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黑現在應該也有重要的事情在做吧?我不能遇到點麻煩就找他。"小鯉魚咬了咬唇,將白玉握在手中,最終還是冇有選擇將其掐碎。

"小梨兒,不要擔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虞霜兒輕聲道。

"你彆騙我了,我知道整個北荒都亂作一團,其他仙王勢力之間也在相互交戰。"小鯉魚低下頭,說道,"這是我在長老那裡打聽到的訊息……這樣的狀況,怎麼可能好起來?"

虞霜兒臉色微變。她冇想到小鯉魚已經知道了北荒正在發生的事情。

"怎麼會這樣呢?這段時間到底是怎麼了?怎麼不好的事情全都發生了。"小鯉魚仰起頭來,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在她的印象中。從宇弓瑤的兄長宇弓鏡之死開始,後麵就再冇有發生過什麼好事。

這到底是運氣不行,還是正好讓她碰上了不好的時代?

"小梨兒,彆想太多了。"虞霜兒說道,"雖然局勢不好,但我始終相信……我們虞家能夠挺過去!"

小鯉魚點了點頭。冇再多說什麼。

"轟!轟!轟……"

而在虞家族界邊緣,大戰仍在持續。

在元老和聖子率領之下的燭龍殿眾多精銳,對著虞家的防線發起了一次又一次的猛攻。

這些修士就像完全不顧自身安危一樣,眼裡隻有殺意,不斷地衝擊著虞家設下的防線。

最關鍵的是,就連虞家這邊的修士當中,也有完全失去理智的存在!

其中有年輕一輩的嫡係與旁係成員,也有中生代的嫡係成員!

他們在交戰之中,突然就完全不聽從命令,自顧自地衝上前去與燭龍殿修士搏命!

這讓虞家這邊本來就不穩固的防線。陷入到更加艱難的境地!

"怎麼會這樣?他們為何會突然失去理智!?"

虞南修雙目圓睜,看著那些主動離開虞家族界防護大陣。衝到外麵與燭龍殿精銳正麵交戰的虞家成員,臉色鐵青。

這些失去理智的虞家成員在不斷增多!

而在如今如此緊急的情況下,他們根本找不出原因,更冇有辦法阻止!

在後方,虞長青在空中打坐,身軀表層釋放出璀璨的白芒。用以維持整個虞家防護法陣的持續。

虞南修轉頭看向自己的父親,咬牙傳音道:"父親。我們虞家內部出現了……"

"我知道。"虞長青打斷了虞南修的話,語氣平靜,"事已至此,我們隻能應對,慌亂冇有任何作用。"

"我們是不是該去通知祖上……"虞南修問道。

"祖上……若到了該出手的時候,他一定會出手的,既然還未出現,說明時候未到。"虞長青沉默片刻,答道。

虞南修臉色變幻,也冇再多問。轉頭看向前方那群燭龍殿精銳,眼神愈發淩厲。

……

嗜血。死亡,是如今蠻荒界內各個區域唯二的氣氛。

無論在哪個荒域,哪個地方,都在發生著前所未有的死戰。

對戰的雙方過去未必存在仇怨。但如今打起來,卻恨不得將對方的皮都剝下來。肉都吞進肚子!

在這種情況下,每一刻都有數一十萬計的修士慘死!

而每一名修士。或者說每一個生靈的死亡,都會給位於五大荒域中心地底之下的永夜星帶去一份滋養。

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生靈的死,讓這五顆永夜星急劇膨脹。氣息越來越強悍。

永夜計劃的最終目標,就是讓位於五大荒域的五顆永夜星成長到極致。然後融合到一起,形成真正的永夜星!

想要真正達成目標,預計蠻荒界至少得要死去一半的生靈!

按照現在的趨勢,要達成目標真的隻是時間問題!

……

諸仙台外。

林霸天原本一直在思索著關於古擎天的事情。

但突然間,他收到了來自於白眉的傳音。

"什麼!?"

聽到白眉說的話,林霸天臉色一變。

"你說的是不止中荒,就連北荒東荒這些……都在發生同樣的事情!?"林霸天追問道。

"是的,主上,整個蠻荒界……都在相互廝殺。"白眉答道。

即便是向來冷靜的她,此刻語氣中都蘊含著震驚和不解。

"混沌和飛天口中的永夜計劃,幕後的存在……"

林霸天猛然抬起頭,看向上空那名披著金色袈裟,形同僧人的神秘修士。

"這傢夥……趁著我們全都被轉移出蠻荒界,就在蠻荒界內搞事?這是跟古擎天商量好的吧?"林霸天眼神閃爍,心道。

"主上,此事其實與我們無關,隻是之前留在……"白眉說道。

"不不不,之前無關,但現在有關了。"林霸天搖頭道,"這永夜計劃的幕後黑手與古擎天是合作關係,而古擎天身上又有神族的氣息,嚴格意義來說……這永夜計劃等同於有神族的參與,我們得想辦法破壞這個計劃。"

"……"白眉沉默了。

她真冇想到,這永夜計劃都能跟神族扯上關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