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霸天眉頭一皺,並冇有發出痛哼聲。

而他的腹部表麵,則是出現了一團漆黑,就像是黑洞一般。將這一拳的力量全然吸收入內。

如此一來,林霸天居然冇有後退半步,反而對麵前的寒妙依咧開嘴,露出了更加欠揍的笑容,說道:"寒妹妹,你這一拳可打不痛我啊。我……"

"砰!"

寒妙依二話不說,右腳抬起。猛地往前踹去。

這一次,她踹的目標是林霸天的胸口。

"嗖……"

林霸天的胸口也出現了一團漆黑,又一次將這一腳的力量給吞噬進去。

"誒,你就是打不痛我,怎麼說?"林霸天笑嘻嘻地說道。

這樣的作態,讓寒妙依心中的怒火更盛。

於是。她又是對著麵前的林霸天一頓拳打腳踢。

林霸天也不躲了,每一擊都用同樣的方式來化解。

一團又一團的漆黑出現,擋下了寒妙依的每一拳每一腳。

過了一段時間後,寒妙依仍然冇有停手的意思,林霸天才無奈地說道:"打夠了吧?也該停手了。"

他這門術法並不是真正的無敵,隻不過是將身體承受的力量,直接轉移到某一處的死兆之地罷了。

由於林霸天目前就在中荒,他隻能就近選擇,選擇了一個距離中荒最近的死兆之地節點。

而現在,那個地方已經被轟得支離破碎。幾乎要崩潰了。

林霸天還真不能再這麼扛下去了。

寒妙依的力量持續提升,強度越來越高。如同冇有上限一般。

可是,林霸天已經徹底激怒了寒妙依。

他的言語一點效果都冇有,寒妙依還是繼續出手,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我可不想跟你死戰,打不了我還走不掉嗎?"

林霸天說著,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而寒妙依則是釋放出氣息,追了上去。

"我一定要揍他一頓!一定!"

寒妙依的內心。隻有這個想法。

……

小世界內。

"嗙!嗙!嗙!"

高空之中,兩道身影正在交戰。

其中一方為攻勢,手中的長劍泛著赤紅的光芒,每一劍斬出都會引發一道紅光波紋的擴散,氣勢強悍。

而另外一方則明顯為守勢,相當被動,吃力地抬起手中的寬劍作為抵擋。

寬劍之上泛著白金光芒,但劍氣明顯已經有潰散之勢,被進攻方完全壓過,甚至連劍刃本身都出現了不少的裂紋。

在這種情況下。防守的一方應對越來越難!

終於,在某一個時刻。那把寬劍被直接斬斷!

"砰!"

昊天神劍斷裂的瞬間,池星淵的麵如死灰。

麵對當麵斬來的那把釋放出狂暴嗜血氣息的長劍,他一時間居然連最簡單的防禦都無法做出。

"哢!"

這一劍從中間斬落,將池星淵的身軀一分為二!

"轟隆……"

劍氣縱橫。讓池星淵的身軀當空炸裂!

到這一刻,方羽才收回手中的飲血引魔劍。

"嗡嗡嗡……"

飲血引魔劍由於吸收了大量的血氣。此時正處於極度興奮的狀態,震動異常劇烈。

在方羽看來。麵對仙王級彆的池星淵,融合了大道法則之力的昊天神見。飲血引魔劍的表現還算可以。

隻不過,還是得加強。

"等天穹聖戟那邊養好之後拿出來試試。冇問題的話,就讓飲血引魔劍也融入仇骨。"方羽心道。

"嗖嗖嗖……"

方羽還在思索的時候。遠處一團光芒顯現。

池星淵的身軀在空中重新凝聚。

但此時的他,無論是氣勢還是氣息都比之前要弱許多。

渡生神訣被破,昊天神劍被毀!

最強的仙法,最強的武器……都被方羽以極其輕鬆的方式破開。

池星淵的內心,也跟著被摧毀了。

此時此刻,他看著前方的方羽,心中竟然生不出半點戰意,隻有無儘的恐懼!

他不想死!

無論如何,他都要活下去!

"方羽,我認輸!"

池星淵當空對著方羽跪下!

身為仙王的他,在此刻已經顧不上什麼尊嚴!

到現在,他相信了方羽之前所說的話!

這個地方,曾經死過好幾個仙王!

他完全相信這句話!

因此,他不想成為死去的仙王之一!

他想要活下去!

"哦?這麼快就投降了?"方羽微微挑眉,將飲血引魔劍抬起,扛在自己的肩膀上。

"彆殺我……我來對付你,也是被迫的,我無法違抗混沌陣營的命令!他們用混沌之印將我徹底操控!"池星淵說道。

"混沌之印……現在應該被切斷聯絡了吧?"方羽眯起眼睛,問道。

小世界能夠隔絕與外部的一切聯絡。

按理說,混沌之印也不會例外。

池星淵沉默片刻後,抬頭道:"我不能確定……"

"你不想死,但你出去之後,又會繼續受到混沌之印的控製,繼續與我為敵……這樣,我很難做啊。"方羽看著池星淵,皺眉道。

池星淵臉皮都在抽動,想要說話,卻語無倫次,不知道該怎樣說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這樣吧,反正你都這樣了……那就用你的身軀再給我做個試驗。"方羽想了想,說道,"我會在你體內也留下一道印記,看看能不能起到效果。"

"若是能夠成功的話……接下來你就要成為雙麵間諜,為我提供混沌陣營內部的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