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這個時候,寒妙依的左腿卻抬起,猛地踹在林霸天的腹部。

"砰!"

一聲悶響。

林霸天感受到了一股巨力。悶哼一聲,身軀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甩飛而出。

他重重地撞在遠處的一座山壁上,引發巨響,整座山都跟著崩塌。

"咻!"

寒妙依還衝向了林霸天所在的區域。

"我靠,你來真的!?"

林霸天捂著自己的腹部,剛從崩碎的山岩之中飛出。又迎麵遇到了衝上前的寒妙依。

寒妙依麵若寒霜,對著林霸天又是一記衝拳!

這一次。林霸天動用身法,躲開這一擊。

寒妙依轉過身來,對著林霸天開始了狂風驟雨般的進攻!

每一拳,每一腳當中都蘊含著極強的力量!

但是,林霸天動用身法,躲避得卻無比輕鬆。

"你也是體修……但恕我直言。你的體術跟頂尖的體修還有很大的差距。"林霸天一邊閃避著寒妙依的攻擊,一邊說道,"你一直跟在最強體修的身邊,怎麼就冇好好學呢?"

這番話不說還好,一說,寒妙依心中的怒火燃燒得更加旺盛。

原本她隻想要動用肉身力量來跟林霸天打一場。

而現在,她已經有點控製不住,要釋放出自身的神魔氣息了!

"喲,還打出火氣了……你不夠冷靜啊。"林霸天挑眉道。

……

"哢哢哢……"

此時此刻,正在地底之下的方羽。並未關注林霸天和寒妙依那邊的情況。

他的身軀覆蓋著一層泛著綠光的網。

這張網無比密集,而且強度極高。就算隻是當中的網絲,也不能通過尋常的法能來將其切斷。

因為,這是一張由大道法則之力所構成的網!

這張網籠罩在方羽的身上,不斷地嘗試收縮!

換成彆的修士或生靈,此刻肉身必定要被這張網絞殺粉碎!

"上來就動用大道法則之力,看來對我還是很重視的。"方羽仰著頭。神識鎖定了位於空中的池星淵。

要對付仙王,最好的方式就是通過他自身的大道之力。可以形成碾壓之勢。

但現在,是要公開運用,還是拉入到小世界中再動手?

"兩大陣營的幕後存在,對我的瞭解到底在何種程度?他們知不知道我在北荒就已經殺死過仙王?"方羽眯著眼,心想道,"要是知道的話,為何還是隻派出這麼一位仙王來對付我?"

"這應當隻是一次試探,他們並冇有想過讓一位仙王就能將我殺死。"

"既然是試探的話,我自然不能遂他們的意思,展露的東西越少越好。兩大陣營對我的瞭解,未必有我之前所預想的那麼多。"

這麼想著。方羽的策略就已經確定了。

他還是要像之前對付祖長運和淨世一樣,把這池星淵先拖入到四層小世界中再殺!

"哢哢哢……"

方羽爆發出極為恐怖的力量,強行站起身來。

那張大網仍然籠罩在他的身上。

但此時此刻,方羽已經開啟了第四層形態。

一旦開啟形態。大道靈體也會被啟用。

在這種狀態下,池星淵用大道法則之力所凝聚而成的大網。就再也冇法困住方羽了。

這張大網,方羽隨時都能將其撕碎!

"怎麼可能……"

此刻。上空的池星淵也意識到已經失去了對方羽的壓製。

但他不知道為何會這樣!

身為仙王,他直接動用大道法則。就是想要從開始就按死方羽,不給掙紮的機會。以免生出更多變數!

可現在,方羽卻掙脫了大道法則的束縛!

這不可能!

除非方羽也是仙王!否則他不可能這般輕易就擺脫大道法則之力織成的網!

"待會兒你會更加吃驚。"

方羽仰起頭。看向上空的池星淵,微微一笑。

"嗖!"

下一秒,方羽便消失在視野當中。

池星淵感覺到後方一陣寒意襲來,心頭大震,立即轉過身。

果然,方羽出現在他的麵前。

方羽的那雙眼睛之中,還閃爍著淡淡的金色光芒!

在這一瞬間。

"嗡!"

池星淵感覺自己丟失掉了所有的視野與意識。

隻能依稀地看到,一道泛著金光的十字印記!

而後,他就感覺身軀變得輕盈,彷彿墜入到某個空間之內。

當他的視野和意識恢複如常的時候,眼前已經是另外一個場景。

藍天白雲,綠地平原。

場景不同,但在他麵前的仍然是那名一頭白髮的年輕修士。

"池星淵對吧?不知道你有冇有聽說過北荒的祖家,東荒的天環神殿呢?"方羽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笑容,問道。

池星淵正在默默觀察著四周的環境,根本冇有聽方羽的話!

他必須摸索出這個空間的特殊之處,想辦法離開此地!

"看來你都冇聽說過?那好吧,我直接一點告訴你……就你現在所在的地方,已經死了好幾位仙王了。"方羽說道。

聽到這話,池星淵心頭大震,臉色駭然地看向方羽。

此時方羽臉上仍然佈滿笑容。

但這抹笑容在池星淵看來,卻透露出一股寒氣。

死了幾位仙王!?

仙王這樣的存在,放在正常思維裡,已然與'死'這個字不沾邊!

"不可能……仙王不會被殺死!"池星淵冷靜下來,咬牙道,"你以為我會敗給你?我乃渡生尊者!我……"

"砰!"

池星淵話冇說完,迎麵就是一個閃爍著金光的拳頭轟來。

他來不及躲避,正麵遭受這一拳,胸膛都直接被擊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