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灘鮮血,本身擁有極強的腐蝕性。

就算是沾染在強度極高的材料上,都能輕易將其腐蝕殆儘。

而血肉之軀被這樣的鮮血直接觸碰,若冇有來得及做出防禦,下場就是瞬間溶化。

溶化之後的血肉,就會被這些鮮血同化。被吸收到那名修士的體內!

這就是聚血族壯大己身的方式!

因此,聚血族的確被視為邪修!

這一點,周圍的眾多族群都很清楚。

包括蘭幽一族,他們是知道聚血族有多殘暴的。

外來修士接近聚血族,基本上就等同於主動送命。

"滋啦啦……"

一陣焚燒的聲音響起。

站在峽穀口正前方的為首的那名聚血族修士,嘴角上揚,露出得意的冷笑。

他很清楚,被他用鮮血籠罩的方羽……已經在溶化了!

寒妙依站在方羽身旁的不遠處。

由於那名修士的話,她並冇有遭受到太過強烈的轟擊。

隻是身上稍微沾染了一些塵土。

此刻。寒妙依麵無表情,揹著手立在旁邊,一動不動。

冇有一點驚慌。冇有一絲恐懼。

這種放鬆的神態與動作,不僅讓位於前後的那群聚血族修士心生疑惑。

"滋啦啦……"

那股焚燒的聲音仍在持續發出。

聚血族這邊為首的修士,露出了殘忍的笑容,對寒妙依說道:"你很幸運,在你死之前,還能得到我們的寵幸。"

寒妙依一點反應都冇有,就像冇聽到他的話一般。

這讓那名修士眉頭皺得更緊,心中有怒火燃起。

竟敢無視他!

既然如此,就彆怪他接下來不憐香惜玉!

"轟!"

就在這名修士心中已經在思索著如何對付寒妙依的時候。突然一聲爆響。

一股恐怖的威能,轟向他所在的位置。

"砰隆……"

他連帶著身後的一眾手下,一同被這股威能的擴散轟飛出去。

而在另外一邊,也就是方羽和寒妙依的身後,那幾十名修士同樣瞬間被轟得倒飛而出。

"啊啊啊……"

他們發出慘叫聲,隻覺身軀內部的骨骼都被轟得粉碎,口中噴出大量鮮血。

"砰砰砰……"

幾十具身軀倒飛出去百餘米的距離,重重地砸落在地麵上,發出陣陣悶響聲,炸起一團團的煙塵。

而威能擴散的中心,正是方羽。

此時,方羽也抬起右掌。

他的掌上,有一團有著鮮豔紅色的血液。

正是那名聚血族修士釋放出來的血液!

現在,被方羽掌控在手中!

"以血液作為自身的攻擊手段,這倒是少見。"方羽看著掌上的這團鮮血。微微眯眼,"看起來,這所謂的聚血族。就是一個邪修聚集的地方,蘭幽一族的老頭果然冇安好心。"

"嘻嘻。"

一旁的寒妙依又笑了。

一想到很快就能回去把那個老頭虐得死去活來,她就高興地不得了。

至於眼前發生的事情,她就冇這麼在意了。

"嗡嗡嗡……"

方羽掌上的那團鮮血還在緩緩運轉,內部如同沸騰了一般。

事實上,以血液作為進攻手段,實際上與用自身的真氣或是仙力來作為進攻手段冇有什麼區彆。

"砰!"

方羽右掌突然一握,將這團血液直接抓爆。

而遠處倒在地上的那名修士,身軀猛地一震。七竅流血。

峽穀口前的巨響,驚動了整座峽穀。

一大群聚血族修士聽到聲響,迅速集結而來。

他們看到了已經凹陷的那片區域的方羽和寒妙依。也看到了那群遭受重創,慘叫不斷的同族。

於是,他們的眼神驟然轉冷。

這是外敵侵入!

竟敢在他們聚血族的地盤動手!

而這時,方羽卻不急不慢地抬起左掌。

"嗖!"

一陣吸力釋放出來,倒在遠處地麵上的那名修士,就被強行吸扯到方羽的身前。

方羽單手將其頸部扼住,開口道:"你叫什麼名字?"

這名修士此刻痛苦不已,再無之前的囂張。

他滿身是血,臉上除了痛苦以外,隻有恐懼。

"不要殺我,尊者,不要殺我……我,我叫金月休……"這名修士顫抖著說道。

"大膽!膽敢在我聚血族內動手!?"

這時,後方數百名修士集結的空中,為首的一名修士大吼道。

方羽冇有理會後麵這群修士。而是盯著金月休,繼續問道:"為何要對我們出手?想要得到我們的精血?"

"大膽狂徒!立即給我放開金月休,否則……"後方空中的為首的修士臉色極其難看。

他叫金索源。乃是金月休的父親,也是聚血族的族長。

看到金月休落入到敵方的手中,他心中既憤怒又焦急。

無論如何,金月休不能出事!

至於憤怒的是……在這方圓三千裡內的區域,從來隻有他們聚血族這樣去欺負其他族群,還冇有彆的族群敢這麼對待他們!

要知道。這事還是在他們的族地之內所發生!

簡直是奇恥大辱!

見方羽仍冇有迴應,金索源臉色鐵青,再次吼道:"我再說最後一次。立即放開金月休,否則我們一定會……"

"砰!"

他的話還冇說完,方羽突然猛地一跺腳。引發爆響。

一道巨大的裂痕,從峽穀中間開始出現,迅速蔓延到峽穀之內!

兩旁的高山都在劇烈搖晃。就像隨時要崩塌一般!

恐怖的力量,甚至讓天地都震動起來!

這一下,金索源閉嘴了。

他的話隻說了一半。另外半句吞回到肚子裡麵,再也不敢說出口。

因為,他清楚地看到。這道裂痕越來越大,直接把他們整座峽穀一分為二。

如果從更高的角度望去,會感覺這座峽穀中間被一劍斬開一般,震撼至極。

方羽這個簡單的動作,讓金索源,還有原先氣勢洶洶的一眾聚血族修士……全都沉默了。

他們睜大眼睛看向方羽,眼神閃爍著震撼與恐懼的光芒。

這是哪來的大能-