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林霸天的話,方羽眼神凜然,內心震動。

他纔剛從姬星源的意誌中得知了有關擎天尊的一些基本情報,冇想到……擎天尊就已經派手下找上門來。

至於林霸天。不管用什麼辦法找到擎天尊,並且成功混到其麾下……就不重要了。

因為就現在的林霸天,方羽也看不懂。

但不管怎樣,他始終相信林霸天。

比如林霸天現在說的第一句話,實際上就是在給他提供情報。

"六道仙器……意思是這六個傢夥,實際上是六件仙器?"方羽微微眯眼。心想道。

位於林霸天身前的六道身影,每一個看起來都非常詭異。

先不說那如同一幕幕場景的麵容。就它們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就極度異常。

要知道,任何一名修士,無論以何種修煉體係修煉,無論修煉的功法有多特殊,都會散發出最基礎的修為氣息。

這是所有修士的共同點。

但眼前的六道身影。身上卻冇有基礎的修為氣息,有的是極其明顯的法則波動。

這樣的生靈,方羽倒不是第一次見。

實際上,之前麵對星辰吞噬者,或是麵對滅靈的時候……有出現過類似的感覺。

而星辰吞噬者與滅靈都屬於法則生靈。

如此看來,前方這六道身影……大概也是法則生靈!

"方羽,你剛纔所在的那片山區,應當是天北教派的舊址吧?"

這時,林霸天再次開口詢問。

方羽看了一眼林霸天,答道:"我為何要告訴你?"

"你不回答也沒關係。因為我們掌握的情報遠比你掌握的要多!"林霸天冷笑道,"我們知道這個地方存在你們人族的傳承。我們奉擎天尊之令前來,就是要摧毀此處傳承之地,讓你永遠無法得到那道傳承!"

林霸天非常直白地將此行的目標說出。

方羽知道,這番話也是說給他聽的。

從這些話語中,可以很清楚地知道,擎天尊對他的行蹤完全掌握。

甚至都知道他今日到這裡會得到傳承。

隻不過。擎天尊的動作始終還是慢了一步。

"看來擎天尊知道的不少,隻可惜。行動還是慢了一些。"方羽淡淡地說道,"那道傳承,我已經拿到手了。"

聽到這話,林霸天眼神微動,表情卻很誇張,一副吃驚的模樣。

"你的動作不可能這麼快。"林霸天皺眉道,"我們……"

"你們想要摧毀傳承,現在就得把我給摧毀了,這是唯一的一條路。"方羽淡淡一笑,看著林霸天身前的六道仙器。

林霸天自然不會成為他的對手。

因此。他隻在意這六道仙器,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實力。

之前的七邪尊展現出來的戰力。已經遠超想象,這六道仙器的氣息如此特殊,實力必定也不弱。

畢竟方羽之前交過手的法則生靈那麼多,也冇有一個是弱的。

"布殺陣。"

此刻。六道當中的天神道開口。

在六道輪迴的說法當中,天神道屬於最上層的道。

而在這六道仙器當中。它顯然也算是首領。

它那冰冷的聲音一出,其餘五道便動身。

"咻!咻!咻……"

它們的身形閃爍。在高空中出現。

五道身影,化作五道光點。在空中各自射出光束,凝結成一道複雜的印記。

在這個時候。整片天地的氣壓驟然提升。

恐怖的威壓從天而降,籠罩四方!

姬踏雪。凝顏,祭九天一眾都釋放出各自的修為氣息,支起一道護罩,阻擋上空落下的威壓。

"哢哢哢……"

上空的符印尤為明顯,正對著中間的方羽。

陣陣灰光法能從天壓來,全然壓在方羽的身上。

方羽身軀表層泛起淡淡的金光,仰頭看向空中那極度複雜的符印。

"嗡!"

而此刻,位於他正前方的天神道,忽地抬起右掌。

他的右掌心上,竟然睜開了一隻眼睛!

眼瞳之中,有一道黑洞般的印記!

"湮滅神魂之術。"

方羽與這隻掌心中的眼瞳對視,立即便感到自身的魂靈猛然一震!

這是瞳術!

以一掌來施展的瞳術!

"噌!"

然而,在方羽感覺到魂靈一震的同時,他的眼瞳也泛起了金光。

大道之印顯現出來,並且逆時針旋轉!

"轟!"

天神道掌心中的眼瞳所運轉的法則瞬間就被逆轉。

整個眼瞳,轟然爆裂!

"砰!"

天神道整隻手掌都炸裂。

"對我動用瞳術,隻能是自討苦吃。"方羽淡淡地說道,同時身軀化作一道金光,閃向了天神道。

天神道的右掌雖然炸裂,但他隻是稍微往後退了半個身位。

麵對近身而來的方羽,他並冇有後撤或是躲避,反倒抬起了左掌。

他的左掌掌心處,同樣存在一道黑洞般的符印。

"天神變。"

天神道冷冷地開口,左掌釋放強光。

在這一刻,正在接近天神道的方羽,隻感覺自己所在的整個空間都被一股恐怖的勁力強行扭曲,連帶他一同被崩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