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不提那個寒妙依,不管是林五千還是寒道羽目前所展現出來的實力……雖然不願承認,但的確不是他們能夠應對的。

至少,洛殃不認為自己能夠應對。

或許得到了太古神王傳承的晝不明能與方羽還有林五千比一比……他是真不行。

"上長老說。等到了天宮,他自有策略,能讓上仙庭之令穩穩被我們掌握在手中。"晝不明眼神陰冷地說道,"同時,也會除掉林五千,寒道羽以及寒妙依一行。"

"真的嗎!?那太好了!"零雙眸立即放光。

而洛殃神色也是一變。心情放送了不少。

他們冇有辦法,但他們很清楚。上長老絕不會欺騙他們。

既然上長老說能除掉林五千和寒道羽,那就一定能做到!

"走吧。"

晝不明說道。

……

西荒,銀光族內。

一座密閣之內,被保管在一道水晶盒子內的光芒突然綻放!

盒子破裂,內部的光芒閃爍,迅速凝聚成一道修士的身形。

身形顯現出來。正是在傳承之地內被方羽殘暴虐殺的天洛寺!

他雙目圓睜,呼吸急促,腦海中仍在不斷回放著麵對方羽時的場景。

他捂著自己的頸部,眼中的恐懼仍然難以消散。

"那個傢夥……那個傢夥……"

天洛寺的身軀都在發顫。

從他出生到現在,從未遭遇過這樣的打擊!

他麵對過無數的對手,從來都是他把對方虐殺!

若非將真靈體儲存在族內,他就得在傳承之地內徹底死去!

"他的身上,有魔族的氣息!他有可能是魔族的成員!"天洛寺回想起交戰時的細節,心中大震!

西荒當中,魔族是最有底蘊的一個族群。

或許如今規模已經不大。但也冇有任何一個族群敢小瞧魔族!

而魔族當中的天驕,更是神秘且強悍。極少露麵,也不參與任何明麵上的競爭。

"這個傢夥,會不會就是魔族那位神秘的天驕!?可他為何會出現在北荒大神佛殿的一行修士當中,神族與魔族之間的關係……不是敵對麼!?"

天洛寺心中震動,腦海中各種想法都有。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稍微冷靜下來。離開了密閣。

他要去找族內的長輩,把傳承之地內所發生的一切都告知!

他要報仇!

那個傢夥無論再怎麼強大。能出現在傳承之地內,就意味著其並非仙王!

隻要不是仙王,那憑藉一族之力,還是能夠對付的!

此時此刻,南鬥族,煞族,以及月澤族內都在發生同樣的事情。

娑娜和雷頓通過真靈體重聚肉身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稟報族內長輩。

他們很清楚,傳承之地內出現方羽這種級彆的修士,那就意味著。上仙庭之令……他們已經冇有機會得到了!

想要奪回,隻能依靠全族之力!

上仙庭傳承。是屬於他們西荒修士的傳承!

一定得留下!

……

此時此刻,在上仙庭傳承之地之外,距離數千裡的一片叢林之內。

在叢林深處,有一座立起的小亭子。

亭子前方是一泓清泉。不斷地散發出一縷一縷的仙氣。

而在亭子內,有兩名修士正坐著。談笑風生。

其中一名修士,正是大神佛殿的上長老。玉非子!

而坐在他對麵的修士,戴著一塊漆黑的麵具。隻露出一雙眼睛。

他身上的服飾,類似於道袍。也是純黑色。

這雙眼睛內的瞳孔,隱隱間散發出青光。彷彿藏著一道符印,卻看不清楚。

"傳承之地內情況如何?"戴著漆黑麪具的男修開口問道。

"跟你所想的不同,方羽出手了,而且非常殘暴,將西荒四大族當中的三名天驕都轟殺。"玉非子答道。

"方羽出手了?"

麵具修士明顯有些驚訝,語調都抬高了一些。

"看來此事超出了你的預想?"玉非子看向麵具修士,問道。

"以我們對他的瞭解,一般情況下,他不會選擇如此高調的方式。"麵具修士答道。

"也就是說,對他來說,現在已經不是一般情況了。"玉非子微微眯起眼睛,說道。

麵具修士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或許如此,但我想不到理由。"

"需要顧忌這麼多麼?你想要利用上仙庭的因果置換來將其抹殺,而我則想要得到上仙庭之令。"玉非子平靜地說道。

麵具修士看向玉非子,說道:"我們與方羽打交道的次數太多,在他麵前失敗的次數也很多,所以……麵對他,我們會無比謹慎。"

"因果之力,誰能抵擋?"玉非子挑眉道,"隻要按照你原先的計劃,方羽必死無疑,你又何必到現在因為他一些反常的表現而忌憚?"

麵具修士又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你說的不錯,但還是要謹慎,記住讓你的弟子時刻關注方羽的一舉一動,及時稟報。"

"我已叮囑,他會照做。"玉非子答道,"說實話,我很驚訝,你們一個域上的大勢力,居然需要花費如此大的心神來對付一個人族的修士,他再強,也侷限於位麵之內,你們在他成長起來之前,提前將他抹殺不就行了?"

"當我們發現他的時候,他就已成長到我們無法將其抹殺的程度了。"麵具修士沉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