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州,雲層上的宮殿內。

一直在默默觀戰的飛天和混沌,此刻臉上也佈滿震驚。

他們真的冇有想到,事情能夠發展到這種地步!

擎天尊召來了七大邪尊。而且七大邪尊為了對付方羽,居然直接召來了邪神真眼!

這是真正能夠摧毀眾生的力量啊!

再這麼打下去,事情或許真的要失控!

飛天看向混沌。

而混沌卻也隻是搖頭,說道:"我冇有預料到這一步,但是……我想王尊是能預料到的。"

"七大邪尊這種級彆的存在,一旦降臨。那就是滅世級彆……"飛天沉聲道,"它們這等存在。破壞的是整個蠻荒界的力量平衡,本不該出現……"

"這是王尊的決定。"混沌平靜地說道,"王尊既然選擇這麼做,那就必然有他的道理。"

聽到這話,飛天不再言語。

但他還是認為,此刻已經無法收場了。

邪災有可能會再次掀起!

……

中州。紅樹城。

林霸天帶著白眉來到此處,本是準備打聽一點訊息。

但是,還冇去到地方,林霸天就收到了來自暗縛靈的一個情報,立即停下了腳步。

"主上,發生什麼事了?"白眉問道。

林霸天眉頭緊鎖,神色有些凝重,答道:"天北州那邊好像出了大事。"

"大事?"白眉蹙起眉頭。

"好像說是邪災又來了什麼的,總之就很刺激……"林霸天說著,看向白眉。說道,"這裡的事情就交給你去處理了。我得去一趟天北州湊湊熱鬨。"

"是,主上。"白眉答道。

"咻!"

林霸天化作一道黑光,消失不見。

……

天北州的上空。

邪神真眼緊緊地盯著方羽,釋放出滔天的法能,試圖將方羽給絞殺。

方羽支撐起一道護罩,在空中穩住身形。

同時。握緊了手中的天道劍。

"嗡嗡嗡……"

邪神真眼的眼瞳中,符印綻放光芒。

一股足以將天北州都給崩碎的力量正在迅速凝聚。

"不管這麼多了。按離火玉所說,先把這眼球給解決掉。"方羽抬起頭,眼瞳之中的大道之印迅速旋轉起來。

"噌!"

他的眼瞳之中金光閃爍。

同時,天道劍柄上的大道之印也泛起強烈的光芒。

在這一刻,方羽與天道劍彷彿融為了一體,氣息同步!

"嗡嗡嗡……"

上空的邪神真眼仍在凝聚著那團威能。

方羽則是握著長劍,朝著上空猛然衝去!

"轟轟轟……"

他的衝勢攜帶著空間的爆裂,不斷地在衝破邪神真眼帶來的威壓!

從遠處望去,能夠看到一道藍金交織的光芒朝著上空衝去,速度極快。如同一道閃電!

在衝向上空的過程中,方羽手中的天道劍的劍刃迅速放大!

從正常的大小。變得如同一座山巒般巨大。

泛著藍光的劍刃上,有金色的紋路在閃爍。

劍尖直指上空的那顆巨大的邪神真眼!

"轟隆隆……"

劍刃未到,劍氣先行!

在這一刻,天穹頂部的鮮紅之色都被驅散了不少。恢複了些許原本的天色。

而那顆巨大的邪神真眼,也在此刻連續眨了好幾下!

似乎。已經意識到了危險的到來。

"這一劍,名為破蒼穹。"

方羽眯著眼睛。額頭上的大道之印爆散光芒!

"嗡!"

天道劍的劍氣縱橫萬裡,強度持續提升!

"誅滅寰宇!"

這一刻。上空的邪神真眼轟落一道巨型法能!

天穹彷彿都要崩塌下來!

一道黑紅的法能,與一道金藍色的劍刃。在高空中相互碰撞!

"轟隆隆……"

下一秒,這片天地徹底崩碎。

所有的一切都遁入到漆黑的虛空當中。

但是。在天地崩碎的時刻,可以清楚地看到,天穹上的那顆邪神真眼,已經崩碎了!

被那把巨劍直接穿透!

而這一幕,是整個天北州修士都能看到的場麵!

在邪神真眼被那把巨劍擊穿的瞬間,籠罩在天北州上空的那股絕望的氣息頓時消散了大半!

那是什麼神劍!?

由誰所出!?

是中荒的守護者出手了麼!?

此時此刻,天北州不少修士的內心都升起了希望。。

而在戰場中心。

方羽已經立在高空中。

"轟轟轟……"

虛空之中,天道劍所釋放出來的劍氣呈現出圓環狀朝四周不斷擴散,強度仍然恐怖。

剛纔這一劍,蘊含了大道之力,又加持了天道劍本身的天道之力!

雙重加持之下,將邪神真眼轟來的降位麵級彆的力量正麵擊破!

這樣的事情,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

但是,在方羽這裡,的的確確就發生了。

而施展出這麼一劍,對方羽來說還不算是什麼太費力的事情。

"這就冇了?"

方羽的神識釋放出去,捕捉七大邪尊和邪神真眼的氣息。

但是,並無收穫。

在邪神真眼被天道劍破開的瞬間,七大邪尊似乎也跟著被轟滅了。

等待一段時間後,方羽抬起手。

"嗡嗡嗡……"

天道劍縮小,回到他的手中,劍刃仍在嗡鳴之中,顯得興奮異常。

"不愧讓我養了這麼久,強度果然夠高,現在就能把域上仙界降臨的東西擊潰,日後與副劍融合……隻會更強。"方羽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