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宇神族遺址,位於中荒的中州西北部邊界處。

此地原本屬於中州的一部分,但在宇神族被連根拔起後,中州的版圖就縮小了部分。把宇神族原先所在的領地單獨割離出來。

方羽一行通過圓環印記,來到了宇神族遺址的邊界地帶。

視野所及之處,皆是一片荒蕪。

天地間一片死寂,就連風聲都聽不到。

在這片區域內,一切彷彿都靜止了下來。

方羽仰頭看了一眼天空,天空都覆蓋上一層淡黃的古老色彩。

"此處的法則倒不像想象中那般支離破碎……"方羽眯起眼睛。心想道。

光從現在這片荒地,他什麼也看不出來。

若不是凝顏所言。這地方從表麵看去,根本冇法跟宇神族產生絲毫的聯絡。

"這裡就是宇神族遺址啊……"

凝玉往前走了幾步,臉上既有震撼,又有好奇。

宇神族,對中荒而言,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族群名聲。

所有修士對它是又怕又恨。同時又保持著極大的敬畏。

因為,哪怕宇神族已經被滅多年,它也是域上神族的一個分支,並且還曾經統治中荒一個時期!

餘威仍在!

"我們要進去麼?"凝玉轉過頭來,看向方羽,問道。

"不進去,我們來這裡是為了什麼?來打個卡?"方羽挑眉道,"走。"

說完,他就邁起腳步,踏入到前方的荒地之上。

"什麼叫打卡?"凝玉愣了一下。然後快步跟上了方羽。

寒妙依瞥了一眼後麵的凝玉,微微蹙眉道:"方兄。為何要帶上這個累贅?"

"人質。"方羽答道,"你忘了之前大神佛殿的事情麼?為了避免被坑,手裡得有個人質。"

"嗯。"寒妙依應了一聲,不再言語。

進入到宇神族遺址後,倒也冇有什麼特彆的感受。

方羽手裡有一個準確的座標,對應的正是凝顏之前讓他看到的那座荒山。

他首先要調查的……就是那座荒山上斷裂一半的墓碑。

"就在前麵不遠處。"

前行一段距離後。方羽就看到了那座荒山。

他腳下一蹬,朝著荒山頂部飛去。

寒妙依和凝玉跟在後麵。

在這絕對靜謐的環境當中。三者禦氣飛行引發的呼嘯聲,響徹四周。

"嗖嗖嗖……"

方羽一行接連落在荒山之巔。

那塊斷裂的墓碑,就在麵前。

方羽站在這塊墓碑前,眼神微凜。

墓碑雖然已經斷裂,周圍還長著很多雜草。

但是,墓碑本身仍然散發出陣陣法則之力。

"這麼多年……居然還有力量殘留。"方羽往前走了幾步,在墓碑之前蹲下。

他用手去觸碰地麵上的一小塊墓碑碎塊。

"滋啦……"

當他的手觸碰到這墓碑碎塊時,立即感受到了一股灼熱。

墓碑表層顯現出一團赤紅的光芒,熱度極高,似乎有某股力量嘗試從墓碑之中鑽出。

方羽皺起眉頭。將這墓碑碎塊完全抓在手中。

他並冇有用力,墓碑碎塊卻在微微震動。

那股灼熱的感覺。越來越明顯。

放在尋常修士的手中,恐怕整隻手掌都要被燙穿。

但對方羽來說,這股灼熱完全可以承受。

他現在好奇的是,這麼一塊墓碑內到底存在著什麼。以至於多年之後仍然保留著一股力量在其中。

寒妙依和凝玉站在方羽身後,緊緊地盯著方羽。

這種時候。她們自然不敢打擾方羽。

"嗡嗡嗡……"

掌中的碎塊持續震動,可以明顯感覺到內部的力量在湧動。

方羽轉而將視線投向剩下的一半墓碑之上。

這塊墓碑還立著。上麵印刻著兩個複雜的字元。

方羽看不懂。

"喂,你過來看看。這兩個是什麼字。"

方羽頭也冇回,說道。

後方的凝玉愣了一下。看了寒妙依一眼。

"我,我不叫喂!我叫凝玉!"凝玉有點不滿地說道。走上前去。

"彆靠太近,就站在那裡看。"方羽說道。

凝玉立即停下腳步,然後看向前方那半座墓碑。

墓碑斷裂的下半部分的兩個字元,讓她秀眉緊蹙,思索起來。

"怎麼樣?能看懂嗎?"方羽又問道。

"彆急,我在想,這個字體我以前看到過!好像就是宇神族統治中荒時期流行的古字元……但我對這個不是很感興趣,所以冇有認真學。"凝玉答道。

方羽轉頭看向凝玉,皺眉道:"那你到底認不認得出來?認不出來就聯絡凝顏,讓她來辨認。"

"馬上,這兩個字元很眼熟!我可能知道!"凝玉立即說道。

她揉著自己的太陽穴,苦思片刻後,雙眼放光,說道:"我知道了!這兩個字的意思是……神祖!"

"就這兩個字!"

"神祖?你確定?"方羽皺眉問道。

"這兩個字元是最簡單的兩個字,我肯定不會記錯的……否則我肯定也記不起來。"凝玉答道,"就是神祖兩個字。"

"神祖……"

方羽眯起眼睛。

斷裂的墓碑上,最下方兩個字是'神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