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神領域,隻是一個領域。隻要是領域,就一定存在破除之法。"

方羽一邊接近自己的本體,一邊想道。

領域型的術法。他接觸過很多。

所謂的領域,淺薄一些的就是通過自己體內的力量來構造一個隻對自身有利,對敵方有諸多限製的環境。

而到後來,方羽接觸到了更加高深的領域,那就是通過運轉法則來構造的領域。

這樣的領域強度更高,對於敵方的限製更大。當然了,能夠施展出這種領域的修士也是頂尖的強者。

如今困住方羽的邪神領域。顯然屬於後者,乃是以法則為基礎構造的領域。

要破開邪神領域,首先得搞清楚,邪神領域是以什麼樣的法則為基礎來構造的。

"以七邪尊為領域的核心支撐點,這招等於七換一,算是做到最絕一步了。"方羽心想道。

他看向外部。

外部的景象還是定格在他被困入到邪神領域的那一瞬間。

"古擎天說我被困在這裡。對於外部來說等同於死亡……而我如今在這邪神領域內的狀態……魂靈出竅,也是死後纔會出現的狀態。"方羽大腦飛速運轉,心想道,"死亡,生死……難道這邪神領域是以生命法則為基礎來構造的!?"

想到這裡,方羽心頭一震。

由於他近期一直都在研究生命法則,對此非常敏感。

而且,這段時間的研究也算頗有成果,至少在乾坤塔第五層內,已經創造出擁有生命氣息的植被了。

"生命法則……若我能回到本體。我可以嘗試通過誅界一劍來破開這個領域!"方羽心道,"誅界一劍能夠斬滅法則。同樣能夠斬斷生死……這或許纔是那道劍訣的真正含義。"

這麼想著,方羽仍在持續接近自己的本體。

在邪神領域中,他能夠保持腦袋清醒已經是極為困難的事情,更彆說控製自己這道'遊魂'返回身軀了。

按照邪神領域本身的作用,他是斷然不可能做到這一點的。

然而,方羽就是有足夠強大的意誌力。壓下了那股放空感,強行找回了屬於自己的意識。

……

"姬踏雪。身為姬星源的後代,你從他那裡繼承的力量,連我的十分之一都不如。"古擎天看著遠處的姬踏雪,冷笑道,"這是不是有點諷刺?"

"你是我先祖犯下的最大失誤。"姬踏雪的眼神堅毅,平靜地說道,"當年他若冇有給你傳授功法,你不會有今天,他也不會有那樣的結局。"

"哈哈哈……你錯了,無論當年他是否有傳授功法給我。我和他的結局都不會變!"古擎天仰天大笑,說道。"區別隻在於是他主動傳授給我,還是在受到極致折磨之中被我強行攝取罷了。"

姬踏雪冇有再說話,眼眸沉靜如水。

對她來說,討論過往的事情其實冇有意義。

但是。若古擎天願意談,她也願意多在這裡耗費時間。

多耗一點時間。就更有機會等到方羽脫身。

"先祖留下了一本書,書中提到了你。"姬踏雪微微眯眼。說道,"因此。我對你也很瞭解。"

"哦?我倒想聽聽,他對我是何種評價。"古擎天哈哈大笑。說道,"在我印象中。姬星源從裡都溫文爾雅,永遠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但若那本書是在他發現我的背叛後留下的……我想,書中對我的評價或許難以再保持理智了。"

"你錯了。"姬踏雪輕輕搖頭,說道,"我無法確定這本書是先祖在什麼時候所寫,但裡麵的內容……對你完全是正麵的評價。"

"他認為你擁有數十萬年來最高的修煉天賦,認定你是能夠改變域上仙界格局的人選。"

"因此,他願意將所學的一切都傳授與你,他希望你能夠重鑄人族的榮光。"

古擎天臉上仍然掛著笑容,但笑容略顯僵硬。

隨即他嗤笑一聲,說道:"人族榮光!?那是什麼?有何意義?我是個體,我不屬於任何族群,人族的榮辱與我何關!?"

"隻有那些愚蠢的傢夥,纔會無時無刻都把什麼榮光,希望掛在口中!"

"我想的很簡單,我隻做對自己有利的事情,人族這個身份給我帶來了不好的影響,那麼……我就放棄它。"

說著,古擎天對著姬踏雪,抬起右掌。

"姬星源還有後代,我很驚訝,我更驚訝的是……你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麵前。"

"你這是給我一次將姬家滅族的機會啊。"

話語之間,古擎天掌心處極道之印顯現,釋放出赤紅的光芒!

一股肅殺的氣息,全麵釋放開來。

姬踏雪冇有閃避的機會。

因為此時此刻,她所在的空間已經被完全封鎖。

"我要誅滅你們當中的任何一個,都不過是一念之事。"古擎天額頭上的極道之印泛著紅芒,"隻是對於你們,單單抹殺太過無趣,我想聽聽你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