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尤常這句話說出來,不僅是旁邊的凝玉,身後的其餘執事同樣臉色大變。

兩大陣營對於天北州的滲透是什麼時候到達這種程度的?

按照他們的預估,天北州內最多也就隻有數個族群勢力選擇了加入兩大陣營!

可現在。堵在天北教派大門前的族群勢力……已經超過三十個!

其中還包括隸屬於他們天北教派的各大城區的城主府!

連這些傢夥都投靠了兩大陣營!

"大執事,這裡麵真的包括投靠飛天和混沌陣營的勢力族群麼?"身後的一名執事沉聲問道。

"你們之前已經瞭解過其餘幾州的情況。"尤常神色凝重地說道,"任何一個不願意投靠兩大陣營的族群或勢力,到最後都會被孤立,遭到兩大陣營麾的圍攻。"

"而在天北州內,我們天北教派……顯然就成為了那個被孤立的對象。"

"那。那我們此刻何不選擇其中一方陣營?!"另外一名執事臉上明顯有慌張之色,急聲道。"不投靠他們,我們天北教派就要成為天北州,乃至於整箇中荒的針對目標!肯定扛不住!"

他的這番話說出來,身旁的幾位執事臉色都變幻不定。

很顯然,其餘的執事也都讚同這番話。

"不能投靠,教主說過。我們天北教派乃是天北州的榮……"凝玉咬著牙,開口道。

"若連性命都無法保住,還談什麼尊嚴榮耀!?"

冇等凝玉的話說完,那名執事就大聲打斷。

他的視線始終聚焦在尤常的臉上。

在他看來,隻要尤常願意帶頭,那整個天北教派很快就能投靠其中一大陣營,避免接下來可能遭遇的孤立與圍攻。

隻不過,尤常此刻的表情卻還是很嚴肅,並冇有接受建議的意思。

"一切……等教主定奪。"尤常看向前方大門外的眾多修士,沉聲道。"若教主認為我們不能服軟……那麼,我們天北教派。就得與兩大陣營對抗到最後一刻!"

此話一出,那名執事臉色立即變了。

他看向身側的其餘幾位執事。

這些執事相互對視,眼中都藏著惶恐與不安。

"嗖嗖嗖……"

就在這時,天北教派大門前的上空,落下一道強悍的光束。

光束之中,緩緩凝聚出一道身影。

是一名戴著黑色麵具的修士。

這名修士立於半空之中。麵具上露出的一雙眼瞳呈現出灰白之色,顯露出漠然且無情的氣息。

他以俯視的姿態。望著天北教派大門前聚集的眾多修士,發出低沉且嘶啞的聲音。

"我已經給了你們天北教派選擇的機會,而結果,我也看見了。"

"既然你們選擇對抗,那我就先讓你們……對抗整個天北州。"

這番毫無情感波動的話語,卻讓天北教派這邊的眾多修士失去了方寸,慌亂到了極點。

哪怕是最底層的守衛,都知道現在麵對的是什麼樣的情況!

天北教派不願意加入兩大陣營,那麼……就得遭到兩大陣營的圍剿!

而從現在的場麵來看,天北州的頂尖族群和勢力。已經全都選擇了投靠兩大陣營!

他們根本不可能敵得過這麼多的對手!

對抗下去,隻有死路一條!

這下。天北教派這邊的修士心已經亂了,根本生不起半點的戰意。

外麵聚集的修士越來越多,眼神中充滿著殺意,釋放出來的修為氣息瀰漫天地。如同黑雲壓來。

天北教派,已經處於懸崖邊緣!

"噌!"

這個時刻。空中一道閃光顯現。

教主凝顏,直接出現在天北教派的大門之外。

她立於空中。與前方那名戴著麵具的神秘修士處於同一高度。

見到凝顏出現,後方一眾天北教派的修士內心總算有了些許的安穩。

"你代表的是飛天。還是混沌?"凝顏麵無表情地問道。

"這一點,你不需要知道。"神秘修士說道。

"事實上。我還冇做出決定。"凝顏美眸微微眯起,說道。"或許我會選擇加入飛天,或許會選擇加入混沌,隻是需要考慮的時間。"

"不,我們很清楚,你已經做出了決定。"神秘修士語氣冰冷地說道,"你選擇的是……與我們為敵。"

"否則,你不會容許方羽進入到天北教派之中。"

"哎呀,我就奇了怪了,我剛來中荒也冇幾天,冇招惹過你們飛天和混沌,你們為什麼就要這樣針對我呢?"

這時,一道男聲從上空傳來。

眾多修士抬頭看向上空,便看到一名身穿灰衣的年輕修士,不知何時出現在高空處。

這名年輕修士麵容年輕而清秀,但頭髮卻是一片灰白之色。

從身型而言,略顯瘦削。

這正是方羽。

而且,是冇有經過任何外形偽裝的方羽。

在蠻荒界,這是他少有的露出真容的時刻。

"你倒是回答我的問題啊,還有你為何要戴著麵具?是醜到不能見光麼?"方羽微微挑眉,雙手抱臂,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