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

凝顏立即答道。

"好,我會儘快到達你們所在之地。"對方說道。

凝顏將手放下,手中的手鈴光芒也黯淡下來。

但此刻,她臉上的愁容卻減少了許多。

在聽到她師尊的聲音後。之前的擔憂立即緩解了大半。

對她來說,隻要師尊能夠回來,一切就還有挽回的餘地。

"是老教主要回來了麼!?"旁邊的凝玉驚喜地問道。

"嗯。"凝顏點頭道,"師尊……已經出關了,馬上就會來找我們。"

"太好了!老教主終於要回來了……"凝玉抹了抹眼角的淚水,說道。"有老教主在,天北教派遲早能重建起來……"

……

中州。

古擎天將手掌按在林霸天的胸口上。持續了一段時間。

這段時間裡,能夠感覺到一股外來的力量將自身內外轉了一圈。

當然,這自然得在林霸天自己放開所有身體防護的狀態下才能做到。

說實話,這麼做的風險特彆大。

尤其麵對古擎天這麼一位極度神秘的強者……這樣的行為更是危險至極!

雖然他一向將自己隱藏得很好,但在這種情況下,他感覺自身的秘密。尤其是關於死兆之地的那股力量,是很難不被髮現的。

古擎天微微閉上眼睛,麵無表情。

能夠感受到,那股力量將他神魂之中的混沌之印完全包裹。

在包裹之中,混沌之印的存在痕跡就被迅速淡化,最終化為烏有。

"還真能這麼輕易就解除掉?"林霸天心想道,"這用的是什麼手段?"

雖然混沌之印對他來說也不算什麼,但解決的辦法卻跟古擎天是完全不一樣的思路。

林霸天的解決思路非常簡單粗暴,那就是他本來就冇有神魂,要消除那道混沌之印。隻需要把那道虛假的神魂給摒棄就可以了。

但古擎天的做法卻是硬生生地將那道混沌之印給消除。

不得不說,這是更高超的手段。

就在林霸天還在驚訝的時候。古擎天已經收回了手。

"混沌之印已經消除。"古擎天淡淡地說道。

林霸天看著古擎天,問道:"那你應該還得給我留下一道印記吧?"

"印記?嗬嗬,不需要。"古擎天微微一笑,說道,"我不需要通過任何印記來操控你,在我看來。這是最低級的方式。我隻需要你跟我有一樣的誌向,這纔是最有效的方式。"

林霸天緩緩點頭。

古擎天緩緩往後退了幾步。說道:"從現在開始,你與我便是同盟,雖然你的輩分遠低於我,但我不會將你視為手下,我把你視為同伴。"

"你很清楚我的目標。"

"我這一次降臨蠻荒界,就是為了將人族的最後希望,方羽,徹底抹殺……隻要這個目標順利完成,我便會帶你一同前往域上仙界。"

"明白。"林霸天答道。

實際上,他內心還是有些驚訝。

這古擎天冇有在他體內留下任何的印記就算了。居然也冇有問他任何問題。

"難道古擎天什麼都冇發現?不應該吧?他的力量在我體內遊走了一圈,按理說應該能發現點什麼……但他卻什麼也冇問。這傢夥難道真的完全不在意這些事情?"林霸天眼神微微閃爍,心中疑惑。

"你是否很疑惑,我為何對你的過去毫不在意?"

這個時候,古擎天彷彿看穿了林霸天心中所想。問道。

"……的確如此。"林霸天答道。

"很簡單,我並不在意你之前經曆過什麼。而且……我也能大概猜出你經曆過什麼,你與我。與很多曾經的人族強者都是一樣的,隻不過他們大多數已經死了。我們還活著。"古擎天冷冷一笑,額頭上的十字劍印記紅芒閃爍。"我們之所以遭受如此多的痛苦,是因為人族這個身份。而我們能夠活下來。考的是我們自己。"

"我知道你曾經被困在死兆之地,最終被死兆之地同化,如今已成為死兆之地的一部分。"

"你無法控製自己的思想,難以操控自己的行為,你時而痛恨自己,時而又覺得自己冇有犯錯,在反覆的否定之中,承受著強烈的痛苦……"

聽著這番話,林霸天怔在當場。

他冇想到,古擎天隻是第一次見他,卻對他如此瞭解,甚至連他的內心想法都能猜出個七七八八!

這個古擎天,的確是他遇到過的最危險的存在!

"我之所以給你與我聯手的機會,就是因為這一點……你已被死兆之地同化,從最底層的潛意識中,你已徹底背叛人族,這是我對你信任的根源所在。"古擎天繼續說道。

林霸天冇有說話,隻是低頭,站在原地。

說到這裡,周圍的場景已經開始出現變化。

那幾張畫像消失不見,整個空間變成了一座氣氛沉重的殿堂。

林霸天站在大殿的中間,而在他的左側方,站著七道身影。

他們的身軀隱於陰影之中,看不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