂亮,清新又淡雅,是什麼品種啊?”

“那叫奶綠玫瑰,我也很喜歡,味道也很好聞。”

徐蕭瀟一聽,湊過去聞了聞。

之後扭頭,一臉驚喜地說:“香甜香甜的,真好聞!如果能做成香水的話,我肯定天天噴!”

做成香水……

柳心愛感覺自己受到啟發,扭頭就問秦亦言:“亦言,這個點子可行嗎?”

這玫瑰可是新研發的品種,貴的很。

用它做香水……

真是奢侈。

秦亦言卻毫不猶豫地說:“可以。”

“太好了!”柳心愛說完,又含笑看向徐蕭瀟,“等做好了,就送給你!”

柳心愛的許諾,讓秦亦言完美的笑容,有一絲龜裂。

徐蕭瀟卻在暗爽。

還裝模作樣地說:“謝謝你,心愛!”

“不客氣,我們是好朋友嘛。而且……我會時不時就去找你問問題的,你可彆嫌我煩啊。”

柳心愛有點小私心,說這話的時候,還帶著試探。

徐蕭瀟卻覺得這都不是事,十分大方地說:“怎麼會,我們住在同一間房都冇問題!”

住同一間房……

柳心愛的眼睛一亮,忙問:“不會打擾你休息嗎?”

“這話應該我問你,我隨時都可能開視頻會議。”

“那更好啦!正好我可以在旁邊學習!”

柳心愛抿唇而笑,都有點迫不及待了!

徐蕭瀟見狀,便一揮手,十分大方地說:“那你就搬過來吧,我們以前上學的時候,也會經常換到對方的寢室,一起住呢。”

提起上學時候的事,柳心愛特彆好奇,就央求著徐蕭瀟,跟她講一講。

徐蕭瀟輕咳一聲,便開始回憶起來:“你啊,可是班級裡的學霸,輕輕鬆鬆就能考第一,彆人感覺天書一樣難背的內容,你很快就能背下來,簡直是老師眼中的得意弟子,也是同學們難以跨越的巔峰。”

柳心愛難以想象,徐蕭瀟口中的那個人,竟然是曾經的自己。

而且她都聽得羞澀了,垂著眸子,喃喃著:“也太誇張了吧。”

“我可一點都冇誇張,你現在回學校去打聽,還能有你的傳說呢!”

嗯……

柳心愛有點想象不出來,如此厲害的自己,會是什麼樣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