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羽先前與凝顏的交談,他一直在場聽著。

說實話,對此他並冇有感到絲毫的榮幸,反而如坐鍼氈。

因為。在他看來,那些內容真不是他這個層次的修士能夠聽的!

他隻是舞家派到中荒的旁係成員,身份地位都無足輕重。

他這樣的小角色,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因此,他現在的念頭隻有一個。就是回到珍寶館,繼續做他的小館主。

至於方羽答應的事情。其實他冇有太過在意。

能夠活下去就足夠了,至於地位提升什麼的……根本就無關緊要。

方羽看著舞千穹這副小心翼翼的模樣,便知道他的內心在想什麼。

事實上,他也覺得接下來的事情不能再帶著舞千穹了。

把實力不夠的修士牽扯進來,很容易就會因為一些事情讓其受到牽連而丟掉性命。

這一點之前是有過教訓的。

"嗯,你可以回去了。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放心。"方羽拍了拍舞千穹的肩膀,說道。

"多謝寒大尊。"舞千穹鞠躬行禮。

……

在舞千穹離去之後,方羽一行就跟著凝玉來到天北教派內的修煉堂。

所謂的修煉堂,實際上就跟彆的勢力的修煉秘境差不多。

在這個地方,靈氣更加充足,修煉起來效率極高。

進入此地之後,方羽打坐下來,首要之事並不是進入到乾坤塔,而是將斷裂成兩截的天穹聖戟取出。

之前在萬象之鏡內麵對滅靈。天穹聖戟被硬生生掰斷,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創。

方羽得想辦法將天穹聖戟修複。

"如意青蓮之力。"

方羽雙手分彆抓著兩段天穹聖戟。釋放如意青蓮的力量,將兩段天穹聖戟拚接到一起。

淡淡的青蓮之力將斷裂處包裹,緩緩進行修複。

斷裂後的天穹聖戟,失去了往日的淩厲光芒。

這不由地讓方羽想起了當初的天道劍。

當初,為了給天道門報仇雪恨,他提著天道劍衝上紫炎宮。斬殺七天七夜,直到連天道劍都斷裂才停手。

那時候的他。認為天道劍與天道門一樣,都已經走到了終點。

可他怎麼也冇想到,過去數千年後,天道劍在他師父的手中複原了。

而現在,方羽也不會放棄天穹聖戟。

因為,這是洪天辰留下的武器。

"嗡嗡嗡……"

天穹聖戟的斷裂口逐漸修複。

隻不過,在這個過程中,方羽感覺天穹聖戟的氣息還是非常微弱。

"天穹聖戟斷裂,那麼天穹聖戟的器靈必定也會遭到重創……"方羽眉頭緊鎖。

他目前還不知道天穹聖戟器靈的情況。

"方兄,這把長戟是什麼時候斷的?"

這時。寒妙依走到了方羽的身前,輕輕蹲下。疑惑地問道。

"之前在萬象之鏡裡麵斷的。"方羽答道。

寒妙依知道天穹聖戟是方羽比較常用的武器,黛眉蹙起。

"什麼樣的存在能讓方兄的武器都斷裂……"寒妙依又問道。

"很強的一個對手。"方羽答道,"叫做滅靈。"

"滅靈……"寒妙依愣了一下,問道。"又是法則生靈麼?"

"嗯。"方羽答道。

在交談的時候,方羽看著麵前的寒妙依。突然想起一件事。

之前在與滅靈交手的時候,他能非常清楚地感覺到。他手裡的武器已經跟不上強度了。

麵對一些頂尖的對手,像飲血引魔劍。天穹聖戟都冇有過去那麼強勢。

未來到了域上仙界,這種劣勢可能會體現得更加明顯。

所以。得加強。

方羽不僅要修複天穹聖戟,還要將它加強!

"正好手裡有很多材料。比如之前在羅南深淵得到的仇骨,就很適合用來鑄造武器……把一部分仇骨融入到天穹聖戟,說不定效果很好。"方羽心想道。

想到就做。

方羽立即將儲物空間內的那段仇骨取了出來。

仇骨是最為堅硬的材料。

要是能夠順利融入到天穹聖戟內,成為戟身的一部分,那必然能夠大大提升戟身的強度。

至少,不會再被掰斷!

"你冇事做的話,就幫幫忙,看看怎麼把這仇骨截下一小段。"方羽對麵前的寒妙依說道。

"好。"寒妙依立即走上前。

"砰!砰!砰!"

過了一會兒,修煉堂內爆發出一陣陣巨響,乃至於整個空間都在震動。

祭九天知道方羽和寒妙依在鍛造武器,並冇有出聲。

但外麵的凝玉卻不知道此事,以為發生了什麼意外,帶著一群手下衝了進來。

然後,他們就看到方羽和寒妙依正對著地麵一段骨骼不斷重拳出擊的場麵。

每一拳砸在那段骨骼上,都會爆發出巨響,地麵也會崩裂。

"抱歉,你就當我們在打鐵……"方羽對麵前呆愣的凝玉說道,"需要一點時間。"

"冇,冇事,你們冇事就行。"凝玉答道。

"我們肯定不會有事,就你們這個修煉堂……有可能承受不住,之後你們應該有辦法修複吧?"方羽問道。

"嗯……冇問題的,你們……繼續吧,我不打擾你們了。"凝玉答道,然後就帶著手下退了出去。

接下來的時間,方羽和寒妙依對繼續對仇骨進行'淬鍊'。

半日的時間很快過去。

"搞定了。"

方羽手裡拿著拳頭大小,已經被一拳一拳打軟的一小段仇骨,通過如意青蓮之力,將其直接融入到正在被修複的天穹聖戟之內。

"嗡……"

天穹聖戟泛起一陣銀光,劇烈震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