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處於這個臨界點內,就算是遠處被束縛在原地動彈不得的寒妙依等一眾修士都感覺到了危險的到來。

若這片空間全麵崩塌,他們是必然也會遭到波及的。

而且,傷害還會特彆巨大!

另外一邊的林霸天微微皺眉。

他看了一眼寒妙依等修士的方向。又看向方羽。

在這種時刻,他的一舉一動必定都被看得清清楚楚。

無論是擎天尊,還是那個存在。

因此,他要是做出倒戈的行為,一定會遭到重罰!

甚至有可能下一刻就被強行拽回到死兆之地。

可現在這種時刻,他似乎也不得不出手了。

遭到六道圍攻的方羽。需要一個破局點。

而林霸天現在可以做的,就是給方羽製造出一個突破口!

"噌!"

然而。就在林霸天準備出手之際,前方處於圍攻中心的方羽的身上,突然綻放出一道強光!

這道光芒不是彆的東西,而是一道劍光!

這一道劍光迸發的瞬間,六道對方羽施加的恐怖威壓立即就瓦解!

鋒利的劍影沖天而起,其中蘊含的大道之力輕易就破開了六道聯合施加的封鎖。勢如破竹!

戰場中心的位置,方羽雙手握住天道劍的劍柄,將其立在自己的麵前。

鋒利的劍刃上,閃爍著淡淡的金光。

方羽雙瞳之中的大道之印緩緩順時針轉動。

在這一刻,他彷彿與手中的天道劍融為了一體。

"咻!"

下一秒,方羽的身形閃爍,消失在原地。

而與同時,在方羽身軀周邊的六道就像冇有反應過來一般,全都靜止在原地。

這一刻,時間彷彿被凍結了。

然而。對於正在觀戰的林霸天,還有寒妙依一眾修士來說。時間仍在進行。

隻是,六道突然不動了,氣息彷彿也凝固了。

"哢!哢!哢!"

突然間,六道劍光在六道的身軀胸口前閃爍!

六道劍光,分彆洞穿了六道的身軀!

而如同虛體一般的劍刃,仍然存在。能夠看得清清楚楚。

"破。"

一道淡淡的聲音傳出。

這六道虛劍便轟然爆炸

"轟轟轟……"

當空之中,六道的同一時間被恐怖的劍氣所籠罩。發生劇烈的爆炸。

方羽的身影出現在高空之中。

他低下頭,俯視著下方爆炸的位置,微微眯起眼睛。

剛纔這一擊隻是破局,不足以解決掉六道仙器。

"他們的法則不存在於蠻荒界當中,通過大道之眼也無法破開,但是……"

方羽眼神微微閃爍。

接下來,他要用的這一劍,是他剛纔學會的,同時……也擁有足以斬滅法則的力量。

這門劍法,不是之前學過的任何一門劍法。

而是姬星源剛剛傳給他的最後一道傳承。

天道劍法最終訣。誅界!

事實上,方羽纔剛得到這一劍的法訣。

冇有任何的練習。也冇有任何的示範。

他連法訣的內容都冇有完全搞清楚!

但是,方羽知道,無論是什麼劍法,都不是靠純練習就能夠掌握的。

想要徹底掌握一門劍法。就必須通過實戰來加強。

而方羽即將要做的,是跳過了練習和領悟的階段。直接進行實戰的一次嘗試!

就算冇法發揮出這一劍真正的力量,也得嘗試一下!

"嗖嗖嗖……"

方羽握緊手中的天道劍。心中劍訣已成。

這一刻,周邊狂風肆虐。

方羽手中的天道劍不斷地嗡鳴。劍氣朝四周擴散而去,縱橫數千裡。

他閉上了眼睛。

"嗡!"

在這一刻。整套劍法的套路在他的腦海中迅速閃過。

同時,大道之眼給他鎖定了正在重新凝聚肉身的六道仙器。

六道仙器。六道法則。

"呼呼呼……"

狂風之中,林霸天仰頭看著方羽的身影,眼神中閃爍著震駭的光芒。

因為,此刻的方羽,無論是氣息還是身形,看起來都如同域上降臨的仙尊一般,有一股不可褻瀆,不可對抗的感覺。

哪怕對於林霸天來說,這種感覺都很明顯!

方羽的氣息仍然存在,但同時又有一股陌生的感覺。

這股陌生感的來源,顯得極其遙遠又古老。

一股至高無上的氣息,正在籠罩四方。

"老方,你的身份……絕對不簡單啊。"林霸天心中說道。

而在另外一邊,寒妙依一行同樣仰望著高空的方羽,感受著那股高高在上的磅礴氣息。

"主人……"

寒妙依眼瞳之中金紅光芒在閃爍著,眼神卻滿是崇拜和癡迷。

至於其他的修士,都是一臉的震撼。

唯獨姬踏雪望著方羽,眼眸中更多的是平靜與淡淡的喜悅。

似乎,她對於這樣的氣息並不意外。

"嗡嗡嗡……"

方羽身軀所散發出來的光芒,驅散了這片天地的灰暗與陰冷。

他立於高空,手中的天道劍在麵前舉起。

"噌!"

這一刻,方羽突然張開雙眼。

他的眼瞳之中,大道之印忽地停止轉動。

而他手中的天道劍,也以完美的弧度朝著下方橫斬而出!

"誅界,一劍。"

方羽麵無表情,將這一劍斬出!

"轟……"

劍刃劃過長空,留下一道絢爛如同彩虹般的殘影。

劍氣從無形化作有形,當空朝下方的六道仙器斬去。

六道仙器的肉身纔剛剛凝聚好。

麵對這一劍,它們各自釋放出自己的法則,想要以此對抗。

然而,當劍氣斬來之時,它們體內的法則……便轟然崩壞!

"轟轟轟……"

六道仙器當空粉碎,身軀炸裂成飛灰!

連帶著構造成它們身軀的法則……一同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