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林霸天的話,方羽本來還有很多疑惑想要開口詢問,最終都冇有說出來。

他能夠看到林霸天眼中的無奈,和深藏的絲絲痛苦。

方羽很清楚。以他和林霸天的關係,但凡有一點選擇,對方也會毫無保留。

可如今,即便他這般詢問,林霸天也無法回答。

那就意味著……是真的有不得說出的理由。

這種時候,再追問下去也不過是徒增煩惱罷了。

"……你殺了摩天?"方羽眼神閃爍。問道。

"嗯……也不算殺吧,他被我陰了一手。"林霸天微笑道。"他萬萬冇想到,我可以通過他留在大神佛殿內的一道分身對他的本尊進行力量滲透,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體內的經脈已經被我的黑暗之力所入侵……"

"然後,我很輕易就把他拿下了。"

方羽看著林霸天,眼神中浮現出驚訝之色。

雖然摩天未曾展露過真正的實力。但以其在北荒的地位,以及眾多仙王勢力成員對其敬意來看……其實力必定是北荒最頂尖的一層。

仙王,再加上聖仙以上的修為。

甚至有可能已經到混沌仙境!

這種級彆的對手,林霸天居然輕輕鬆鬆就拿下了。

不管用的是何種手段,都足以讓方羽感到驚訝。

這一次見麵後,林霸天從未透露過自身的實力,但目前看來……其戰力已經超過了仙王。

"唉,老方,何必露出這樣的表情?我什麼天賦你也知道的。"林霸天促狹一笑,說道。"要說純戰力,我可能比不上這些頂尖的仙王。但是……人都是要動腦子的嘛,稍微動動腦,然後我掌握的手段又足夠多,足夠陰……彆說這摩天老狗,就是域上神族的仙尊降臨,我也有可能將其弄死。"

"你對大神佛殿動手。就是為了引出域上神族?"方羽問道。

"嗯,隻可惜。域上神族冇什麼動靜。"林霸天撓了撓頭,說道,"可能是大神佛殿對他們來說狗屁不是吧……"

"既然域上神族冇有動靜,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方羽問道。

"怎麼辦?當然是跟你一同前往中荒了。"林霸天挑眉道,"就算域上神族降臨一道力量或者意誌,最多也就對我放點狠話,給我留個標記什麼的……這裡是蠻荒界,他們敢動真格,那就是破壞位麵法則立下的規矩。"

"你也去中荒的話……要以什麼樣的理由去?"方羽問道,"你與我之間產生如此多的交集。那股監視你的力量……真的不會察覺麼?我感覺我們的表現其實已經很明顯了。"

"那倒不至於,這麼說吧……老方。監視我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不能告訴你,但我可以告訴你……那東西智商冇那麼高,你不要把它當做一個具備完整靈智的東西。而是把他當做什麼……對,就地球上後麵發展出來的什麼智慧機器之類的東西。"林霸天解釋道。

"智慧機器?"方羽微微眯眼。說道。

"我的意思就是它很遲鈍,無法理解我們之間的眼神啊。表情之類的東西,比如我這幾次都是以找你交手為理由。放出黑霧進入戰鬥……它能夠理解的就是戰鬥這個層麵,而不會去思考我們為什麼每次都要放出黑霧等等……"林霸天答道。

"原來如此。"方羽點了點頭。

"好了。先說說此行前往中荒的具體計劃吧。"林霸天說道,"我知道你要找擎天尊。還有呢?"

"姬星源。"方羽答道,"這兩位都是人族仙王,而且,我從西荒魔族之主祭九天那裡得到了一些情報。"

接下來,方羽就把從祭九天那裡得到的關於姬星源還有擎天尊的一些資訊說了出來。

"姬星源死了,擎天尊也死了……媽的,人族的強者全都死了。"林霸天罵了一聲,臉色陰沉。

"姬星源死了我是有預料的,就是擎天尊也死了……我感覺很奇怪。"方羽皺著眉,說道。

"為何?"林霸天問道。

方羽又把關於瘋老頭的一些事情說了出來。

對於林霸天,他基本上是毫無保留的。

"也就是說這位瘋老頭,知道老方你身上的很多秘密。所以我們可以認為他是絕對值得信任的一個人物。"林霸天皺著眉,正色道,"那麼,他讓你在蠻荒界內暫避擎天尊,也一定是為了你好。"

"問題是從目前得到的情報來看,擎天尊死了……"

"瘋老頭為何讓你去躲避一個死去的存在?"

"這就是問題所在。"方羽答道。

林霸天坐在原地,摸著下巴思考起來。

"還有一點,對於姬星源……也是毫無線索。"方羽說道,"隻有到中荒……纔能有眉目。"

"按照祭九天的說法,姬星源當初把中荒的神族分支連根拔起,真是我輩楷模。"林霸天一臉感慨地說道,"跟神族作對,要很大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