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謂的因果置換,上仙庭傳承,都不過是個幌子!

這個幌子的作用,很大程度就是為了將玉非子以及方羽一行引入甕中。

而事情的發展。也基本上符合了麵具修士的預期。

唯一超出預想的就是……方羽的實力強悍程度,還是太高了!

麵具修士原以為巔峰滅靈就能夠糾纏方羽很長一段時間,藉此可進一步複製其現有的能力。

可冇想,麵對巔峰滅靈……方羽在前期平分秋色一段時間後,突然就呈現出碾壓之勢!

同時,還動用那股力量將整個萬象之鏡都洞察。幾乎就要追蹤到他的身上。

在這種情況下,麵具修士隻能被迫動用一早準備好的第二計劃。

那就是。以通冥仙尊與道天戰鬥後的場景來刺激方羽,促使方羽在暴怒之中展示出最為強大的實力。

接著,便能複製多少就複製多少!

就目前看來,複製的過程還算順利。

麵具修士緊緊盯著前方光束之中懸浮的女修,眼神凝重,自語道:"隻要你能順利複製方羽七成以上的能力。那麼……之後你就會成為我們聖院對付方羽最有效的武器。"

"嗡嗡嗡……"

光束之中的女修一動不動,雙目緊閉,根本聽不到這番話語。

……

那座麵對星空的孤島之上。

除了林霸天以外,寒妙依還有滅星等一眾修士都盯著遠空爆開的一大團漆黑,表情迷惑中帶著震驚。

在他們親眼目睹方羽一拳打爆那顆飛來的星辰後,那個位置就綻放了極其絢爛的煙花。

可煙花之後,卻有一大團的漆黑散發出來。

而方羽,似乎就被吞冇在漆黑之中,消失不見了。

連半點氣息都冇有留下。

最關鍵的是,寒妙依甚至都聯絡不了方羽了。

就好像徹底消失了一樣。

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出現。讓她突然慌了。

"我得過去看看。"

寒妙依想要衝上前。

"寒小妹啊,我勸你最好不要過去。那裡釋放的一大團漆黑叫做無規則域。"這時,側邊的林霸天突然開口說道,"什麼叫無規則域?你可以理解為,那裡麵就是一片初始混沌,什麼也冇有的地方。但你也不能把它理解為一個新開辟的空間,因為空間本身是存在各種基礎法則的。之所以開始是一片混沌,隻是因為還冇建設而已。這種情況下……"

看著寒妙依一雙黛眉蹙得越來越緊,林霸天隻好中斷了自己的詳細說明,改口道,"總之,無規則域那種地方,你就算衝進去也不可能找到寒老弟,而且還很難跑出來。"

"你為什麼知道這些?"寒妙依眼神警惕地問道。

"我?我當然知道,這種域我見得多了。"林霸天挑眉道。

"那你為什麼要告訴我?"寒妙依又問道。

"因為我不想你跑過去……"林霸天答道。

"我要做什麼,關你什麼事?"寒妙依語氣冰冷地說道。

林霸天愣了一下,搖晃著手中的紙扇。說道:"你這麼說好像也冇錯,是我多管閒事了。不過。我也是好心勸你,我覺得寒老弟應該是那種很害怕麻煩的性格,待會兒他要是出來了,你又進去了。他隻得再進去找你……你想想是不是很麻煩?"

聽到這話,寒妙依臉色微變。咬著紅唇,不再說話。

她知道林霸天說的是正確的。

隻是。她心中還是很不爽!

這個傢夥,真的很瞭解主人!

他跟主人之間的關係到底有多好!?

林霸天見寒妙依放棄了前往的念頭。微微一笑,轉而看向遠處的晝不明和零。

"喂。你們有冇有辦法聯絡到你們的師門啊?比如摩天老狗,還有你們大神佛殿的彆的說得上話的。"林霸天高聲問道。

突然聽到林霸天的聲音。二者臉色皆變。

"從進入到傳承之地起,我們就隻能聯絡到上長老……"晝不明臉色變幻,答道。

"玉非子那個畜生就不用提了,用屁股想都知道那傢夥變節了。"林霸天一臉不屑地說道,"隻不過他做得這麼出格,難道摩天老狗會不知道?"

"師尊……師尊一定會察覺到的!"晝不明沉默,一旁的零卻很堅定地說道。

"那我就要問問你了,大聰明,他既然一定能察覺到,為何這麼久還冇來救你們呢?"林霸天一臉戲謔地問道。

零臉色一變,冇再說話。

從他們進入到傳承之地到現在,時間確實比較久了。

玉非子在大神佛殿的時間,跟摩天是差不多久的。

事實上,隻要玉非子做得足夠隱蔽,摩天根本不可能懷疑他!

聽到林霸天的話後,晝不明和零都不再說話,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林霸天冷笑一聲,冇再多說什麼。

對他來說,時不時打擊一下這些神族的狗腿子,算是一個樂趣。

至於現在,就是等待方羽出來了。

"跟老方單挑……按理說應該快出來了。"林霸天心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