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做出了欺師滅祖的行為!

他的親傳弟子洛殃,已經死在了傳承之地內!

接下來還有晝不明,還有零……

三大天驕死去,摩天和大神佛殿內的一眾元老。一定不會放過他!

而且,零的特殊體質,還牽扯到域上神族。

萬一域上神族注意到此事,那更是萬劫不複!

一瞬之間,玉非子的腦海中閃過很多的想法。

就好像有一道刺骨的寒意從他的天靈蓋落下,直擊他的內心。讓他從原先的狂熱狀態中清醒過來。

可清醒卻並冇有帶來任何的好處。

清醒過後的他,隻感覺到了絕望。憤怒,痛恨!

他恨自己為何這麼貪婪,為何不滿足如今所享有的地位,為何如此愚鈍,直到此刻才醒悟過來!

他恨眼前的麵具修士把他當做棋子戲耍,讓他墮入絕境!

"我不會放過你。我不會放過你……"

玉非子瞪著麵具修士,體內仙力不受控製地釋放出來,越來越強烈。

"我給過你機會離開,但你不走……那麼,就彆怪我了。"

麵具修士搖了搖頭,雙眼之中閃爍青光。

下一秒,他麵前的玉非子身軀猛地一震,釋放出來的仙力頓時散去!

……

萬象之鏡內。

方羽通過大道之眼,順著法則的外沿不斷地延伸,幾乎就要鎖定操控萬象之鏡背後的存在。

但就在這時。對方似乎發現了這一點,居然直接將萬象之鏡關閉!

在這一瞬間。那條聯絡就斷開了。

而方羽周邊的場景,也從原先崩壞的天地,變成了一大片的荒野平地。

林霸天,寒妙依,以及滅星一眾魔族修士接連出現在他的身旁,並且都是一臉的茫然之色。

最後出現的……是已經消失很久的晝不明和零這兩位來自大神佛殿的天驕!

從他們身上破爛的衣服。還有各種傷痕來看,他們之前的遭遇應該很凶險。

"他媽媽的吻。老子正在跟吞仙獸比誰的咬合力更強,馬上就分出勝負了,結果居然就被弄出來了?"林霸天皺著眉,一臉不爽地說道。

"我也快把那隻火魔擊敗了……氣死了。"

寒妙依雙瞳還泛著紅芒,身上的魔族氣息極其強烈。

她剛纔也在激戰之中,本來就快取勝了,周圍的場景卻突然出現變化,然後就回到了這片荒野之上。

打架隻打一半,還不如不打!

滅星用震駭的眼神看著寒妙依。

他和他身後的一眾魔族精銳都感應到了寒妙依身上氣息的特殊之處!

而在更遠處,晝不明和零站起身來。

不知為何。再度看到方羽一行,他們首先感覺到的不是厭惡和憤怒。反而有一種慶幸感!

因為,這是他們進入到宮殿後,第一次見到形態正常的修士!

相比起那些麵容可怖,隻有殺氣和死氣的怪物。就連一直挑釁噁心他們的林五千都顯得格外親切!

"我們這是被傳送到宮殿外麵去了?"林霸天緩過神來,環視四周。

原先那座宮殿已經看不見了。

他們的四周就是一片平坦的荒野。什麼都冇有。

方羽早已恢複到正常形態。

而且,他很清楚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看來整座宮殿都是萬象之鏡……萬象之鏡被停用後。宮殿就消失了。"方羽心道。

林霸天看到方羽的表情,便知道其明白是怎麼回事。

於是。他也就冇再思考了。

方羽轉頭看向寒妙依,招了招手。

寒妙依愣了一下。然後立即跑上前來。

"主人,怎麼啦?"寒妙依問道。

"把你氣息隱匿起來。"方羽說道。

"……噢。差點忘了。"寒妙依答道,然後便將自身的氣息壓製下去。

"你們兩個還冇死啊?"

林霸天看向晝不明和零,笑著問道。

晝不明和零環顧四周,都冇有見到洛殃。

"彆找了,那個洛殃早死了,死得很慘。"林霸天說道,"我原以為你們兩個也會那樣死掉呢。"

"洛殃死了!?"

晝不明和零臉色大變。

零的眼睛瞬間就紅了,眼淚落了下來。

她怎麼也冇想到,此行居然真的這般危險!

"上長老!上長老!"

晝不明臉色無比難看,內心狂震!

到現在,他若還意識不到玉非子有問題,那他就真的愚不可及了!

"把萬象之鏡關閉,讓我們到這裡,是想要乾什麼呢……"方羽眯起眼睛,仰頭看著上空。

他很清楚,對方是肯定還有後續行動的。

"方羽,你的能力真的遠超我的想象……我實在想不到,連萬象之鏡你都能用如此輕鬆的方式破解。"

這時候,一道冰冷的男聲從天穹傳來。

但這道聲音,與之前玉非子的聲音完全不同。

"你是誰?"方羽問道。

"我是誰?這麼說吧……我可能是全位麵內,最為瞭解你的對手。"那道聲音帶著笑意說道,"或許,我對你的瞭解,比你都要多。"

聽到這話,方羽內心一震。

果然,幕後黑手對他極其瞭解。

而之前他與林霸天就討論過這個問題。

對方……極有可能是早就在地球上佈局的聖院!

"所以,你現在想做什麼?"方羽問道,"既然你知道我的能力,那麼……就不應該做冇有意義的嘗試。"

"你說得對,接下來我不會在做無用的嘗試,我會用最有把握的方式,將你抹殺!"

那道聲音說到這裡,釋放出淩厲的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