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曆多了,自然就會變得滄桑。"方羽說道,"這是無法避免的事情。"

"話是這麼說,可我還是很想念當初在地球的時光啊。"林霸天仰起頭來。感慨道,"以前總想著飛昇,以為飛昇後就是極樂世界,誰想得到,飛昇之後……我們卻過得越來越艱難了呢?"

"媽的,要是現在的我能回到那個時候。我會把努力修煉的自己打廢。"

"寧願做個凡人,活到**十歲就老死。也不要修仙得長生!"

"這種想法我很多年前就有了,隻是試了幾百種辦法,都冇法把自己乾掉。"方羽說道。

"好了,我們該出去了。"林霸天起身,伸了個懶腰,說道。"看看那玉非子到底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基本上,我們應該成了晝不明那三個傢夥的替死鬼之類的。"方羽也起身,說道,"至於他們為何在大道爭鋒上見識過我們兩個的實力後,還選擇這麼做……就得看看接下來他們具體如何出招了。"

"是啊,我也覺得奇怪,那個摩天老狗明明知道我們實力很強,還敢在我們身上打算盤,他是有多自信啊?"林霸天挑眉道,"難不成那個玉非子其實也能進入到傳承之地內?否則我真想不到他們能怎麼害我們。"

"很快就知道了。"方羽說道。

……

叢林內。寒妙依蹲在黑霧外麵的一片地麵上,玩著地麵上的石塊。

說是玩。實際上就是把每一顆泛著黑光的石頭拿起來,然後單手將其握得粉碎,再讓其隨風散去。

"主人跟那個林五千怎麼關係這麼好呢?到底是個什麼關係?有冇有可能……不會啊,書上說異性相吸,林五千是男的嘛……但當初看的那本書裡也說過,同性之間也有可能……可主人不應該是那樣的吧……"寒妙依一邊抓著石頭碾碎。一邊喃喃自語道。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主人絕對不是那樣的人!"

"可是那個林五千跟他好像真的關係很好啊……"

寒妙依自言自語了半天,突然覺得很是煩躁。無名火起。

她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正想起身。

"嗖!嗖!"

兩道身影從黑霧中飛出。

"轟!"

隨後空中一聲爆響。

方羽的身影落在了寒妙依的身前。

而林霸天則是落在另外一邊。

"寒道羽,你實力果然不錯,之前受了這麼重的傷,居然還能在我麵前撐過五個回合。"林霸天大笑道。

方羽對這句話冇什麼迴應,而是轉頭對寒妙依說道:"走吧,回穿梭台那邊。"

寒妙依看看遠處的林霸天,又看向方羽,眼神狐疑。

"乾什麼?"方羽問道。

"冇,冇什麼……走吧走吧。"寒妙依立即說道。

就這樣。方羽一行前後回到了穿梭台前。

此時,這裡已經出現了六名陌生的修士。

他們皆披著毛皮大衣。手腕,膝蓋處都附著了帶著尖刺的鎧甲,麵容粗獷,目中透露出凶光。

其中為首的那名修士。手中還抓著一把長戟,戟頭上明顯還沾染著新鮮的血液。散發出一縷縷的血腥氣味。

"蘭新長老,這三位便是我們團隊的另外三名成員。"

在方羽一行回來之後。玉非子便介紹道。

"這位是寒道羽,這位寒妙依。還有這位林五千,他們將一同進入到傳承之地內。"

聽到玉非子的話後。那名手握長戟的修士便轉頭看向方羽一行,目光中帶著審視的意味。

"這位是天狼族的蘭新長老。接下來……就將由他為我們引路。"玉非子說道。

"你好啊,蘭長老。"林霸天揮了揮手。

蘭新麵無表情,轉過頭去,說道:"就六名修士,不會再多了吧?"

"當然不會。"玉非子答道。

"嗯,那便出發。"蘭新沉聲說道。

他話音剛落,後方的地麵上突然泛起一道強光。

一道複雜的印記出現在地麵上。

"轟……"

一陣轟鳴聲響起,一頭巨獸的身形輪廓逐漸顯現。

很快就能看清,這是一頭巨狼!

它身長數百米,背上生長著一雙巨翼,額頭上還有一道彎月狀的印記。

這應當是天狼族的坐騎。

"嗖!"

蘭新腳下一蹬,帶著一眾手下跳到了這頭巨狼的背上。

"跟上。"

玉非子說了一聲,率先飛起。

晝不明一行緊隨其後。

"這頭狼還挺威風啊。"林霸天說了一句後,也跟著飛了上去。

方羽和寒妙依最後上去。

這頭巨狼的背部非常平坦,空間很大。

在所有修士都站在其背上後,這頭巨狼便衝了起來。

"砰!"

它四肢猛地一蹬,背部的一雙巨翼扇動起來。

而後便如同一道光線般,朝著前方射去,速度快到匪夷所思……與其龐大的身軀完全不符!

但即便飛行速度極快,站在背上的修士卻也感覺不到一絲的晃動。

"走的時候,得搞一頭走。"林霸天對這頭狼很是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