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方羽的視野當中,目前所在的場景,就像一個泡泡,在一個巨大的容器中緩緩飄蕩。

而這個容器當中。還有數百顆類似的泡泡。

若每一個泡泡象征的就是一個場景,那麼整個容器當中的場景不可謂之少!

"這個巨大的容器,應該就是萬象之鏡了……"方羽眯起眼睛,心道,"整個容器由非常特殊的法則所構成,這法則內既有時間法則。又有生命法則……"

"這萬象之鏡到底是什麼級彆的仙器?要是隻能儲存一兩個場景也就算了,可這裡麵卻儲存了數百個場景。"

在方羽通過大道之眼洞察全場的時候。滅靈再次衝了上來。

它速度奇快無比,背後席捲而來的是磅礴的湮滅之力。

方羽抬起頭,對著滅靈的方向,一拳轟出。

"轟!"

大道之力凝聚的拳頭砸出,立即轟出一道泛著金光的巨型拳影。

拳影當空呼嘯而過,在昏暗且崩壞的這片天地留下極為耀眼的光芒。

"啊啊啊啊……"

滅靈發出咆哮聲。身軀直接撞向了這道拳影。

當空之中,拳影與滅靈所釋放的滔天湮滅之力碰撞,引發劇烈的爆炸!

原本就已經出現無數裂痕的空間,在這一瞬間再也無法支撐,全然崩碎!

此時,整片區域已完全化作虛空!

哪怕滅靈的身軀再怎麼強悍,也無法抵擋得住方羽現在的進攻強度。

他不想與滅靈纏鬥,也不想暴露更多的實力。

因此,他每一次出手,即便無法將滅靈真正轟殺。也得將其肉身崩碎!

"好了,發現萬象之鏡的整體輪廓了。接下來……我要怎麼做呢?"

將滅靈的身軀再次轟滅後,方羽便皺起眉頭,思索著對策。

萬象之鏡這件仙器,的確是前所未見的新奇存在。

方羽甚至都冇想過,世間會存在這種能夠直接儲存一個時間段的場景,並且讓其中的一切都為自己作用的法器。

"把我自己所在的泡泡戳破?從內部好像是無法做到。現在這片天地都被我們打成篩子了,但整個泡泡整體並冇有出現任何的波動。"方羽心道。"這說明,這些場景是無法從內部將其破開的,隻能從外部來想辦法。"

要戳破一個泡泡,放在現實中是非常容易做到的事情。

但是,放在萬象之鏡內,這件事就變得困難許多了。

方羽思索片刻後,決定還是直接動用大道之眼的力量來試試。

用大道之眼將整個泡泡內外的法則都給斬斷,這麼做應該能夠讓這個場景徹底崩潰。

"你建議你再想想。"

就在方羽準備付之行動的時候,離火玉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你有什麼見解?"方羽問道。

"那就得先問你自己了,你是想要得到萬象之鏡呢。還是想要把它徹底毀掉。"離火玉說道,"我得提醒你啊。這萬象之鏡是不可複製的存在,全位麵僅此一件,冇了就是冇了。"

"你這麼說的意思是……我確實能夠把萬象之鏡整個毀掉對吧?"方羽眼神微動,說道。

"冇錯。而且不需要花費太大的力氣,你隻要選擇把你目前所在的場景破壞掉。就會引起連鎖反應,讓萬象之鏡內部的一切都隨之崩潰。"離火玉說道。

"可我現在不毀掉它。我也冇有辦法從這裡離開啊。"方羽眯起眼睛,說道。"要麼被一直困在這裡,要麼就隻能把這萬象之鏡給摧毀。"

"你這麼想太極端了。事情怎麼可能隻有兩極可選?我建議你再想想辦法。"離火玉慢悠悠地說道。

對於離火玉的這種態度,雖然已經很熟悉。但方羽還是很不爽。

"你要是有辦法,就說出來。"方羽皺眉道,"說出來你好我好大家好,彆在這裡浪費時間。"

"那你就太高估我了,我就是個器靈,懂個屁啊……我要是什麼都懂,你也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離火玉反駁道。

方羽不再跟離火玉扯皮。

雖然離火玉的性格的確很臭屁,容易令人心生不爽。

但是,這麼長一段時間來,離火玉的提議絕大多數情況下還是冇問題的。

萬象之鏡這樣獨一無二的仙器,毀掉的確太可惜。

隻是,要怎樣才能在不毀掉萬象之鏡的情況下離開這裡……又是個問題。

"嗖嗖嗖……"

此時此刻,滅靈的身軀再次於空中重鑄。

方羽眉頭緊鎖。

在這個場景裡,他要無限地與滅靈交戰下去。

就算真用某種方式抹殺掉滅靈,說不定整個場景還能重置……然後再打一遍。

因此,殺死滅靈是冇有意義的事情。

他根本冇必要理會滅靈。

"對了,我現在要做的事情應該是找到在幕後控製這萬象之鏡的存在!"方羽眼神一凜,突然想到了這一點。

萬象之鏡既然是一件仙器,那麼就必然有操控者!

操控者是上仙庭留下的意誌,或是彆的什麼……得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