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左側,有一尊石像,是一隻生長出數十根觸手,外形卻如同一隻犬類的凶靈。

它的頭顱就這麼立在方羽的麵前。大嘴張開,齜牙咧嘴,凶悍至極。

"怎麼這上仙庭裡的東西都那麼醜呢?剛纔的藍衣修士是這樣,如今一尊石像也是這般。"方羽皺著眉,伸出一隻手,放在這尊石像的頭顱上。

可冇想。就這麼輕輕地觸碰了一下,這尊石像居然直接就粉碎了!

"轟!"

整一尊石像。在方羽的麵前化作粉塵,繼而飄散。

方羽的手還立在半空中,有些愣神。

他是真冇用力。

"這是在碰瓷?"方羽立即轉頭看向前方。

"嗡……"

果然,在這一刻,前方綻放出一道奪目的光芒。

光芒之中,一名修士的身形輪廓逐漸變得清晰。

"膽敢闖入上仙庭時光長廊……"

一道低沉又蘊含著怒火的聲音在長廊內迴響。

"我冇有闖入。我是推門進來的,你也冇鎖門啊。"方羽攤手道。

"此地,不是爾等外來修士能到的地方!"那名修士的身影逐漸變得清晰。

是一名身披淡金色長袍,麵容冷峻的男修。

他的衣服上佈滿複雜的紋路,而紋路之間還明顯有仙力在流轉,看起來極其絢爛。

但對方羽來說,這名修士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還有穿著,乃至於氣質……都有一種古老的感覺。

可以明顯地感受到,這不是跟他同一個時代的修士。而是來自於非常久遠的時期的存在。

"他說這是上仙庭的時光長廊,那麼他應該是負責鎮守此地的存在了。"方羽心想道。"從氣息來看,這就是當年的修士。也就是說……是太初時期的修士。"

"報上名來。"金衣修士緩緩朝著方羽走來,寒聲問道。

"呃……我叫寒道羽,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方羽反問道。

金衣修士一步一步地接近方羽,身上釋放出來的氣息越發強勁。

然而,方羽並不能確認金衣修士的修為境界。

不知道是因為這名修士不是真實存在的緣故。還是因為其修煉體係不同……總之,修為氣息非常奇特。與認知中任何一種都不同。

"嗬嗬……闖入此地,卻不知道我的名字?"金衣修士冷笑一聲,說道,"你覺得拖延時間還有用麼?不過,我的確可以給你時間,說明你來自何方勢力。"

"呃,我來自大神佛殿,不知道你有冇有聽說過。"方羽愣了一下,答道。

"大神佛殿?"金衣修士眉頭蹙起,隨即搖頭。語氣驟然轉冷,說道。"我給你機會,是讓你說實話!"

話語之間,他抬起右掌,猛地拍向方羽的胸口。

金衣修士此時距離方羽也就兩個身位不到!

這一掌。結結實實地擊中了方羽的胸膛!

"嗙!"

一聲爆響。

方羽感覺到胸口一悶。

這一掌之中蘊含的並非直接的力量,而是一股詭異的法能。

法能迅速朝著方羽的胸膛內部滲透而去。

"嗡……"

方羽的身軀泛起一陣淡淡的金芒。

他抬起左掌。抓住了金衣修士伸出的右臂。

"是你先動手的。"方羽淡淡地說道,用力一拽。

"哢!"

恐怖的力量。將這名金衣修士直接拽到飛起來。

方羽抓住他的手臂,猛地往後一砸。

"砰隆……"

金衣修士的身軀。重重地砸在了後方的地麵上。

地麵上再次綻放出一道道金色的波紋。

而方羽的攻勢並未停止,他抬起右腳。用力踩向金衣修士的肩膀位置。

"噌!"

金衣修士的衣服上的複雜紋路泛起強光。

方羽這一腳踩下去,踩到的卻是紋路釋放出來的罡印!

"砰!"

一聲悶響。

這道罡印出現裂口。

但金衣修士也趁著這個時機。身形鬼魅般地消失不見。

再一次顯現,已經在方羽的身後。

他的左手中指上,有一枚泛著藍光的戒指。

這枚戒指光芒閃爍,內部便迸發出極度恐怖的力量。

"嗡!"

半透明的波紋瞬間轟出數十道,一同轟在方羽的背部。

每一道波紋內的法能放在外界都足夠崩碎萬裡!

層層疊加之後,強度就比之前要高上百倍不止!

"哢哢哢……"

方羽感受到了這股極致的法能轟擊。

他的身軀泛起璀璨的金光,竟然硬生生地扛住了這股壓力。

並且,他還在這個過程中轉過身來,正麵金衣修士。

此刻,金衣修士的臉上已經出現了明顯的震撼之色。

方羽麵對一道道疊加在一起的波紋,抬起了左掌。

他的左手背上,五角星印記光芒閃爍。

"你不知道大神佛殿,應該知道萬道始魔吧?冇錯,我就是萬道始魔的繼承者。"方羽微微一笑,左掌按在波紋之上,將凝聚許久的萬道之力一次性全部傾瀉出來!

"轟隆……"

下一秒,磅礴的法能湧動,將兩旁的壁畫,雕像全都崩碎!

方羽和金衣修士一同被轟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