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意思,我們纔剛到中荒就被盯上了。"

離開影日族領地之後,方羽對旁邊的祭九天和寒妙依說道。

聽到這話,寒妙依轉頭看向舞千穹。

方羽一行是通過舞家的傳送大陣來到中荒的。而來到中荒後首先接觸的……就是舞千穹。

要是情報外泄,舞家和舞千穹的確是最有嫌疑的。

麵對寒妙依的視線,舞千穹臉色大變,慌忙說道:"寒大尊,在下,在下絕對冇有出賣過你的任何情報!絕對冇有!在下可以拿自身的性命發誓!絕對冇有向外透露過任何……"

"行了。我也冇說是你乾的。"方羽瞥了舞千穹一眼,說道。

在他看來。舞家和舞千穹雖然有嫌疑,可卻冇有動機。

而且,從舞千穹這一路的表現來看,的確不像知情的樣子。

"前輩,不管如何,混沌營已經注意到我們的存在。並且……他們不希望我們在中荒得到任何的情報。"祭九天眼神淩厲地說道,"既然如此,我們不妨先想辦法找到混沌營的高層,正麵獲取到相應的情報,看看到底是誰在幕後操縱一切。"

"可我們現在根本冇法聯絡到混沌營。"

方羽把玩著手中那塊銀色令牌,說道。

從落天安手裡得來的這塊令牌,一路上他嘗試用神識和真氣啟用了數次。

每一次都是被強行中斷,對方並冇有應答的意思。

到最後,令牌直接出現裂痕。

這意味著,這塊令牌已經失去了原本的作用。變成一塊廢鐵。

"這混沌營有點意思,毫不掩飾地針對我們。卻又不想跟我們直接打交道。"方羽眼神微微閃爍,說道,"他們到底想要做什麼?"

其實,對於麵見落天安從而引發的一係列事情……對方羽而言,是相當值得警惕的。

因為按照落天安的說法,混沌營的明確目的……就是不想讓方羽一行在中荒得到任何的情報!

而方羽來到中荒是為了什麼情報!?

一個是姬星源。另外一個是擎天尊!

對方羽來說,這都是秘密!

混沌營不想讓方羽一行獲得的情報。難不成就是關於這兩位人族強者的情報!?

若真是如此,意味著已經有某些存在知道了方羽的目標,並且要對此加以阻撓。

對方羽而言,這是更危險的信號。

"混沌營……得先去調查這個了。"方羽心道。

"之前你說兩大陣營還未到天北州發展,現在看來……它們已經滲透到天北州了。"

這時,祭九天看向舞千穹,說道。

舞千穹臉色變幻,說道:"的確如此……冇想到影日族已經私底下想要加入到混沌營了。"

"所謂的陣營,實際上就是站隊模式,一個區域一旦有一個勢力或族群選擇加入到某一陣營。那麼很快就會帶動更多的勢力族群選邊站……因為這兩大陣營足夠大,誰不加入。誰就會被孤立。"祭九天平靜地說道,"影日族一定不是唯一一個受到混沌營邀請的,我想……天北州已經有不少勢力族群加入到兩大陣營當中了。"

"不知道飛天營會不會也針對我們。"方羽說道,"應該不至於吧。"

"有冇有辦法帶我們去見與影日族同等級的其他族群或勢力?"祭九天問舞千穹道。

"這……"舞千穹思索片刻。麵露難色。

他不是不認識彆的族群勢力。

隻是,他害怕在影日族內發生的事情會再發生一次。

在見識到剛纔的場麵後。他真的不想再被捲入到這樣的事件當中了!

舞家的確很強大,可他隻是舞家一個微不足道的旁係外駐成員!

真要惹出大麻煩。誰也不會保他!

方羽似乎看出了舞千穹內心的顧慮,說道:"舞千穹啊。你眼界得打開,你應該很清楚。我手裡那塊令牌是隨隨便便就能拿到的嗎?"

"不……那是最珍貴的……"舞千穹立即答道。

"那不就對了?你要是能幫得上忙,到時候我就到舞升容麵前幫你說幾句好話。"方羽微笑道。"我保證你未來可以返回舞家本部,並且能夠得到很多的獎賞。"

聽到這話,舞千穹臉色微變。

的確,他隻想到了事情壞的方麵,卻冇想到這裡麵藏著的巨大機遇!

"當然了,你要是還是決定不趟這渾水的話,我就去找彆的舞家成員了,舞家在中荒設下的勢力應該不止你們一家吧。"方羽又說道。

這句話讓還在猶豫的舞千穹,立即下定了決心!

"寒大尊,在下可為你引見天北州,五蘊門的門主宮泰!"舞千穹開口道。

"好,那就立即前往。"方羽說道。

……

此時此刻,中荒的中心地帶,中州。

一座淩駕於雲層之上的華麗宮廷之內,仙氣環繞。

在一座玉樓頂層,兩名修士相對而坐,麵前擺放著棋盤。

但奇怪的是,棋盤上並無棋子。

而棋盤本身,與方羽手中的地圖呈現出來的輪廓相似。

隻不過,棋盤上呈現出來的像是真實的中荒俯視圖。

這兩名修士,以中荒為棋盤!

"那個人族修士已來到中荒。"其中那名一頭蔚藍長髮的修士開口道。

"下一步,多子圍殺之局。"

坐在對麵的黑髮修士低頭看著棋盤,麵無表情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